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暮影传 > 快传:炮灰女配逆袭 - 宝贝儿叫阿大点声
    暮影将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父母,母亲只是轻轻一笑,没说二话,父亲没正经的开了句玩笑,也没有再说什么。这样的反应让暮影很迷茫,但自己也清楚,父母如此,定是对“疯子”充满了信任。

    转眼明天就要开学了,暮影早早的来到张愿这观察情况。

    这张愿两天前被谨心重伤,险些湮灭,现在又快恢复如初,眼看又能去害人,暮影真是心急如焚。

    暮影毕竟是门外汉,多方观察,多次尝试还是一无所获,好在张愿也是毫无长进,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又耗了一天。

    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人如潮水的壮观景象再次上演,暮影过了这几天“非人”的生活,差点都要怀疑人生。现在看到这熙熙攘攘的上学景象庆幸自己还是个学生。

    上午班主任没有安排课程,所有时间只用来说校规校纪和师生同学的自我介绍。

    整整两个小时的校规校纪啊,一群青春年少活波好动的青年都要被逼疯了,以至于一说结束时全班竟不约而同的传出喝彩声。也正是由于压抑了两小时,接下来的自我介绍变的踊跃非凡。

    同学们百花齐放各有特色不用多说,单说有一人让暮影印象极为深刻。

    此人一头精致短发,层次丰富动感时尚,一条素净的白色连衣裙,光亮整洁,各式配饰完美点缀,肌肤水润光泽,气质优美典雅,明明按学生样打扮,却精心设计的美妙绝伦,引的全班肃目。暮影的内心也止不住波澜。

    “我叫齐筠。”女神点头一笑只说自己的名字,就传来了无数羡慕的声音。暮影心中满是遗憾,早知道有这样的人在,自己刚才的介绍就该严肃认真些。

    自我介绍完毕,老师将座位做些调整。本来座位都是按高矮,视力分配,但是历届老师总会根据成绩,关系,影响来进行个别调整。

    暮影是理科生,班上男女的比例是2比1。加上暮影身材高挑,坐在后排,所以四周几乎全是男生,偶尔几个雌性也是人高马大的“怪物恐龙”。暮影并不好色,但是青春年少,说完全对异性不感兴趣却也不正常。

    暮影正沮丧着,老师一个指令,高挑的齐筠被分成了暮影的同桌。

    暮影瞪大着眼睛看不出是惊是喜,眼睁睁的看着美女坐在身旁,被同学唏嘘,自己就像木头一样僵硬的不行。

    暮影内心万分纠结,即想留下好印象,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想着不如借与其他同学的聊天侧面赞美她怎么样。

    暮影悄悄的问四周:“你们是不是很羡慕我,是不是都想和我换个坐位啊。”四周的男生傻眼的看着他,各个说道“我换,我换。”暮影想着“接下来就称赞身旁的是大美女,自己打死不会走之类的话就好了。”谁料话还没出口班主任突然发话。

    “那些窃窃私语的同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我要提醒你们,校规中可有一条,‘学生的教室座位,寝室铺位均由班主任统一调配,不能私自调换。违者品行分扣3分。’”

    暮影小声嘀咕:“这是学校还是监狱啊,哪有把人看那么紧的。”一扭头,发现齐筠正盯着自己,嘴角上虽然挂着微笑,但是眼神却是高傲中带着敌意。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有不成熟的人才想着无拘束的生活。你放心我也很讨厌你,这句话将是我们的最后一句。”

    暮影听后心里百味陈杂,他好后悔自作聪明让齐筠误会自己换座位是因为讨厌她。突然又高兴齐筠在意自己换座比当透明人要好。又一想齐筠像冰山一样寒冷让人畏惧,但又是坦诚直言不做作。讨厌她高傲自负,目中无人,又喜欢她独具特色,与众不同。总之,暮影这短短的五分钟,像是被生撕成了两种灵魂,一边喜欢一边讨厌。

    这就样漫长的学习,和学习中的五味人生路正式开启。虽然暮影的生活中,还有个“疯子”的考验,还有个“张愿”,但是暮影一直将自己摆在学生的位置。认真上学,努力考分,有事没事逗女神笑,除了每天会不定时的去“陪陪张愿”尝试怎么处理它,其他时候暮影和其他同学丝毫无异,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周,直到一天风云突变。

    每年新生入学后的几周学校都会举行一次秋游,可就在秋游后的第二天上午,一名女孩在学校施工改造楼附近突发哮喘,被人发现时已经生命垂危。

    那个位置与张愿所在太近,暮影预感到不安,一等到下课铃响起拔腿就向外跑。

    暮影一口气跑下3楼,刚出教学楼门口,却见谨心,林磬正向他走来。

    暮影以为偶遇,一言不发准备从身侧离开,却被林磬伸手拦住。

    “出什么事了。”暮影没有直视二人直接发问。

    林磬一脸怒气看着暮影半天不说一句话。

    还是谨心一脸严肃的质问暮影:“你昨天去哪了?”

