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和女闺蜜不小心那个了 - 琼浆玉液作酒解猜动物
    经过材料评审和专家初审,“孔孟学者”第一轮公示终于出来。赵如兰和方文雄都在名单内。两人即将进入最后的环节,竞争也进入白热化的阶段。赵如兰显得特别紧张,她觉得自己离“孔孟学者”仅差一步之遥,可不能在最后环节出幺蛾子。她紧急召集陆兮非开会。她和陆兮非分析形势后认为她和方文雄只能上一个。方文雄这是第二次参加,评委对他肯定不陌生。她估计方文雄第一次肯定没少做评委的工作,这一次力度肯定更大。她有些担心,这轮不一定能斗得过方文雄,很有可能失败。所以她找来陆兮非紧急商讨对策。

    陆兮非也了解当前的形势,只是没想到赵如兰会找他商讨,看来,她是真心着急了。陆兮非安慰她说,目前来看,她的希望更大一些,因为她是纯学者专家,走的是正儿八经的科研路线,而方文雄是行政干部又兼技术路线,从学术的角度来看,专家们也会更认可赵如兰。

    赵如兰说:“话是这样没错,可是在咱们这种体制下,谁管你是技术路线还是行政路线,专家工作谁做的到位就给谁。方文雄是行政干部,本身行政资源就很丰富,咱们搞关系的能力肯定不如他,所以,从这方面来看,这轮较大程度上容易失败。但是前期我们已经花了那么多的钱,又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最后一轮被刷下去,实在是太可惜,我很不甘心。所以,这一轮必须智取,针对他的薄弱环节,逐个击破,才有胜算的可能。”

    陆兮非想了想,说道:“方法还是有的。现在国家对于行政干部占用科研资源,获取科研利益的现象已经颇有整顿的趋势和苗头,尤其是在某副部长利用贪污受贿的钱申请“孔孟学者”的新闻出来之后,国家对这方面更加重视。因此,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找一些网络水军或者新闻媒体,从这方面造势,给评审专家一些提醒。造势一旦成功,他的这个背景肯定会减分。”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方案。但是不足以完全击溃方文雄。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赵如兰说道。

    “还有一个办法,现在对学术不端和论文造假越来越零容忍,尤其是对于孔孟学者的候选人,评审委员会对这块肯定更加重视,如果能找到他这方面存在的问题,一旦报道,对他来说也将是致命一击。”

    “嗯,这倒是给我一个很好的启发。再想一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最后一点,行政干部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些腐败的问题,如果能从这方面着手,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如果他确实有这方面的问题,不但不能参评,还可能坐牢。连参评的机会也没有。”

    陆兮非说的这三个方案,一招比一招狠,一个比一个致命,自己说完都不敢相信,原来自己居然有如此腹黑的一面。赵如兰听完也觉得不错,非常满意。

    “嗯,这三个方案我们再好好思考具体如何运作”。赵如兰说道。

    这天,陆兮非收到肖致远的电话,说是来天元市出差要和他聚聚。陆兮非很开心,自从银川一别,已经有大半年时间没见。他们便约好在“绝**惑”餐厅见面。

    陆兮非提前到达餐厅。赵静看见陆兮非,想起之前的事,关心地说道:“上次你太太过来,听到一些谣言,又问我清不清楚你和那姑娘的事情,我虽然圆了过去,但是担心你们产生误会,所以才给你打了电话。你们后来没事吧?”

    “谢谢你。你想的很周到。我们两人没事了。”

    “嗯,就怕你们闹矛盾,没事就好。不过说实话,上次那个姑娘是真的很漂亮,我是你太太,如果看见的话也会起疑心的。”

    陆兮非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便用微笑回应。赵静提起陈雨薇的时候,他的内心隐隐作痛,他和陈雨薇再也不能见面了。上次吃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却已变成陌生人,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不一会儿,肖致远来了。两人见面,分外开心。肖致远说这次来天元市主要是组稿和约稿。为了期刊更好的发展,他每年都会去各个城市著名的高校拜访专家,向他们组稿约稿,提高文章质量水平,也提升杂志的影响力。天元市的名校多,985、211院校也不少,这里有很多大牌专家教授,所以天元市是他重点拜访的城市。当然这次过来,也顺便见见兄弟们。两人很久不见,非常高兴,喝着小酒,两人边喝边聊。

