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暮影传 > 双人结婚证在线生成 - 人的三魂在哪个位置
    一行三人走出校门,离车还有一段距离,谨心已经憔悴不堪。林磬二话不说将谨心背了起来。谨心就像孩子一般依偎在林磬背上,暮影看在眼中又是温暖,又是羡慕,一点想皮一下的气氛都没有。

    就这样走过长长的禁车街,到私家车上时,谨心都已经睡着了。

    暮影本来不想一同前去,可耐不住心中困惑无数,加上林磬那凶巴巴威胁的样子,半推半就的上了车。本想着以谨心的身份该是住在市区中心,见个人来回不用太长时间,哪知车却驶向郊外,2个小时都没到达。

    一阵湖风袭来夹杂着泥藻的清香,暮影向外远眺,一片浩大的人工湖映入眼帘。此时太阳已经慵懒,余晖撒在水面上泛起涟漪。绿林还在欢庆,晚风一过引起振振骚动。只有青山最为沉稳,时光荏苒星月如梭,我自巍然不动。

    青山之脚,水尽之处,琼楼玉宇屹立其中。雕梁画栋不用多说,就凭独享山水,房景相融,就知必是贵胄人家才能请出的仙居。

    如果一定要说缺点,那就是太大。正中有两栋五层高楼,前后相连,前栋富丽,后栋简朴。正楼外,散有八栋平房皆临山而立。这样的规模,论容量估计二百来人都能轻松住下。然而目之所及往来之人屈指可数。

    车辆只能停在院外,暮影一行人步行来到前栋正房。谨心气色好转但仍有疲态,林磬陪同着去了二楼。

    暮影本就疑虑,这下无人搭理更是浮想联翩:“坏了,我就一个穷小子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难道是想把我软禁起来。不会,要软禁的地方多得是何必这么豪华。我知道了,这里的东西都价值不菲,她们肯定是准备诬陷我破坏了她们的东西,要我一辈子做苦力。歹毒,太歹毒了。不行我要想办法。”

    暮影正怀疑着,正好看见林磬穿着睡衣,拿出一个破损的木头盒子,边走边皱眉。

    暮影突然冲着林磬大叫:“你想做什么!我可什么都碰啊,你别想诬陷我。”

    “你有病啊,说话一惊一乍的,看到你就烦。”林磬被吓了一跳,掉头就往回走,却被管家叫住。

    “二小姐,这是要回去换衣服吗?家中来客人穿着睡衣的确不合适。”

    管家这一说话暮影才发现,原来自己发呆胡想时,管家就已经在一旁了。暮影一打量,管家50来岁,慈眉善目,恭敬有礼,想必是在魏家已经服侍多年。

    林磬立马转过身来:“林伯,他才不是什么客人,就是一位普通的同学。”

    “进门都是客,您一言不发就将客人冷落在前厅是不是不太礼貌。”

    “好了,我知道了。你别说我了,去准备晚饭吧。”

    “好的,因为不知道有客人来没准备晚宴,不知道小姐准备如何招待。”

    “就平常的中餐吧。”林磬转念一想:“不,如果不麻烦今晚吃法式料理吧。”

    “依小姐吩咐,那您在这陪同客人我下去准备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去吧,我都饿死了。”

    暮影虽然不太懂豪宅里的长幼尊卑,但还是听的出,林伯虽是管家,也是家长。

    林伯离开主屋,房间内就剩暮影和林磬。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不能再浓烈的尬尴。暮影时而坐下,时而站起,左看看画,右看看窗。林磬没事整整衣服,看看手机,一会朝左,一会向右。

    暮影假咳了几声,林磬丝毫不动容。

    暮影实在忍不住了:“这有钱人家真是抠门,这么好的房子都不装台电视。”

    “现在的电视都是摆设了。要它做什么?”林磬不耐烦的解释道。

    “化解尴尬啊!”暮影用手指着他俩。“你看现在这样,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你就不知道玩手机吗?”

    “抱歉,本人穷,用不起!”

    “现代人居然没有手机,你家住山顶洞吗?”