    暮影一看这情形分明有些兴师问罪的架势,可这事情怎么能怪到自己的头,暮影好没脾气的说道“昨天是新生秋游,你们班不也去了吗?”

    “那晚上为什么没来?”

    “回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学校大门都关了。”

    “那今早呢?”

    “今天差点迟到,就先去上课了啊?”

    “前天呢?”

    “前天之前我每晚都去过了,前天是因为要准备秋游的东西,不过我确认过它没有能力……”

    “够了!”谨心毫不犹豫的打断暮影的话“准备秋游,学校关门,害怕迟到,这样的理由你都有脸说的出口。你知道吗,要是我们晚去一分钟,你的名下就该记上一条人命了。”

    暮影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不懂,出了事情却要我负责任,这算什么。”

    “你!”谨心刚想再说什么,发现楼下已经开始有同学走动,便将话咽了回去。

    “我没有时间和你耗,今晚十点,老地方见!”话一说完,转身离开。

    暮影本对谨心有芥蒂,话语上不让分毫,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赶到张愿处,果然已经被谨心处理好,张愿灵力待尽,四周的地上,墙角,满是还未散尽的灵力。

    “这样耗着不是办法,谁能保证没有下次,万一真有人因为我而丧命……”暮影扪心自问,苦恼不已。

    学校有安保巡夜,超过九点,一律禁止学生在外逗留。暮影为了不失约,在下午放学时就躲进了附近的改建楼里,一直等着。他好奇,两位大小姐能有什么办法准时赴约。

    正想着,改建楼边的围墙外发出声响。暮影望去,林磬正坐在墙头上伸手拉谨心上墙,待谨心也坐上墙后,她用手一举,居然有个梯子!

    暮影慢慢靠了过去,惊讶的问到:“你们不会为了今晚的见面,特意去买个梯子吧!”

    “真可笑,你以为我们和你一样是傻子吗?”林磬不屑的反击道。

    暮影刚想发作,转念一想要是就这么怼过去反倒真说明自己傻。

    暮影仔细想了想,“学校和老区本就一墙之隔,大楼正在改建,四周又没有居住条件,工人们的生活起居一定集中在对面老区。如此,为了往来方便肯定在附近藏了梯子。”

    暮影想通了,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早知道那里有个梯子,不过全是汗味,我是觉得你们受不了,不会用那个。”

    “够了,这种小事就没必要卖弄了,谈正事吧。”谨心丝毫没有闲谈之心,径直走向张愿依附的那颗树。

    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质问暮影:“萧暮影,你知道你自己做的事情吗?”

    “你指的是处理张愿?”

    “‘处理’,好吧,就算是处理。你现在进展到哪步了。”

    “进展,你叫我拿什么出进展,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以迷信故事为依据,样样来尝试啊。”暮影也很委屈的回答。

    “迷信故事,一个人一个说法,你居然用这样的想法去尝试,你难道就愚蠢到这个地步!”谨心步步紧逼不留情面。

    “我……”

    “我再问你,张愿的攻击方式是什么?”

    “以幻术制造窒息的假象。”

    “能造成多大伤害?”

    “没有实质性伤害,呼吸系统由脑干自行处理不经大脑控制,虽然可以人为改变呼吸但那是借助控制肌肉才办到的,一旦人极度缺氧陷入晕厥状态,大脑的控制失效,脑干又会将人调制呼吸状态。基于这个道理,张愿的幻术让人们自行憋气,最多就是缺氧昏厥。”暮影并非毫无建树,在他能理解的范围内还是有些成果。

    谨心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如果被攻击的人有呼吸疾病,比如哮喘。”

    暮影心中一惊,如此说来,那个女孩被张愿弄晕后,一直清醒不过来,而自身有呼吸疾病,发作起来得不到医治所以才危及生命。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我太低估了张愿的影响力,如此说来如若放任不管,它还是有危险的。”暮影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服了软。

    “那是自然,即使没有疾病,放任不管晕上两三天一样危及生命。这是其一,我还有要问的地方。”谨心依旧没缓和,气势汹汹的追问到“张愿害人的周期是多长。”

    “这我怎么知道。”

    谨心瞪了他一眼,暮影心虚好好的想了一下。

    “你出手之后大概是两天,我的话大概是一天。”

    “为什么?”

