365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兽人老公慕沙一次下种 - 美国性爱视频网站!
    (刚写完,有没睡的同学10分钟后再看,我要精修一下,改改错别字什么的)

    不止是大乾的百姓被感动了。

    魏君也被感动了。

    感动的想哭。

    本天帝的回归之路总是充满了坎坷。

    朕真的是太难了。

    魏君能说什么?

    现在这个气氛,他说什么也不合适。

    他只能选择继续刺激乾帝,希望他能失去理智。

    “陛下,做皇帝做到你这个份上,可真的是太失败了,颜面扫地,颜面扫地啊。”

    赶紧把我弄死吧。

    不然你这一波真的是输人又输阵。

    这是魏君的心声。

    但是眼角抽搐的乾帝看着站出来的这些朝臣们,他很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些人其实不算多。

    可全都是大乾朝廷的中流砥柱。

    他总不能把这些人全杀了。

    就算要拿大乾和修真者联盟做交易,这群人的存在对他来说也是有利的。

    如果没有这些人,那他在修真者联盟那里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乾帝是个聪明人。

    准确的说,能够站在这个朝堂上的,大家都是聪明人。

    只不过有些人太聪明了,他们见势不妙,便选择了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办法——屈膝投降。

    还有一种人也很聪明,但是他们同时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

    在他们心目中,有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所以,他们站了出来。

    这些人,是这个国家最宝贵的财富。

    上官丞相阻止了魏君继续刺激乾帝。

    “魏大人,给陛下留一些面子吧。陛下,各退一步如何?”

    乾帝怒极反笑:“你让朕退?朕是九五至尊,这天下谁能让朕退?”

    魏君见缝插针的补刀:“修真者联盟啊,你不就是对外唯唯诺诺,对内重拳出击吗?”

    乾帝的眼角又抽搐了一下。

    上官丞相也无奈的看了魏君一眼。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你知道老夫为了保你冒了多大的风险吗?

    罢了,总不能真的看着魏君去死。

    上官丞相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主动开口:“陛下,退一步海阔天空。现在杀了魏君,您在天下间就真的名声扫地了。”

    “上官云,朕如此信任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朕的?”乾帝冷声道。

    上官丞相沉默了片刻,然后向乾帝行了一礼,随后坦然道:“陛下,我乃大乾丞相,非修真者联盟的守门之犬。”

    “放肆,你在侮辱朕?”乾帝大怒。

    魏君又补了一刀:“陛下你误会了,上官丞相绝对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所有人都没想到魏君竟然会给乾帝解围。

    什么情况?

    魏君发现自己有活命的机会,开始认怂了?

    刚有人产生了这个想法,就听到魏君继续道:“上官丞相明显是在侮辱狗,狗可比你强多了。”

    上官丞相:“……”

    乾帝:“……”

    吃瓜群众:“……”

    朝堂上,大家都是大佬,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哪怕真的很难忍,也必须要忍住不笑。

    不过在民间,很多人都笑喷了。

    “状元公就是状元公,这骂人的水平简直绝了。”

    “魏学长真乃我辈读书人的杰出代表,我此生能有魏学长一半的胆魄就心满意足了。”

    “你们看陛下,脸都绿了。”

    ……

    江南道。

    已经抵达江南道的赵芸刚和自己的部下接上了头。

    他们也在看直播。

    看到魏君这么勇,部下实在是没忍住问道:“将军,魏君是不是也是枪圣他老人家的弟子?”

    赵芸有些好奇部下为什么会这么问:“当然不是,魏君是儒家弟子,你怎么这么问?”