    “诶,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住在别人家的仓库里,和山洞也差不多。”

    林磬被这样的回答愣住了,她知道暮影家境可能并不富裕,却没想到会是如此艰难。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林磬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的话是在嘲笑暮影贫穷,但她本意并非如此。

    “诶?什么事情居然让林大小姐不好意思了。”暮影又开始皮起来。

    “谁不好意思了,我只是能体会寄人篱下的艰难罢了。”

    “你放心好了,我是学生从来不以贫穷为耻,我现在吃饱穿暖有什么艰难的。还有……”暮影突然夸张的笑起来“你能体会我的艰难,大小姐,别挖苦我了好么,你这么养尊处优的人拿什么体会我们?”

    “和你说话真难受,我去看林伯做饭去了。”林磬刚有聊天劲头被一盆冷水浇下。临出门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暮影的眼中没有愧疚,没有羡慕,有的只是对这一切的不屑。

    过了快两小时,晚餐准备才算完毕。管家本以为会到宴会厅用餐,可林磬却安排在平时家人用的早餐桌上。

    林伯和两名女仆将一应餐具摆好,林磬便直接来到餐桌上坐下。

    “二小姐,客人还未到,您不去邀请不和礼仪。”林伯提醒林磬去邀请暮影一同前来。

    林磬不耐烦的远远的叫着:“讨厌鬼,过来吃饭了。”

    暮影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依旧摆出一副傲娇的样子,装着要多看两眼根本都看不懂的画才肯过来。

    “我坐哪?”暮影犹豫半天不敢落座。

    “爱坐哪坐哪?”

    “真的?不可能没讲究吧。”

    “这是家里人吃饭的桌子,有什么讲究。”

    这时林伯上前解释:“先生,按一般礼仪来说,您坐这,二小姐坐这,大小姐坐这。”

    暮影向林伯恭敬的点头道谢,一转身对林磬埋怨道:“林磬,你是不是准备看我笑话,我就知道肯定有讲究的。”

    “闭上你的嘴,我看着你就烦,谁有心思花你身上。”

    暮影按林伯说的位置坐下,问到:“魏谨心呢,不等她一起吃饭行吗?”

    “哇,好香啊,我老远就闻到香味了。”说曹操曹操到,谨心重新充满活力来到众人面前。

    谨心一亮相,暮影的眼睛又被勾住了,虽然没有刻意装扮,但是一身小礼服,一个胸针便显出内在的超凡气质。

    暮影平日里见识到最美的不过是荧幕前的胭脂粉末,谨心如仙女般降临又让暮影不自然起来。

    “啊,这是,法式料理。鹅肝,鹅肝,好开心啊,难道还有?”谨心满满的期待。

    “没有蜗牛,那个不行,看着就吃不下饭。”与谨心的期待想比,林磬一脸嫌弃。

    “有鹅肝够了,啊,还有点心的!”谨心说完,激动的拉着暮影的手“暮影哥哥,你要常来做客啊,你不来我都要陪林姐姐吃中餐的。你来了我好幸福啊。”

    暮影心间一阵澎湃“我来了,她好幸福。诶,前面还有一些什么来着,算了,那些不重要,我就记着这句吧。”

    “你昏头啦,我是看你辛苦补偿你一下,我什么时候会在意那些不相干的外人了。你看我这样,是在意的样子吗?”林磬用手一指身上的睡衣,不屑的问着。

    “睡衣配法式料理,林磬姐姐可居心不良哦。”谨心眼睛盯着餐盘,坏笑到。

    “魏谨心,你再胡说我就没收了你的鹅肝。”

    “我不信,你又不吃!”

    “那我没收了你的甜点。”林磬用威胁的眼光看着谨心。

    “不要,不要,我的甜点。”谨心撅起嘴,手掌和并,一副可怜巴巴的祈求样。

    暮影被谨心的可爱样深深的吸引着,眼睛一动不动。突然一块餐巾飞来直击暮影面门。

    “你要是再这样看着谨心,我就把你打到半身不遂的。”林磬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向暮影发难。

    暮影也意识到自己的丑态,满脸通红,一言不发。

    三人坐定,开始进餐。蘑菇浓汤,鹅肝,小牛肉,慕思蛋糕,倒是很平常的法式料理。谨心是吃的津津有味。可这难为了暮影。

    暮影除了拿筷子,就是手抓,这刀啊,叉啊,哪里是用餐的工具。小牛肉还好,这鹅肝被暮影拿叉子直接一口送进嘴里。越嚼越是腥腻,又不能吐出来,囫囵两口直接挤着喉咙往下咽。