    “这我怎么……”

    谨心又瞪了暮影一眼。

    暮影把话咽了回去,仔细思考“谨心为什么问到周期,我很肯定这里面没有规律,如果实在要说规律,那只有之前我出手和她出手的区别。有这样的区难道是因为……”

    “难道是他依靠灵力的多少决定出手的时间?”

    谨心闭上眼睛无情的说了一句:“你都知道,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话音刚落林磬在一旁突然一个巴掌向暮影挥来,暮影躲闪不及被狠狠的扇中。

    “你们这是干什么,疯了吗?”暮影气急败坏。

    “你明明可以想的到这些,为什么还会让张愿出手害人!你知道这对谨心而言会多么为难吗?”林磬心疼的看着谨心。

    暮影没有明白自己的过失为什么会让谨心为难,他的心中全是那一巴掌的怒火:“这也轮不到你们来教训!”

    谨心不甘示弱:“我们根本不是在教训你,是在泄愤”

    “你……”

    “你别急,还有!”谨心继续打断着暮影的说话,暮影瞪着大眼干着急,心里已是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张愿父母是谁,家在哪?”

    暮影激动的说道:“这你不能再怪我,我绝对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你不查?”

    “我怎么查啊,我又没学过灵力怎么可能查的出?”

    “你到现在还是没明白!你真以为灵力代表了一切吗。”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若处于我这境地你会怎么办。”

    谨心本想说自己的灵力仅仅是在对面灵体时才能使用,其他的一切都是现世的筹划,然而,谨心有魏府作为靠山,暮影完全要靠自己,不对等的条件做出的结果有什么可比性。

    “这个权且不算你的责任,我们再换个话题,你可知疯子为什么要将张愿作为你考验!”

    “不会是说什么考验我的恒心和屹立吧。”

    谨心闭上眼睛与之前打人如出一辙:“你说错了。”话音刚落,林磬又是一个巴掌向暮影挥去,此时暮影有了防备,一把将林磬的手抓住。

    “你们是不是有病,对了要打,错了也打,凭什么我要任人宰割!”

    “你知道什么!张愿依附实体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这三个月谨心废寝忘食,一直想找寻普渡之法,可是张愿怨气执着,思想偏激,久久未能突破。整整三个月,全靠谨心,哪怕是自己受了伤也会强行消耗它灵力。直到疯子让你接手张愿前,它没害过一个人。”林磬一边说着一边挣脱暮影的手。

    暮影先是一惊,又觉得哪里不对:“胡说!我明明就是受害者之一啊。”暮影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学校不是被张愿袭击过吗,怎么能是没害过一个人。

    “那时张愿的灵气根本不够害人,你根本不是受张愿迫害,而是主动吸引它发生了共鸣。”

    “真是可笑,我从未接触过灵力,怎么可能去吸引它。你们这样毫无根据的将责任加在我头上,不觉得很可笑吗?”

    “你!你真是无法理喻。”林磬气得直跺脚,恨自己总说不过。

    每当林磬为难之时,谨心又会站出来:“那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从来感觉不到自己的灵力,却在那之后不一样了呢?”

    “我不知道。”

    “你只要知道没人能够凭空察觉到灵力,也没人能毫无感觉的觉醒,你既然能够察觉到张愿,证明你早就觉醒了灵力。”

    暮影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印象却又无力反驳:“好吧,就算我是自找的,那军训的教官呢?”

    “那时疯子已经让我们将张愿的处置权交与你,我们只负责暗中观察,保护安全,不再制约张愿。”

    暮影仔细回忆那天的确像是看到两人躲藏的影子,教官也确实安然无恙。心里知道这事自己要理亏了,嘴上却是不肯认输“你们最后不还是出手制约他了吗?我因为撞见这事差点还被你们灭口。”

    “也不知是谁每天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张愿的灵气眼看可以害人了,再不出手难道今天的事早就发生了。”

    “怎么说了一圈又是我的错!那你们在魏府陷害我的事呢?”

    “那与此事无关”

    “我就想知道答案。”

    “你知道了又如何,毫无意义。”谨心始终在回避这个问题,她转身对着林磬说道“我们该结束了。”

    林磬忧心忡忡的说道:“我们真要这么做了,你已经为此付出了那么多。”

    谨心沉重的抚摸着那棵树说道“张愿,你屡次以灵力害人,得知禁忌之规后依旧不改,此番害人已危急性命,按正阳令,处以法渡!”