    聊着聊着,他们便聊起在银川开会以及去沙坡头游玩的情景。突然,肖致远很神秘地对陆兮非说:

    “还记得和你一起结伴同行的陈雨薇吗?听期刊界的同行说,她死了。”

    陆兮非当头一棒,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有听错吧?陈雨薇死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谁死了?”陆兮非焦急地问道。

    “陈雨薇。期刊界美女本来就少,像她这样的美女编辑就更少。所以她一出事,期刊界都传开了。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就这么走了。”

    陆兮非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肖致远把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告诉了陆兮非。

    肖致远听到的情况是这样的:陈雨薇和一个男人出轨,那个男人的原配找上门来与她理论,让陈雨薇离她老公远一点。陈雨薇没有让男人的原配进家门。陈雨薇便被拉到门外理论。小三和原配的戏码总是能吸引眼球,小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陈雨薇见这阵势,不想纠缠,便灰溜溜地躲到自己的屋里。原配没有解恨,在门外又骂了很久,还放出狠话,让她以后离自己老公远一点,否则去她单位闹,搞臭她的名声。

    很快,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传到了她老公的耳朵里。她老公脾气本来就不好,哪能受得了被戴绿帽子的窝囊气,便责问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陈雨薇死活不肯说,他老公便开始家暴。听说用手扇她脸,用脚踢她肚子,甚至用棍子殴打她,边打边骂 “你个贱女人,给我戴绿帽子,那个男人是谁?”。陈雨薇就是不说,还顶了一句“是谁也比你强!”,并用极度怨恨的眼神盯着他。他老公听到这句话,再看她恶狠狠的眼神,心里更加发毛,也变得更加疯狂,打的愈加发狠,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你个贱女人!你不说是吧?我看你今天说不说。你到底说不说!”,边撞边骂。没撞几下,陈雨薇便渐渐没有声音也不再挣扎,头上都是血,最后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时他老公才反应过来,推她没有反应,鼻子里也没有气息,吓得腿都软了。他抱着陈雨薇痛哭,他真没想到会把陈雨薇打死。

    后来,有人报了警,警察把她老公带走了。

    听到肖致远说陈雨薇死的如此凄惨,陆兮非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害死陈雨薇。他更痛恨自己的自私,在现实面前选择软弱,连最后的正式告别也没有,只是绝情地发了条分手信息。他能想象陈雨薇当时是何其的伤心,她那首诗透露出怎样的绝望。

    肖致远看见陆兮非的表情变化,突然明白一切。原来,陈雨薇出轨的男人就是陆兮非。肖致远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把这个坏消息带给了他。陆兮非非常痛苦,拉着肖致远说,今天难得这么开心,我们不醉不归。他也不顾肖致远,自己拼命地喝酒,肖致远被陆兮非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非常尴尬,不知道拿他怎么办。陆兮非先是哈哈大笑,咚咚又喝了好几口,过一会儿他又突然大哭起来,哭的是如此的伤心。肖致远不知所措,连忙劝他别喝,可是陆兮非偏要抢着喝,肖致远总算是抢过酒瓶。陆兮非又坐在地上痛哭,自言自语说道,“都怪我,是我害死了你。”

    陆兮非这一出戏的动静实在太大,整个餐厅的人都听见了。赵静见陆兮非撒酒疯,赶紧跑过来劝陆兮非回家。陆兮非情绪失控,摆了摆手喊道,“我才不要回去,我才不要回到那个家,回到那个杀人凶手的身边”。然后,他又去抢肖致远手上的白酒,肖致远没能躲开,又被他抢走。陆兮非拿着白酒继续灌自己,因为喝的太急,白酒又很辛辣,他酒量本来就不好,终于抵挡不住,狂吐不止。吐完以后,酒意也上来了,陆兮非已经折腾得筋疲力尽,呼呼的睡去。

    赵静见陆兮非已经睡着,给桓少君打电话,告诉她陆兮非喝醉了,让她赶紧把陆兮非接回去。桓少君听说后连忙驱车赶来,肖致远见到桓少君,连说对不起,没想到他一下子喝高了。肖致远和桓少君协力把陆兮非弄到车里送回家。

    回家后,桓少君帮陆兮非整理好,给他换了衣服,擦好脸,让他安心睡觉。陆兮非嘴里还在自言自语说道“都是我害死了你,都怪我”。桓少君听了心里一惊,莫非那个女人死了?她突然也有些害怕,害怕陆兮非还想着那个女人,更害怕那个女人因为她而死。

    半夜,陆兮非醒来,见自己躺在家里,又想起陈雨薇的死,悲从中来,开始痛哭。桓少君被哭声吵醒,打开灯,问他怎么了。

    陆兮非看见桓少君,心里更加生气,喊道:“是你害死了她!你为什么要去找她?我都和你说过,不会再去联系她,为什么还要去找她?!现在她死了,你满意了吗?”

