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有感觉要射精的感觉 - 风致干红鱼青鱼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都很平常,恢复单身后的他,刚开始确实很自在。想看电视就看电视,想出去放纵就出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管他。再也不用陪孩子,也有大把属于自己的时间。

    可是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星期后,就乏味了。一个月后,他发现没有家,心里总是空荡荡的,自己就像浮萍,没有了根。他突然很怀念从前,想念桓少君和嘟嘟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好在有天舒,知道陆兮非一个大男人单身不懂得照顾自己,所以周末经常过来陪他。陆兮非也知道天舒的心意,可是自己刚离婚,并没有心情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

    但是,他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每次过来,你都忙前忙后帮我收拾,又给我烧饭、洗衣服,我都不好意思。”

    天舒说:“没什么,我在家也没什么事,过来陪你还充实一些。”

    她俨然把自己当成陆兮非的女朋友,陆兮非无可奈何,便随她去了。

    离婚后的桓少君,萎靡一阵子,开始逐渐恢复。她健身、学习,让自己变得充实起来。她更加努力地工作,工作业绩越来越好。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有种深深的自卑感,她自卑于自己是一个离婚的女人、被抛弃的女人。她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变得更自信,才能坚强地面对未来。

    俞东明约桓少君的频率越来越高。她当然明白他的心思,有意躲着他。他是一个已婚的人,自己就是被小三害的,怎么能去祸害别人?她不想给别人误会,造成同样的伤害。

    桓少君对俞东明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对婚姻已经失望。想着自己和陆兮非的感情那么好,两人最终还是离婚。再婚就一定能幸福吗?她已经不相信婚姻,不想再结婚。况且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连陆兮非这么老实的人都能出轨,何况事业有成的俞东明。

    俞东明意识到桓少君的有意疏远,也明白桓少君心中的顾忌,可是他并不想放弃。

    这天,俞东明又打电话约桓少君,她又借故说有事没法赴约。俞东明很生气地说道如果这次不来,以后就都别见了。迫于压力,桓少君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所以答应赴约。

    俞东明见桓少君终于应约,非常开心。这天他特意订了一个高档餐厅,餐厅就在外滩边上,窗外就能看见外滩的风景,窗外霓虹灯闪烁,不断挑逗着欲望都市男女的心。

    桓少君如期赴约,俞东明非常绅士地为她拉开座椅,待她坐下后,晚餐正式开始。

    俞东明说:“今天你能来,我非常开心。最近你有意疏远我,我都知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也会给你些时间,但请你不要不搭理我,我会很难过的。”

    桓少君没想到俞东明一上来就把自己的内心感受告诉自己,她能感受到他的那份真诚。但是目前的状况她实在无法面对热情似火的俞东明。

    “对不起,你也知道我刚离婚,所以没有心情想这些。”

    “我知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你也别有心理负担。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来往,你放心,我这人很有分寸,不会让你有压力的。”

    “嗯,我知道俞哥对我好,也非常感激俞哥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自家人不说客气话。今天我就是想来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离婚了。我和她的婚姻本就名存实亡,早就想向前踏出去一步,你的离婚给了我一些启发。不能为了孩子将就自己,伤害别人更伤害自己。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否则对孩子不负责任,对她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所以,我和她敞开心扉好好谈了,最后达成一致,协议离婚。”

    听见俞东明告诉自己他已离婚的事实,他的心思和动机变得越来越明显,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桓少君突然有些紧张,以前他已婚自己还有理由与他保持距离,可是离婚后的他,该怎么拒绝呢?