    部下老实回答道:“都说您一身是胆,我看魏君已经青出于蓝了。”

    “不会用成语就别瞎用,什么青出于蓝,我和魏君又没关系。”

    赵芸吐槽了一句,然后把目光重新放回了魏君身上,点头赞许道:“魏君不错,很对我的脾气,以后有机会和他一起喝酒。”

    “魏君能活下来吗?”部下问道。

    “看陛下会不会发疯了,陛下要是真的想杀人,在皇宫谁也拦不住他。”赵芸道:“不过只要他还没有疯,应该就不会自绝于天下。”

    在大乾皇宫,皇帝当然是最安全的。

    不然大乾趁早倒闭就可以了。

    白倾心之前想要劫持乾帝,也是抱着必死之心的。

    谁都知道,在皇宫就是皇帝的主场。

    去了基本就是送菜。

    乾帝在修道之前,本身就是一个武力超群的猛将,更不用说皇室那深不可测的底蕴。

    所以魏君敢如此辱骂乾帝,这种行为在百姓眼睛里很勇,在深知内情的赵芸姬帅上官丞相他们眼中就更勇了。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对魏君这么欣赏。

    上官丞相不动声色的挡在魏君前面,拦住了乾帝那想要杀人的视线。

    而白倾心则果断的一把捂住了魏君的嘴,生怕魏君再说出什么要命的话。

    之前她都做好和魏君一起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准备了,现在生机出现,她当然喜出望外。

    所以她绝不允许魏君再出现意外。

    魏君用力的挣扎。

    但此时的魏君还真的不是白倾心的对手。

    “魏大人,不要冲动,生机已经出现了。”白倾心低声道。

    魏君心说我能不知道生机已经出现了吗?

    本天帝怕的就是这个。

    白倾心你竟然敢控制本天帝的行动。

    很好,你等着,等本天帝回归了天庭,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强悍和残忍。

    当然,魏君也只能先把白倾心对他的冒犯记在小本本上。

    在白倾心控制住他之后,所有人的视线都已经转移了。

    事实上自从张杉、姬帅、上官丞相等人站出来之后,今天这番大朝会的主角就注定了要换人。

    而且剧情也已经进入了高潮。

    从布局的目的上来说,天机老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会反对修真者联盟。

    他想让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敌人跳出来。

    现在,如他所愿。

    只是,这个结果他愿不愿意接受,就要问他本人了。

    至少乾帝表面上看上去是绝对不愿意接受的。

    上官丞相是文官之首,他的背刺对于乾帝来说无异于当众打了他一巴掌。

    而姬帅也站了出来。

    文官之首和武将之首全都站在了他这个皇帝的对立面。

    正如魏君所说,他这个皇帝当的太丢人了。

    “姬长空,你想做三姓家奴?”乾帝讽刺道。

    姬长空本是杨大帅一手提拔起来的,之前自然也算是先帝的嫡系。

    但后来他登上帝位之后,姬长空就倒向了他。

    现在,姬长空又横跳了回去。

    乾帝说姬长空是三姓家奴,其实在很多人的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姬长空本人不这样认为。

    “陛下,本帅只是想做一个人。”

    “朕已经让你做了军方第一人。”乾帝的声音有些罕见的愤怒和失态。

    今天的背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过于严重了一些。

    但姬长空十分冷静。

    他甚至笑了笑,对乾帝道:“陛下,您属意的军方第一人,难道不是张将军吗?末将在朝堂立足,靠的可不是陛下的看着。”

    “也是,你靠的是国师的提携。”乾帝讽刺道。

    姬帅和国师过从甚密,这不是什么秘密。

    姬荡天还拜入了国师门下,成为了国师的弟子。

    在很多人眼中,姬帅和国师其实都是捆绑的。

    若非如此,这些年姬帅的地位也不会如此稳固。

    但是今天,姬帅现在站在了国师的对立面。

    这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不过,姬帅对此十分坦然。

    “陛下有没有想过,国师为什么要提携我?”

    乾帝没有说话。

    姬帅的语气很平淡,却让所有人听出了平淡背后的霸气和自信:“因为末将从尸山血海中一路走来,拥有了和他平等对话的资格。所以,他不得不提携我,否则国师在朝中的地位就会受到影响。他帮我,我帮他,这是平等的合作,而非末将是国师的附庸。”

    “既然之前你们合作愉快,为什么现在又不继续合作了?”乾帝沉声问道。

    姬帅的语气依旧平淡,只是脊梁笔直:“我说过,我要做一个人。陛下,大乾的江山是是我们这些人拿命保住的,一寸山河一寸血。让我们把江山拱手让人,恕难从命。”

    迎着乾帝的注视,姬帅主动上前了一步,说出的话,让整个天下动容:“陛下,既然你已经修道五年不理朝政,末将认为你接下来继续修道比较好。”

    嘶!