    桓少君亲耳听见陆兮非说那个女人死了,非常震惊,没想到这是真的。她解释道:“因为我爱你。我怕你再去找她。所以我和她谈判,让她离你远点,不要再去联系你。我这也有错吗?还不是因为我爱你!”桓少君被陆兮非吼骂,也哭了。

    “你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不信任我?!你为什么不信任我?为什么要去找她!现在她死了,都是你害的!”

    说完,他就要离家出走。他不想见到桓少君,想要冷静。

    桓少君见他深更半夜还要出去,担心他危险,坚决不让他出去。可是陆兮非却偏要出去,他力气大,就要往门外冲。

    桓少君没辙,说道:“你不想见我,我走好吧?这么晚,你又喝了酒,不能出去太危险!”

    说完,桓少君换好衣服就出去了。陆兮非此时根本没想搭理她,也根本顾不上思考桓少君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出去危险,只是感觉深深的自责与内疚,就是因为自己,桓少君才会去找陈雨薇,从而害死了她。所以他没有劝桓少君不要走。

    桓少君见陆兮非真让她深夜一个人出去,一声挽留都没有,更没说关心的话。她心灰意冷,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边走边苦,“他肯定是不爱我了,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半夜的天还有些微凉,她又过于悲伤,越发觉得寒冷,浑身发抖。最后她走累了,蹲在地上痛哭。深夜万籁寂静,她的哭声显得尤其响亮,整个阶道都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意味。

    陆兮非在家也不好受。他打开电视机,随后电视里播放电影《大话西游-大圣娶妻》的画面,他想起自己和陈雨薇在西部影视城的每一个细节,那时他们多么无忧无虑,多么开心,两人的感情又是那么的纯挚,不掺杂任何世俗的偏见,没有指责,没有世俗和道德伦理的束缚,两人在蓝天白云下尽情地聊天、散心。可是看到电影最后,当看见紫霞仙子和孙悟空(至尊宝)最终不能在一起,紫霞仙子渐渐远去,孙悟空(至尊宝)抓着脑袋痛苦挣扎的剧情时,陆兮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失声痛哭起来。

    陈雨薇何曾想到,无意的银川之行,竟会让她踏上《大话西游》的拍摄取景地西部影视城,而那个叫陆兮非的男人竟会这样闯进她的世界,她又何曾想到,自己的命运和《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一样:同样介入他人的婚姻,同样在两人的接触中渐渐产生感情,又同样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结局也是最后一样的惨死。

    也许这就是命运,从她踏上西部影视城时就注定了。

    第二天他去了陈雨薇的单位,问丹丹是否知道陈雨薇的墓地,他要去见她最后一面。丹丹见陆兮非过来,心里非常气愤,大骂他,“小薇就是被你害死的。你之前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不会伤害她,会保护她。你就这样保护她?”

    陆兮非任由她大骂。他知道自己错了,自己明明已经结婚,就不应该闯入陈雨薇的世界。没有他的介入,陈雨薇也不会出事。所以丹丹怎么骂他,他都不吭声,这是自己罪有应得。

    丹丹骂了很久,看他也很伤心,知道也不是他有意造成的,骂也骂累了。两人心平气和地开始聊天,丹丹告诉了他陈雨薇最后几天的生活。

    丹丹说,“你老婆打电话骂她以后,她和我说,她很伤心,不是伤心被骂,而是伤心你的态度,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安慰她一句话。你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她相信了你。可是真发生这样的事,你却一句话也没有。当时,她还对你抱有希望,一直等你的信息和电话,可你却音信全无。那天,她情绪非常低落,上班也无精打采,中午我让她去吃饭,她也不去。可是,快下班的时候,你一条信息过来,说累了不再联系。她哭的特别伤心,我一直劝她,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可她还是哭的很伤心。后来她给你发信息,我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是发完以后,她反而冷静下来,说要回家。我不放心她,说要送她回去,她也不让,说自己没事。那天后,她请了几天的假,没有来上班。再后面,就听说你老婆找上家门,然后她就死了。我没想到那一别居然会是永别。”