    “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原院长的举荐下,我成功当选院长。”

    “恭喜俞院长!”桓少君也为他开心。

    “不应该给我庆祝一下吗?”俞东明笑着说道。

    “嗯,应该的。喝点红酒庆祝一下吧。这顿我请,上次说好的。”

    “不行,这次是我安排的,我是主人所以还是我来请。你不能喧宾夺主。下次你安排就你请。”

    桓少君见说不过他,只能说,“好吧,这次你请,下次我来。”

    俞东明让人开了一瓶红酒,两人品着红酒,看着窗外的美景,心情还算不错。

    “对了,医院之前一直没有召开招标会和药事会,所以你的骨膜产品还没有进入医院。现在我当了院长,准备把这件事情落实好,近期我准备召开会议。你的产品没有问题。到时我会和各个专家说一声。”

    提到骨膜产品进医院的事情,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兴奋。当时千方百计想将产品进入医院,就是想多赚一些钱减轻陆兮非的负担。可是现在他都不在身边,即使产品进去,又有谁能为她开心呢?想到这里,她又有些难过。

    “谢谢。你也不要太为难。”桓少君说道。

    “嗯,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的!”俞东明坚定地说道。

    两人后来又聊了一些家常。俞东明问她,“后来和陆兮非有联系吗?”

    桓少君告诉他陆兮非偶尔会过来看孩子,听说和天舒在一起。

    说起天舒,俞东明告诉了桓少君一些情况。他说,上次聚餐时就发现他们两人不对劲,关系暧昧,从天舒的眼神里能够明显感觉她似乎很喜欢陆兮非。那时候,自己与桓少君不熟,所以没有提醒她。后来想告诉她时,又见她状态不佳,也不敢提起这件事。

    俞东明说,都怪自己,早应该提醒你注意天舒。

    听到这些,桓少君心情更低落,原来他们两个早就有一腿,如果早发现,也许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但是现在两人已经离婚,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由于心情不佳,不知不觉她又喝了很多,不一会儿就有些醉意。俞东明见桓少君醉了,便说带她去宾馆休息。桓少君虽然有些醉了,可并不糊涂,她知道俞东明的心思,便说不用麻烦,自己可以回家,嘟嘟还在等她,否则半夜又要闹了。

    俞东明知道桓少君还没准备好,只好作罢。帮她叫了辆代驾送她回家了。

    评上孔孟学者的赵如兰,春风得意,到处都是鲜花和掌声。“孔孟学者”的头衔实在过于耀眼,到处有人邀请她讲课,也有很多重大评审项目邀请她担任评委,以前她都没有资格参加,现在邀请她的单位比比皆是。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人啊,只有上了一个台阶,才能体会不同的风景,如果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平台,永远不会知道上面的风景是什么样的,更不会知道上面的风景到底有多美丽。

    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赵如兰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大,谁也不放在眼里,所里经常鸡飞狗跳。她一不顺心就骂人,同事们特别害怕向她汇报工作。不仅仅在所里,在一些重大评审会议上,她觉得自己是权威,不允许别人持反对意见,如果有人有异议,直接翻脸耍脾气,搞的对方很没面子。大家对她颇有意见,可是又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是“孔孟学者”呢,这张招牌放在那,说话就是有分量。

    最近学校组织副教授评审。今年所里只有陆兮非和贾亦真有资格参评。陆兮非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第一他的工作年限比贾亦真时间长,自己已经工作7年,而贾亦真才工作2年。贾亦真工作时间不长却能参评的原因是他博士研究生毕业,工作2年就可以参评。而陆兮非是硕士研究生毕业,必须讲师满5年后才能参评。所以两人参评的时间一致。第二,他觉得自己对赵如兰成功当选“孔孟学者”立下了汗马功劳,她也曾许诺帮助他评上副教授。基于以上两点原因,陆兮非对此次评选副教授还是很自信的。

    陆兮非其实并不想与贾亦真一起竞争,自从婚礼闹剧后,陆兮非对贾亦真还是有些愧疚。可命运总是如此巧合,现实更加残酷,既然上天非要两人同台竞技,也只能顺天从命。

    陆兮非和贾亦真表面上都说没关系,承诺不管是谁评上副教授都不会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友谊。可他们心里都清楚,两人都在暗暗较劲。