    这一幕又被林磬看的正着,轻轻一笑。暮影定睛一瞧,原来林磬那根本就没有鹅肝。

    暮影憋着想使坏,但是这餐桌的礼节比考试的考场还严格,还让他找不到机会,只能忍着。

    等到谨心进餐完毕,那两人早就吃完了。谨心轻轻的拍着肚子说到“好满足,好满足。今天真是开心的一天。吃完了,嘴上就自由了,可以开始吐槽了。林磬姐姐,你吃那么少不会饿吗?”

    暮影好不容易等到报复的机会:“对啊,都好几吨重了,这点东西够不着底吧。”

    “你能吃完饭赶紧走吗。话这么多,等下没力气留点力气走回家!”

    “你以为是我想来的吗?不是你们说带我见一个人吗?”

    林磬忧虑的看着谨心:“你真的要带去见他吗?”

    谨心微笑着说:“恩,我觉得现在还不太合适,可以先去见见它。”

    林磬都没有理会这个“它”究竟是谁,这让暮影刚还在体验美好生活,一下子又回到不祥的预感之中。

    三人来到后栋,这里与前栋的反差极大,几乎没有什么居家的摆设,很多地方都空着,偶尔摆放些休息的座椅,这设计不像是家倒像是办公大楼。

    结构也与前栋不同,一二三层是连通走廊,一道道房门依次排开,三层走廊尽头额外还有一个外放式的阳台。而四,五楼没有直通的楼梯。

    暮影本以为要见的人在其中的一个房间,没想到谨心她们却直接将暮影带到阳台上去。一到阳台上,眼前的景色让人很是失望。

    原来这阳台本来就是房屋突兀的一块,上下不接梁柱,而后栋本来就已经临山脚,视野并不开阔,风景更是乏味。身处阳台之上,更是发觉此栋楼房根本就是凿开山石镶嵌而建,这意味着后栋和这些房间其实都是洞穴。

    阳台的风景不佳,也没人在此等待,暮影更是忧心。

    只见谨心使了个眼色,林磬很是犹豫的走到阳台靠山的那侧将一盘摆放的盆景搬开,按住扶手用力一推,扶手向外倒去正好接到后山的岩石上。

    林磬站在倒下的扶手上,在后栋的墙壁上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便听见门锁声,谁能想到,在这房屋墙壁上,紧邻石壁的地方,居然还有一道门,谁又能想到阳台上的一段扶手竟是这悬空之门唯一的踏脚地。

    这道暗门如此隐秘,越往里走散出的灵气越大,没有多久,通道尽头散发着浓烈的灵气,暮影一看差点没有失声尖叫起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洞里有一只十数米高的巨蟾蹲坐其中,此蟾息气闭目,不怒而威,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灵力,如同泉涌一般生生不息。

    谨心见到巨蟾深鞠一躬,像是在致歉。随后在左下方的一个盒子中取出3颗散发着同样灵气的圆球。

    暮影仔细观察那个盒子,盒子不很大一立方米左右,有无数的管道连接。管道的一端嵌入在巨蟾周遭的石壁之中。暮影有些疑惑“这装置莫不是在收集巨蟾灵力?”

    暮影好奇,想靠近观察,哪知还未走远,便被一道墙挡住,原来是一道透明墙,材质不明,不顾由此可见巨蟾必定是被囚禁于此。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暮影一直巨蟾问道。

    “这是一只远古邪兽,魏家死伤一百多人才把它抓住,但是魏家人研究了十几年都没办法把它杀死,只能把它困在这里再想办法。”让人意外的是,这次是林磬做出的解答。

    “万恶邪兽,不得杀法,囚困十年,我可以相信。但是吸取灵气,熔炼成珠,意欲何为。”谨心失落的反问道。

    “谨心,魏爸爸说过了,吸取它的灵气是为了削弱它,将它杀死?”