    这次连魏君都惊了。

    自从姬帅和上官丞相他们站出来的那一刻,魏君就有预感今天恐怕会出大事。

    弄不好不仅自己不会死,乾帝还会有大麻烦。

    但是魏君也没有想到,姬帅居然真的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逼宫的话说了出来。

    这是赤裸裸的逼宫。

    其性质的严重性完全不比刚才魏君的那番吟唱逊色。

    往大了说,今天姬帅的言行都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造反了。

    乾帝怒极反笑:“上官云,你也是这样想的?”

    上官丞相没有沉默。

    开弓没有回头箭。

    姬帅把自己的命赌上了。

    那他就跟着一起赌命便是。

    他是大乾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享受了万人之上的荣耀,自然也要承担一人之下的责任。

    无论乾帝会不会为大乾陪葬,作为大乾的丞相,他早已经有了为大乾陪葬的觉悟。

    “陛下,臣的确是这样想的。”上官丞相坦然道:“过去五年,没有您,大乾在我手中也没有更差。”

    “放肆,反贼,一群反贼。”

    上官丞相和姬帅的言行无疑已经触碰到了乾帝的逆鳞。

    修道归修道。

    权力到底有多重要,乾帝比任何人都清楚。

    更何况还是皇权。

    现在姬帅和上官丞相演了一出将相和,他这个皇帝竟然真的有了被架空的危险。

    乾帝的双手在轻微的颤抖。

    一看就被气的不轻。

    “皇叔,你是宗人府的宗正,难道就看着一群反贼这样犯上作乱?”

    宗人府,是专门管理皇亲国戚的部门。

    普通人家有宗族归属。

    皇族自然也有宗族归属。

    宗人府,就是皇族的宗族管理机构。

    宗正,就等于是皇族的族长,是皇族内最德高望重的人。

    皇帝在宗正面前,一般也都是小辈。

    当然,宗人府宗正也不会蠢到在皇帝面前以长辈自居。

    不过宗正的地位很高是举世皆知的,一般来说宗人府宗正都会位列九卿,在朝廷内部等同于一品高官。

    现任宗人府宗正,更是看着先帝和乾帝长大的,是整个皇族内最德高望重的人。

    当年先帝离奇死亡,乾帝上位,整个帝位交接过程并不算特别顺利。

    很多人都不满意这个结果。

    是宗人府的宗正带领皇亲国戚第一个承认了乾帝的地位,乾帝才有了时间坐稳江山。

    所以乾帝上位之后,论功行赏,宗正其实是排第一的。

    所有人都觉得宗正和乾帝肯定穿一条裤子。

    但是今天宗正却站在了乾帝的对立面。

    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而宗正也给出了自己的原因。

    看着满面怒容的乾帝,宗正长叹了一口气。

    “陛下,其实魏君之前说的有句话是对的。”

    “什么话?”

    “我们君家无论谁当皇帝,都是我们自家人的事情。”宗正一把年纪了,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所以说话也无所顾忌了很多:“先帝也好,陛下也罢,都姓君。让谁当皇帝,对于宗人府来说都不重要,只要皇帝姓君就行。”

    看着乾帝,宗正一字一句道:“当年宗人府支持陛下,也是因为不想让大乾动荡,这不代表宗人府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陛下把江山社稷拱手送给修真者联盟。还是那句话,宗人府只需要一个姓君的皇帝,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