    这里不得不说所里存在的一个不争事实。目前所里副高以上的编制名额已接近满编,只剩下1个名额。每个单位对高、中、低职称都有比例限制,超过比例后便不再评聘,除非退出一个名额再进一个名额。也就是说,今年评聘结束后,副高满编,以后只能等其他教授退休后名额空出来才能评聘。所里的副高都比较年轻,估计等下次参评遥遥无期。所以两人异常紧张,都不想错过此次机会。

    陆兮非去找赵如兰,仗着自己对赵如兰有功,所以开诚布公地向她提要求,希望此次赵如兰能助他评上副教授。可是以赵如兰现在的身份地位,怎么会听下面的人指手画脚,她对陆兮非的态度和语气非常不舒服。她觉得自从陆兮非帮助自己评上“孔孟学者”以后,陆兮非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傲慢自负。一些同事也向她反映,陆兮非最近工作迟到早退现象时有发生,工作态度也很差。赵如兰碍于他之前的贡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此,这次她表面上答应帮助,可内心却有其他想法。

    职称评审如期举行。结果是贾亦真顺利评上副教授,陆兮非落选。

    陆兮非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是自己被淘汰?所以他非常气愤,直接找赵如兰理论。

    “所长,为什么这次是贾亦真评上,而不是我。你之前不是答应过帮助我评上副教授吗?”

    赵如兰是何等聪明的人,她早有心里准备。她说,职称评审不是某一个专家能左右的,而是要经过十几个专家评审,她虽是“孔孟学者”,但也不能完全控制评审的结果。

    陆兮非心里却想的是她在狡辩。他能不明白吗?只要她赵如兰愿意打招呼,那些专家能不给她面子吗?她是“孔孟学者”,到哪担任评审专家都是评委主席,具有决定性的一票,所以,她的面子别人不会不给。肯定是她没有给那些评审专家打招呼。

    赵如兰还说:“从你们俩的成果来看,贾亦真比你好一些。他发表了好几篇SCI论文,一篇作为共一作者发表在《

    atu

    e》,质量非常高。此外他还有成果奖,在国际会议上作过报告。你的成果与他相比,稍微薄弱一些。”

    这些都是事实,可是他觉得自己与贾亦真的差距并没有她所说的差距那么明显。他觉得自己也发表了很多的论文,出版了很多书籍,从数量上来看,明显自己更占优势。两人明明是各有千秋,旗鼓相当。

    “另外,你也知道,贾亦真婚礼被取消,集资房也没有拿到,他最近工作状态很差。这次能评上副教授,对他也算是安慰。听说你们关系不错,就权当照顾他。这次他先上,下次你再上。再等等,年轻人不要太着急。”

    她说的这些话陆兮非并没有听进去,反而觉得是赵如兰存心不帮自己,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他想了很久突然明白,赵如兰之所以帮助贾亦真,肯定是因为贾亦真是她的学生,而自己不是。学生有进步,作为导师脸上也有光,体现出她作为导师的水平。而自己不是她的学生,是否评上副教授,对她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所以这次评审,她肯定优先帮助自己的学生。

    他偏执地认为,这才是自己失败的真正原因。

    事已至此,再怎么质问赵如兰也于事无补。现在赵如兰已经是“孔孟学者”,谁都不放在眼里。

    贾亦真也安慰陆兮非,没想到自己能评上,之前还觉得陆兮非的胜算概率更大一些。贾亦真对陆兮非的落选表示遗憾,并鼓励他不要灰心。下次评审一定帮他出谋划策。

    陆兮非表面上对贾亦真表示恭喜和感激,承诺不会因为此次评审而影响两人之间的友谊,可实际上内心对他却更加嫉恨。

    他问苍天,为什么独独偏爱贾亦真,为何对自己如此不公?

    他怎么会明白,老天爱一个人,必将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只是为了让他更好地成长,获得更多的体验,承担更大的责任。

    这个道理很多人都不明白,被愤怒冲昏头的人就更不会明白。

    此时,陆兮非对赵如兰也没有了往日的信任,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怨恨的种子,这颗种子在负面情绪的土壤中不断滋养,生根发芽,就要破土而出!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8002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