    “为了将它杀死,为何会偷偷摸摸的来喂血喂肉呢。”

    “谨心,你能不能不要把魏爸爸想的这么坏,他可是你的父亲,我的恩人。你看他自身一点坏毛病都没有,四处行善,哪里有坏人的样子。你能别老去怀疑他吗。”

    “是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漂泊半生,四处行善,倒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但是家中的这些秘密,这些作为,绝不光明磊落。我不愿怀疑父亲,更不愿家族蒙羞。”

    “你就是太认真了,你要是实在怀疑什么就和魏爸爸沟通啊,你不像我,你说的话他还是愿意听的。”

    “不,你不了解,如果我告诉他就会被他怀疑,我就只能知道他想让我知道的‘真相’。”

    “好好好,我对你发过誓的,绝不泄露我们知道的秘密。但我还是提醒你不要越走越远。”林磬终止了这个话题,回头看了暮影一眼“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带这家伙来这里吗,这里的秘密不是不能和任何人说的吗?”

    谨心与林磬交谈时目光始终不离巨蟾,此时却回过头来看着暮影,一如既往的微微一笑。

    “暮影哥哥,你怕不怕痛啊!”

    暮影听到这一问就知道没好事:“怕啊,我超级怕痛,哪怕是蹭破一点皮我都要痛好久的,上次我打球…..啊!凶婆娘!你干什么你!”

    暮影还在磨磨唧唧的说话时,林磬突然拿出一小根针对着暮影手上就是一扎。

    暮影眼睛瞪的极大,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心中郁闷。

    林磬并不在意还要去挤血,暮影死活不让,还摆出一副要打架的姿态。

    “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做什么,不就扎点血,有那么疼吗?”林磬不屑一顾。

    谨心见状拿出了一个很小的培养皿放在暮影面前,带着撒娇的口吻的说到:“对不起暮影哥哥了,你不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灵力吗?那就麻烦暮影哥哥挤一滴血进来好不好?”

    暮影不知道是被林磬的嘲笑激怒,还是被谨心的祈求折服,还是服了软:“一滴就可以了吗?”

    谨心点点头。

    “要一桶,看你那一脸的色相,非要挤干你的血不可。”林磬认定暮影是为讨好了谨心才同意的。

    “暮影哥哥不是好色,是嫌林姐姐不温柔了。”谨心一眼看穿他们争斗的根源。

    “诶~~,恶心死了。”林磬做出呕吐的样子。

    “就她!不温柔是凶婆子,温柔了是神经病。”

    “萧暮影你是不是想打架,不要以为我打不过你就会怕你!”

    “是吗?这么有骨气,你过来。我让你知道什么是七上八下。”

    谨心抿嘴皱眉,专心做起准备,任由她们吵闹看也不看一眼。她用镊子夹出一块半个拇指大小的柔软物体,小心的吸附着培养皿中的血。然后放在一个类似灯光的东西下照射。片刻后,谨心又将其放入一个盛满液体的盘子中。最后将盘子放入送食通道。

    通道将盘子送到巨蟾面前,巨蟾丝毫不动,只是缓缓吐出舌头沾了那盘水一下。突然间巨蟾睁开眼睛无比激动,伸出前腿扑向谨心。

    “轰”的一声,巨蟾的腿搭在透明墙上。暮影和林磬本还在争吵,突然被巨蟾的举动惊的目瞪口呆。

    谨心镇定自若的看着巨蟾,用手指了指盘子,又指了指暮影。巨蟾立马扭头向暮影看去。

    暮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是第一次见到巨蟾,心里只有同情。而巨蟾看暮影却是一副老友重逢,渴望新生般的激动。片刻后,巨蟾从眼里挤出一滴血泪用舌头抚下放入盘中。

    谨心按下开关,盒子回到手中,血泪早已凝结成了一小块巴掌大的红色晶体。谨心一触碰晶体,巨蟾再次扑向她,表现出十分生气的样子。

    谨心会意将晶体递交到暮影手上,巨蟾又冷静下来坐回原地,暮影虽不知道其中原由但也看出晶片是执意要给予自己。他将晶片放在胸口,暗寓定会珍重。巨蟾点了点头,重新闭上双眼一动不动,就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三人重新回到阳台上,暮影心事重重,魂不守舍。谨心故意放慢了脚步,向林磬摆动着的兰花指。