    二皇子姓君。

    明珠公主姓君。

    甚至,下落不明的前太子也姓君。

    宗正的潜台词已经很清楚了。

    你是皇帝不假,但老子当年支持你,不是因为你多英明神武,只是因为你也是君家人。

    当年老子能支持你当皇帝,今天老子一样能支持你儿子、你侄女甚至你侄子当皇帝。

    所以,眼珠子放亮点。

    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心里要有点逼数。

    宗正的这番言论,完全不比刚才姬帅形同造反的言论逊色。

    朝堂之上,那些投降派和中立派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

    生怕吸引了注意力。

    姬帅上官丞相宗正他们实在是太猛了。

    说不定今天就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改天换日。

    连逼皇帝退位让权这种意思都直接透露了出来,可见姬帅他们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投降派和中立派完全不想找死。

    姬帅他们或许不一定能杀得了乾帝,毕竟这是在皇宫,乾帝肯定有自己的底牌。

    但是要杀他们,难度却是不大的,因为姬帅他们肯定也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乾帝此时肉眼可见的失态了,再不复之前的镇定自若。

    当然,这很正常,大家都表示理解。

    不过乾帝毕竟是乾帝,或许他在治国方面没有什么建树,但是他的心智手段都是不差的,否则也不可能登上帝位。

    认清了现实之后,乾帝没有选择硬碰硬。

    两败俱伤,对他也没有丝毫好处。

    他只是很平静的道:“你们应该知道,今天的大朝会就是天机老人布的一个局,为的就是要看大乾朝堂还有多少反对修真者联盟的力量。”

    姬帅淡淡道:“他要看,便让他看。他要战,本帅不敢说能灭掉修真者联盟,但是一旦开战,本帅会集中全部的实力只攻击天机阁一宗,至死方休。”

    “修真者联盟各大宗门守望相助,你的目的能达到几分?”乾帝问道。

    姬帅嘴角似乎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陛下,论调兵遣将行军打仗,您不如我。”

    众人包括魏君此时都心道姬帅您真是谦虚了。

    当年卫国战争接近结束的时候,大乾一方的形势一片大好,完全有机会杀到西大陆本土。

    结果乾帝非要御驾亲征。

    然后就被对方包了饺子。

    如果不是杨大帅舍命相救,乾帝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在行军打仗方面,乾帝给姬帅提携都不配。

    姬帅是真正的将星,有无数西大陆的冤魂和妖族的尸体作为证据。

    “大乾不是铁板一块,修真者联盟肯定也做不到万众一心。说到底就是一群修行门派因为利益联合了起来而已,让他们打顺风仗还行,一旦站在进入僵持阶段,墙头草肯定会有所动摇。而一旦进入逆风局,修真者联盟肯定会不攻自破。

    “当年对抗西大陆和妖族的主力从来都是我们大乾的军队,大部分的逆风局全都是我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论打仗,修真者联盟给本帅提携都不配。”

    姬帅的声音铁血肃杀,却自有一种令人信服的魔力,让他听到他的话之后下意识的相信他肯定能做到。

    但乾帝不信。

    乾帝冷笑道:“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过去这五年你又何必虚以委蛇?修真者联盟的强大远超大乾,强者无数。纵然你能灭的了天机阁,又如何应对其他门派的大修行者?”

    “没有办法。”姬帅是在告诉乾帝,也是在告诉所有人:“没有办法,如果说有办法,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杀止杀。杀到修真者联盟胆寒,杀到对方不敢再杀我们,我们就赢了。”

    这就是现实。

    好在杀人这方面,姬帅很擅长。

    不过,他擅长,不代表别人擅长。

    他有信心,也不代表别人有信心。

    论高端战力,修真者联盟还是碾压大乾的。

    更何况修真者联盟的高层整体利益还是趋向一致的:长生、资源、权力。

    推行九品仙宗制,对修真者联盟所有人都有好处。

    而大乾朝廷其实并不是这样。

    朝廷的修炼体系虽然也能变强,但是却不能长生。

    而修真者联盟能够帮他们长生。

    面对长生不老的诱惑,乾帝不能抵挡,大乾朝廷很多人也不能抵挡。

    所以,大乾是很难能够万众一心的。

    所以很多人对于战胜修真者联盟也没有信心。

    “一个大修行者的杀伤力姬长空你很清楚,纵然军阵可以抗衡,但军阵需要大量士兵布阵,且攻击范围十分有限。大修行者来无影去无踪,连锁定对方都无法做到,又如何击杀对方?”乾帝冷声道。

    姬帅看着乾帝,语气依旧平淡:“陛下,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稳操胜券的战争,但是你不拼一下,结果就真的输定了。而且,真要想杀人,总是有办法的。比如,妖皇,我用我的人头,换天机老人的人头如何?”