    暮影觉察到此事非同小可,他一使劲将林磬的拖了过来,非要问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要干什么!”

    暮影情急用劲过大,林磬挣扎不开皱着眉头大声说道:“现在只能杀了张愿了!”

    暮影大惊。在暮影的心里,张愿根本不是一个杀人嗜血的恶鬼,只是一个迷惘失足的少年。

    “等等,这还不至于,不是已经可以控制它了吗?我们还可以想办法。”

    “还想什么办法!”谨心突然向暮影吼叫起来,“违反了正阳令就是一万个不愿意也必须执行。”

    “我不知道什么正阳令,我就觉得不合适。”

    “萧暮影,难道你觉得你能凌驾于法则之上!”

    “我不懂什么法则,我只知道这事不该就这么了了,你如果执意如此,我只能对不住了。”暮影摆开架势一副争斗的样子。

    谨心轻蔑一笑,打开手掌对准暮影:“凝力为晶,聚土成岩。缚术——凝岩。”

    暮影有了前车之鉴,没等谨心吟唱完,甩开林磬的手,一个滚地。那岩石爪从地里伸出来擦着暮影的边扑了个空。

    谨心手掌朝着暮影方向一个横移,石爪便向暮影抓去。暮影拼命后退,眼见逃脱不过,石爪突然没了动弹。仔细一看,石爪始终连接着地面,伸出两米后不再延伸,想必是到了移动的极限。

    暮影以为得了空子,腾空一跃站直起来,直奔谨心而去,还未近身,林磬拳脚已经袭来。

    可惜单斗拳脚,林磬根本不是对手,三招之后林磬已快招架不住。此时耳边又响起谨心的咒语声。

    “无惧力的大地之灵啊,请感受我的灵力吧,让泥土凝结成岩臂,束缚我的敌人。吟唱缚术——凝岩阵。”

    霎时间地上同时伸出8只石爪,张牙舞爪齐奔暮影而去。

    暮影哪里躲的了这么多,两次翻滚跳跃后,被一只石爪抓住双脚,一只握住上身定在空中。其余6爪抓空后回入地面化为灵力消散。

    暮影已无能为力,对着谨心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等等,别杀它。”

    谨心面无表情,对着张愿慢慢的伸出手,打开手掌。

    一分钟,两分钟,谨心颤抖着手迟迟没有动作。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暮影一句话都不敢说,他看出了谨心的犹豫,他在心里祈祷,祈祷谨心回心转意,祈祷她心慈手软。

    五分钟过去了,谨心闭着眼不断的调整呼吸,最后她一咬牙,激发出浑身的灵力。

    “维维圣火……”谨心狠下心念出咒语,才刚起头。围墙外闪进一道亮光直奔大树而去,光亮撞击大树后停滞下来,现出一人手握长剑,刃端已刺入树中。

    仅听见张愿似有似无的临终呐喊,整个大树灵力俱散,再也感觉不到张愿的存在。

    那人抽出剑来,收了灵力,剑随即成了一柄烟杆。一回头,不是别人正是疯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能做到的!”谨心艰难的挤出这几个字。

    疯子微微一笑,将谨心抱入怀中:“我的好徒儿,你一直都做的很好,为师希望你不要那么勉强自己,你第一次的法渡不该是这样的人。”

    谨心心里防线奔溃,泣不成声,林磬目睹谨心伤心,眼角也是泪流不止。

    此时暮影身上的石爪消散,看着小泪人似的两个女生,心生怜悯,恨意渐退。转头望着张愿遗憾万分,摇头叹气。

    疯子倒是没再理睬张愿,他对暮影厉声说道“你,萧暮影,对张愿事件的态度不端,方法拙劣,处事大意。判定为不合格,我不会收你为徒。”

    暮影没有回话,低头反思。

    “虽然你有颗善心,但是做事鲁莽,为了不让你危害人间……”

    暮影皱着眉头看着疯子,心想“虽然我也觉得冤,但是张愿之灭确于我有关,要罚就罚吧。”

    疯子继续说道:“为了不让你危害人间,我给你半年时间学习,半年后,会有最终考验,期间你我只是路人不是师徒。”

    暮影喜出望外抱拳说了句“谢先生赐教。”再偷瞄一眼谨心二人。刚刚还哭成泪人的两人,看着彼此的丑态,竟傻笑了起来。

    暮影一摆手感叹道“女孩的世界真是难懂啊!”
  

  

http://www.turetop.com/134_134976/38840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