    丹丹说完,抑制不住悲伤,开始痛哭起来。

    陆兮非也跟着痛哭,说道:“是我对不起她。”

    后来,丹丹还是把陈雨薇的墓地告诉了他。陆兮非拿着鲜花来到陈雨薇的墓地,跪在她面前,说道:“小薇,我对不起你。”

    哭的呼天抢地,老天都为之动容,突然就下起大雨,浇满他的全身。

    陆兮非哭了好久好久,抱着她的墓碑,喃喃自语说道,“小薇,最近我一直有健身,已经完成了增肥的目标,可是又怎么样呢?我再也见不到你。我们以前约定好去蜈支洲岛,你不在,我们再也不一起能去了。”

    一想到这,他悲从中来,忍不住又大哭起来。

    他知道,从此阴阳两相隔,永世再无期。

    这几天陆兮非没有回家,桓少君很是担心,可是打他电话也不接。陆兮非根本不想见桓少君,他还是无法解开心中的结,一见到桓少君,就想起陈雨薇的惨死。他无法面对她。陆兮非这几天都在办公室睡,下班了也不回去。天舒见陆兮非闷闷不乐,知道他有心事,所以这天也没有回去。天舒还特意买了些啤酒和零食,说要留下来陪他。陆兮非很感动,说“你陪一会儿可以,但不要太晚回去。否则你父母会担心。还有在办公室喝酒不太好吧?万一被发现了就麻烦了。”

    天舒说:“偶尔一次没事的。这样吧,我们把灯关了,然后再打开手机手电筒,坐在地上喝酒,这样别人也不会看到办公室有灯光,就不会被发现。你觉得如何?”

    “那行吧。”

    天舒把灯关了,办公室一下子就暗了下来。然后打开手机手电筒的灯光,还别说,办公室的气氛忽然就变得不太一样,有点神秘还有些暧昧。

    天舒说,“还记得我失恋的时候,是你陪着我度过那艰难的日子。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挺过来,谢谢你”说完,和陆兮非碰了一杯。

    喝完后,陆兮非说“我没有做什么,都是你自己坚强。反倒是你经常帮助我,我要对你说声谢谢才是。”

    说完,和天舒也碰了一杯。

    天舒说“领导,你知道吗?在这个单位,最开心的事就是遇到你,你对我很好,特别照顾我,在这里工作我很开心。”

    “应该的,你是我招进来的,当然要对你好,对你负责。如果你在单位不好,就是我的失职,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所以说能遇到你这样有担当和责任心的好领导真是我的幸运。”

    “你说的我都惭愧了。自己人就不要相互恭维了,一切都在酒里。”

    两个人又开始喝了起来,越喝越多,话越说越多。天舒知道陆兮非的心事,她只字未提,以免陆兮非尴尬。她太懂男人,知道男人要面子,也知道一个男人想倾诉的时候自然会说。所以她没有提起他的事情。陆兮非也不想谈那些事,尽管他很想倾诉,可是他知道不能说。为了打破尴尬,天舒将话题引向了自己,向陆兮非讲诉她小时候很多有趣的事情,也提起了自己的不幸。

    她提到自己小时候的艰辛。虽然外人看上去她很幸福,爸爸是公务员还担任领导岗位,妈妈是事业单位人员。其实她家的情况非常复杂。爸爸和妈妈的关系其实非常不正常。妈妈不是爸爸的原配妻子,两人甚至没有结婚,而天舒其实是爸爸的私生女。妈妈的事业编制是爸爸利用职权安排进去的。他们家的经济条件确实不错,可是她从小就很没有安全感,童年并不幸福。爸爸的原配妻子也知道她们的存在,可是碍于爸爸的身份和地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爸爸的身份和地位能为他们带来很多的利益,他们不敢去也不想去揭发。这一路走来,她们母女俩过的很辛苦,爸爸只是偶尔来看她、陪她。小时候她特别想爸爸,可是爸爸总不在身边。身边的同学也总嘲笑她没有爸爸,说她是野种。外婆家见妈妈堕落,不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而偏要当人家的小三,恨铁不成钢,对她和妈妈也总是不爱搭理。外婆狠心不帮助妈妈,都是妈妈一个人抚养她长大。幸亏妈妈在事业单位,工作相对比较自由,有时请假带她,有时把她带在身边工作。单位的领导碍于爸爸的身份和地位,没有太为难妈妈。有时妈妈累了或无助的时候常常一个人悄悄地流眼泪,她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她很怕妈妈不要她,所以小时候异常懂事。童年的生活实在太难熬,好在总算是挺过来了。所以,她对自己说,以后一定不要像妈妈一样生活。