    姬帅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空气说的。

    他相信今天大乾朝堂发生了如此大事,妖皇肯定有密切关注。

    他猜对了。

    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很快,就有一道霸道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姬长空,你认真的?”

    “认真又如何?”

    “若你真的愿意和天机老头以命换命,本皇可以立天道誓言,一定拿天机老头的人头去你的坟前祭奠。”

    姬长空淡淡道:“姬某现在还不想死,不过若真有一天不得不死,陛下,我至少会拉一个巅峰的大修行者陪葬,您可还满意?”

    全天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包括乾帝。

    也包括妖皇。

    姬长空杀了太多的妖族,至今仍旧高挂在妖族的悬赏榜上。

    但是没有妖族能够杀的了姬长空。

    妖皇实力比姬长空强。

    可姬长空不会给妖皇杀自己的机会。

    哪怕姬长空真的给了妖皇机会,以姬长空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妖皇也一定会怀疑是不是姬长空给自己设了一个套。

    但如果姬长空以自己的命为代价,换修真者联盟一个大修行者的命,这对于妖皇来说,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因为妖族和修真者联盟的仇恨也是无法化解的。

    而且修真者联盟的人,比姬长空好杀多了。

    姬长空是玩战术的,最狠的一次直接坑杀了妖族五大妖王,让妖皇也肉痛不已。

    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敢派妖王去追杀姬长空了,生怕再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目前来说,修真者联盟的那些大修行者都没有展现出姬长空的手段,所以妖皇对他们并不忌惮。

    对姬长空,妖皇是真的忌惮。

    这是他最想杀的人。

    不过,这也是他佩服的人。

    “姬长空,你真的让本皇十分欣赏。如果你愿意沐浴本皇的真血进化为人妖,本皇封你为妖庭大元帅,地位绝不在你此时之下,如何?”妖皇出言拉拢。

    姬长空洒然轻笑:“谢妖皇看重,但人妖两族仇恨太深,已然无法化解。姬某生而为人,此生也便只想做人。”

    “可惜了,你这样的人,却遇到了这样一个废物皇帝。”

    妖皇的声音散去。

    但姬帅和妖皇的对话,却久久的停留在众人心中。

    而便在此时,周芬芳的大喝声响彻了整个京城。

    “国师,出来领死!”

    下一刻,一道白光贯穿了国师府。

    也让满朝文武神情异样。

    乾帝目光诡异的看向姬帅和上官丞相。

    “你们请周芬芳对国师动手了?”

    姬帅和上官丞相对视了一眼,同时发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

    事实上,在今天的事情上,两人在事前根本没有任何交流。

    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才做了一样的事情。

    而他们仅仅对视了一眼,很快便确认了周芬芳的出手并不是出于对方的授意。

    那么,便是周芬芳自己的选择了。

    想到这里,上官丞相略微有些担忧。

    既然已经确定了立场,他自然要为周芬芳的安全考虑。

    “陛下,臣请诛国师。”上官丞相大声道:“以国师的人头,来捍卫我大乾的国威。”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堆人附议。

    但乾帝充耳不闻。

    他反而笑了起来。

    “也好,既然你们一个个的主意这么大,想要和修真者联盟开战,那就让周芬芳亲自动手掂量掂量,看看国师这个修真者联盟的大修行者到底好不好杀。如果国师真的死于周芬芳之手,从今以后朕就安心修道,不再插手你们谋划的事情。”

    顿了顿,乾帝的声音转冷:“可如果国师没事,或者周芬芳死于国师手中,尔等就等着秋后算账吧。”