    林磬目瞪口呆,有些怀疑这个指令,可谨心眼神坚定并不收回。林磬叹了口气,并没有违抗,之间她走到阳台边缘向外面撒着什么东西,短短几秒便赶紧回到谨心身边严阵以待。

    暮影一直在研究晶片的秘密丝毫没有察觉,突然听到远处有很大的躁动声,听起来就像是翅膀扑腾和鸟的鸣叫。那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阳台光线太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直到那些东西近身时,暮影才看个真切。这东西的外貌就像是两岁的孩子,他们面色诡异,指甲奇长,还有一对宽大的蝙蝠翅膀。

    暮影完全没有心里准备,小鬼猛的一出现吓的暮影从座椅上摔了下来,好生狼狈。

    暮影不敢起身,将周边所有的桌椅放倒形成掩体,一边示意女士们躲好,一边暗中观察。

    这些小鬼成群结队的冲来,不计其数,但只有极少数能够触及阳台。很大一部分都是直接撞在身后的岩石上,化成一缕黑烟消散。

    暮影心想“这东西数量太大如果真交手自己没有胜算,但是它们的身手,和智商倒很是一般。虽然阳台和边上的岩石不到一米之隔,但既不转向也不减数一个劲的往墙上撞也是稀奇。”

    暮影悄悄的向房间移动,那些小鬼变更加蠢笨,连阳台都不上,一个劲的飞去撞墙。

    此时谨心离暮影不超过半米的距离,她一指通往房间的门,便和林磬先赶了过去,暮影则举起一张椅子作为遮挡,掩护他们撤退,将到门时,阳台上的灯也突然熄灭了。

    黑暗的不安让暮影慌了神,他胡乱的摸索,突然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东西,软绵绵的,还有丝丝血腥味。

    不待暮影反应,突然有一只手抓在脚上,他本能的一踢那东西就像被踢碎了般消失了。

    “刚才的难道是那些东西,它们怎么进阳台了?”暮影还未说完,第二只手,第三只手,纷纷向他的腿上抓去。暮影没有办法一次甩开这么多,刚甩下一两个,脚上就是一阵剧痛。

    借着月色,暮影发现剧痛的来源是一只小鬼正抓着自己的脚在啃食。

    暮影拿手一打,小鬼化成黑烟,但脚上已然被撕裂开,鲜血直流。

    此后情况变得更糟了,小鬼们突然有了目标,群起围攻暮影,无数的小鬼无数双手无数张嘴,积聚在暮影身上。

    暮影承受巨大的力量,他拼命让自己旋转起来,手脚并用驱赶着小鬼。

    然后伤口越来越多,小鬼越打越躁,一个不小心,一只小鬼将暮影口袋的晶片打了出来,直奔阳台外飞去。暮影想都没想纵身一跃,万幸在晶片将掉落前暮影一把将其抓住。可是停止了旋转,自己瞬间就被无数的小鬼团团包围,除了吼叫和挣扎已再无他法。

    暮影精疲力尽,求生无望,突然一道亮光射来,小鬼们惊恐的逃窜。紧接着,数到金光划过,斩掉了仍在身上纠缠的小鬼。

    暮影得救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缓了缓神定睛一看,谨心在远处拿着应急灯照着自己,而林磬则将戒指化为金气剑屹立在旁。

    暮影全身上下遍体鳞伤,即没喊疼也没检查伤口,而是将鞋子脱下,上面果然有些星星点点的碎血肉。

    林磬过来扶暮影,却被无情推开。

    暮影一个劲的冷笑:“嗜血,畏光。原来你们早就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在这。”

    林磬有些过意不去了:“你不问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

    “哼!我没兴趣再说那些,我现在就想知道为什么不杀我。”

    林磬刚要开口,谨心抢先说话了,不过这次没有一点笑容。

    “今天天色已晚,你先在这里住下吧。以后我再也不会邀请你来魏府。”

    暮影挣扎着起身狠狠的瞪了谨心一眼,没说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往过道里走。

    谨心看着暮影离去,全身瘫软在地上,眼角泛着泪光,一个劲的摇着头:“我错了,我错了!”

    当晚暮影拖着残躯强行离开,林磬委托了林伯将其送了回去,而谨心独自在小祠堂里跪了一整夜。
  

  

http://www.turetop.com/134_134976/38840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