    见乾帝这个态度,姬帅转身便向外走去。

    他和国师之前的确过从甚密。

    但是现在,他想拿国师的人头祭旗。

    大乾上下需要国师的人头来振奋士气。

    虽然事先没有准备,但既然周芬芳已经悍然动手,他当然要予以配合。

    可惜,此路不通。

    乾帝大笑了起来:“朕说过,等待国师和周芬芳一战的结果。在他们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谁都不允许插手,尔等都不许离开金銮殿。”

    金銮殿,是他的主场。

    把金銮殿内的人全杀掉,他力有未逮。

    但是这些人想要在金銮殿内杀他,同样也做不到。

    乾帝打定了主意,要对周芬芳和国师这一战袖手旁观。

    而他的态度,让很多人心生阴霾。

    国师成名已久,威名远胜周芬芳。

    周芬芳虽然进步速度极快,是公认的修炼奇才,可是她毕竟底蕴太浅了。

    纵然进阶半圣,但是在经验和战斗意识等方面距离国师的差距都还太大。

    没有人看好周芬芳能够战胜国师。

    但周芬芳自己看好自己。

    因为她杀入国师府之后,直接就展开了自己的另外一个领域——百草园。

    将国师和孟老全都卷了进去。

    国师本来在出手阻止孟老自杀,没想到周芬芳突然杀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失去先手之后,国师并没有慌张。

    他很快就分辨了出来自己所在的地方——百草园。

    周芬芳弃医从文之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医,当时她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也已经练成了自己的领域空间,便是百草园。

    百草园内,种着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也种着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一步走错,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当然,到了国师这个境界,已经很难被毒杀。

    可高手相争,哪怕只差一线,都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国师不敢大意。

    警惕的看着周芬芬,国师的神情十分凝重:“周芬芬,你这是要放弃孟奇了?”

    “谁说我放弃了?我这不是来救他了吗?”周芬芬道。

    “你这是在逼他去死。”国师冷笑:“杀你不容易,但是想杀他太容易了。既然你选择他去死,那就让他去死吧。本座先杀了他,你的圣道不战自破。”

    “你可以试试。”周芬芬好整以暇的道。

    她很淡定。

    淡定的让国师有些不淡定。

    国师摸不准周芬芬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不过无论周芬芬是不是在故弄玄虚,他本来打算的也是先控制住孟老。

    或者,先杀掉孟老。

    之前不敢让孟奇死,是因为他担心周芬芬发疯。

    现在周芬芬已经发疯了。

    那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

    “孟奇,要怪就怪在周芬芳的心目中,你不如魏君重要。”国师故意道。

    孟老此时自然已经停止了自杀。

    看着国师,孟老忽然开口:“子曰——你今天霉运缠身。”

    国师哑然失笑:“孟奇,你在故弄什么玄虚。不成半圣,儒家的言出法随对我无用。”

    孟老就当没听到国师的话,继续道:“子曰——你会被我这一拳打中。”

    下一刻,凝聚着孟老十成浩然正气的拳头,印在了国师的脸上。

    国师目眦欲裂:“半圣?不可能,你为什么半圣了?”

    孟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一边子曰,一边动手。

    “子曰,这一脚我会踢你的第三条腿。”

    “子曰,你已经中毒了。”

    “子曰……”

    国师暴怒。

    他完全被孟奇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他以为孟奇是一个垃圾大儒。

    结果孟奇突然化身半圣。

    这谁受的了?

    不过国师虽然震怒,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一掌震飞孟老,国师尽量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看向周芬芳的眼神满是凝重:“这就是你的平等领域?”

    周芬芳轻笑:“没有让你失望吧?”

    平等领域之中,普天之下,众生平等。

    所以周芬芳强行拉高了孟老的境界,让孟老和国师五五开。

    这是bug级别的能力。

    国师也是第一次见。

    “周芬芳,你果然是一个不世出的奇才,不过你放弃孟奇选择魏君,为什么你的平等之道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国师不懂。

    周芬芳不屑道:“如果随便抓几个无辜的人就能威胁我,那这个平等之道我要它何用?”

    她不相信平等之道会这么鸡肋。

    也不愿逆着自己的性子去委曲求全。

    但国师不能接受。

    “不可能,天机老人算过,你必然会受到影响。”

    “他根本不懂什么叫浩然正气。”周芬芳冷笑道:“因为像他那样的人,永远也修不成浩然正气。国师,受死吧。”

    “就凭你和孟奇?”

    国师从震惊中逐渐恢复了平静。

    刚才他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现在,他已经恢复理智了。

    “这种强大的平等之道,我不相信你能无限制的维持下去。只要我能坚持一时半刻,你的平等领域肯定会告破。到时候,就是你们两人授首之时。”

    国师放弃了攻击。

    ……

    看到这里的童鞋从章节目录重新下载一下章节内容即可。

    姬帅看着乾帝,语气依旧平淡:“陛下,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稳操胜券的战争,但是你不拼一下,结果就真的输定了。而且,真要想杀人,总是有办法的。比如,妖皇,我用我的人头,换天机老人的人头如何?”

    姬帅最后一句话是对着空气说的。

    他相信今天大乾朝堂发生了如此大事,妖皇肯定有密切关注。

    他猜对了。

    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很快,就有一道霸道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姬长空,你认真的?”

    “认真又如何?”

    “若你真的愿意和天机老头以命换命,本皇可以立天道誓言,一定拿天机老头的人头去你的坟前祭奠。”

    姬长空淡淡道:“姬某现在还不想死,不过若真有一天不得不死,陛下,我至少会拉一个巅峰的大修行者陪葬,您可还满意?”

    全天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包括乾帝。

    也包括妖皇。

    姬长空杀了太多的妖族,至今仍旧高挂在妖族的悬赏榜上。

    但是没有妖族能够杀的了姬长空。

    妖皇实力比姬长空强。

    可姬长空不会给妖皇杀自己的机会。

    哪怕姬长空真的给了妖皇机会,以姬长空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妖皇也一定会怀疑是不是姬长空给自己设了一个套。

    但如果姬长空以自己的命为代价,换修真者联盟一个大修行者的命,这对于妖皇来说,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因为妖族和修真者联盟的仇恨也是无法化解的。

    而且修真者联盟的人,比姬长空好杀多了。

    姬长空是玩战术的,最狠的一次直接坑杀了妖族五大妖王,让妖皇也肉痛不已。

    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敢派妖王去追杀姬长空了,生怕再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目前来说,修真者联盟的那些大修行者都没有展现出姬长空的手段,所以妖皇对他们并不忌惮。

    对姬长空,妖皇是真的忌惮。

    这是他最想杀的人。

    不过,这也是他佩服的人。

    “姬长空,你真的让本皇十分欣赏。如果你愿意沐浴本皇的真血进化为人妖,本皇封你为妖庭大元帅,地位绝不在你此时之下,如何?”妖皇出言拉拢。

    姬长空洒然轻笑:“谢妖皇看重,但人妖两族仇恨太深,已然无法化解。姬某生而为人,此生也便只想做人。”

    “可惜了,你这样的人,却遇到了这样一个废物皇帝。”

    妖皇的声音散去。

    但姬帅和妖皇的对话,却久久的停留在众人心中。

    而便在此时,周芬芳的大喝声响彻了整个京城。

    “国师,出来领死!”

    下一刻,一道白光贯穿了国师府。

    也让满朝文武神情异样。

    乾帝目光诡异的看向姬帅和上官丞相。

    “你们请周芬芳对国师动手了?”

    姬帅和上官丞相对视了一眼,同时发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

    事实上,在今天的事情上,两人在事前根本没有任何交流。

    他们只不过是因为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才做了一样的事情。

    而他们仅仅对视了一眼,很快便确认了周芬芳的出手并不是出于对方的授意。

    那么,便是周芬芳自己的选择了。

    想到这里,上官丞相略微有些担忧。

    既然已经确定了立场,他自然要为周芬芳的安全考虑。

    “陛下,臣请诛国师。”上官丞相大声道:“以国师的人头,来捍卫我大乾的国威。”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堆人附议。

    但乾帝充耳不闻。

    他反而笑了起来。

    “也好,既然你们一个个的主意这么大,想要和修真者联盟开战,那就让周芬芳亲自动手掂量掂量,看看国师这个修真者联盟的大修行者到底好不好杀。如果国师真的死于周芬芳之手,从今以后朕就安心修道,不再插手你们谋划的事情。”

    顿了顿,乾帝的声音转冷:“可如果国师没事,或者周芬芳死于国师手中,尔等就等着秋后算账吧。”

    见乾帝这个态度,姬帅转身便向外走去。

    他和国师之前的确过从甚密。

    但是现在,他想拿国师的人头祭旗。

    大乾上下需要国师的人头来振奋士气。

    虽然事先没有准备,但既然周芬芳已经悍然动手,他当然要予以配合。

    可惜,此路不通。

    乾帝大笑了起来:“朕说过,等待国师和周芬芳一战的结果。在他们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谁都不允许插手,尔等都不许离开金銮殿。”

    金銮殿,是他的主场。

    把金銮殿内的人全杀掉,他力有未逮。

    但是这些人想要在金銮殿内杀他,同样也做不到。

    乾帝打定了主意,要对周芬芳和国师这一战袖手旁观。

    而他的态度,让很多人心生阴霾。

    国师成名已久,威名远胜周芬芳。

    周芬芳虽然进步速度极快,是公认的修炼奇才,可是她毕竟底蕴太浅了。

    纵然进阶半圣,但是在经验和战斗意识等方面距离国师的差距都还太大。

    没有人看好周芬芳能够战胜国师。

    但周芬芳自己看好自己。

    因为她杀入国师府之后,直接就展开了自己的另外一个领域——百草园。

    将国师和孟老全都卷了进去。

    国师本来在出手阻止孟老自杀,没想到周芬芳突然杀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失去先手之后,国师并没有慌张。

    他很快就分辨了出来自己所在的地方——百草园。

    周芬芳弃医从文之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医,当时她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也已经练成了自己的领域空间,便是百草园。

    百草园内,种着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也种着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一步走错,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当然,到了国师这个境界,已经很难被毒杀。

    可高手相争,哪怕只差一线,都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国师不敢大意。

    警惕的看着周芬芬,国师的神情十分凝重:“周芬芬,你这是要放弃孟奇了?”

    “谁说我放弃了?我这不是来救他了吗?”周芬芬道。

    “你这是在逼他去死。”国师冷笑:“杀你不容易,但是想杀他太容易了。既然你选择他去死,那就让他去死吧。本座先杀了他,你的圣道不战自破。”

    “你可以试试。”周芬芬好整以暇的道。

    她很淡定。

    淡定的让国师有些不淡定。

    国师摸不准周芬芬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不过无论周芬芬是不是在故弄玄虚,他本来打算的也是先控制住孟老。

    或者,先杀掉孟老。

    之前不敢让孟奇死,是因为他担心周芬芬发疯。

    现在周芬芬已经发疯了。

    那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

    “孟奇,要怪就怪在周芬芳的心目中,你不如魏君重要。”国师故意道。

    孟老此时自然已经停止了自杀。

    看着国师,孟老忽然开口:“子曰——你今天霉运缠身。”

    国师哑然失笑:“孟奇,你在故弄什么玄虚。不成半圣,儒家的言出法随对我无用。”

    孟老就当没听到国师的话,继续道:“子曰——你会被我这一拳打中。”

    下一刻,凝聚着孟老十成浩然正气的拳头,印在了国师的脸上。

    国师目眦欲裂:“半圣?不可能,你为什么半圣了?”

    孟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一边子曰,一边动手。

    “子曰,这一脚我会踢你的第三条腿。”

    “子曰,你已经中毒了。”

    “子曰……”

    国师暴怒。

    他完全被孟奇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他以为孟奇是一个垃圾大儒。

    结果孟奇突然化身半圣。

    这谁受的了?

    不过国师虽然震怒,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一掌震飞孟老,国师尽量拉开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http://www.turetop.com/140_140263/429008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