    天舒说完后,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听完她的故事,陆兮非真没想到外表如此清纯白璧无瑕的天舒身世竟会会如此可怜,很是为她心疼。他能想起那样的画面,妈妈一个人带着孩子,爸爸总不在身边,家里也没有人支持,这一路走来,母女俩肯定过的异常艰辛。一想到这,他突然想起嘟嘟,如果和桓少君离婚,嘟嘟也会没有爸爸,也会像她一样可怜。他突然想回归家庭,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为了嘟嘟他也必须回归家庭。

    看见天舒落泪,陆兮非心疼地说道,“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没事了。你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归属,不会再像以前一样。”

    天舒哭的更伤心了。陆兮非也不知道天舒为何会如此,出于怜惜和男人的本能,他将天舒搂在怀里,安慰她。

    也许是天意弄人,世界上的事情总会这么凑巧,早不来,晚不来,不偏不倚,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灯也打开了,一道白光划破办公室的昏暗,陆兮非被眼前的白光晃的眼睛不知所措,等他定下神来赫然发现,桓少君就站在门口!

    原来,几天不见陆兮非桓少君很是担心,后来她打电话给何欢时,才知道陆兮非这些天晚上哪也没有去,就待在办公室。桓少君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准备今天过来和陆兮非谈谈,如果他再不回家,今天也不准备回去,就陪他待在办公室,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她铁了心今天一定要把他逼回家。桓少君心想一个人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这样,连家和孩子都不要,难道想在办公室待一辈子吗?再说已经让他冷静好几天了,该回去了。她本想见完客户就过来,可谁知那个主任一直在开会,好不容易结束,这才驱车赶来陆兮非的办公室。谁知打开门的一瞬间,竟然撞见这一幕。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刚刚走了一个陈雨薇,又来了一个天舒,他到底有多少个女人?她实在想不通,也难以承受这样的画面,转头就走。

    陆兮非意识到桓少君误会了,赶紧追出去向她解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陆兮非说道。

    “都抱在一起了,还说不是。这几天,你天天不回家,原来就是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事实都摆在眼前,还说不是。我原以为你只是生气,那个女人死了,我也很内疚。所以你出去几天不回来也由着你,心想你冷静几天就回来了。可是谁知道你又和其他女人好上。你对的起我吗?对的起那个死去的女人吗?”

    陆兮非见桓少君不仅误会他,还故意提起陈雨薇的死,他开始愤怒了,吼道“你怎么能这么恶毒?她死了,就是因为你,是你害死了她!”

    “对,我是恶毒,是我害死她。我就要让这些坏女人受到应有的惩罚。看他们还会不会抢别人老公,破坏别人家庭,这是她们该有的惩罚,罪有应得!”

    桓少君也被陆兮非激怒,口无遮拦说着气话。

    陆兮非啪的一巴掌打在桓少君的脸上。打完以后,他就后悔了,自己怎么就动手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打我?从结婚到现在你从来没有打过我?现在居然打我!”

    陆兮非不知所措,可是打都打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呢。

    “我爸妈都从来都没有打过我,你居然打我。你的心里没有我,根本不爱我。既然这样,我也想通了,咱们还是离婚吧。你也不用净身出户,一切按照法律来,该什么样就什么样。但嘟嘟要归我。”

    陆兮非不知道说什么,这已是桓少君第二次提出离婚,他心想,这次桓少君肯定是来真的吧。作为一个直男,他无力抗拒,便放弃了挽留婚姻,他哪知道,桓少君说的依然是气话。

    可是,桓少君见他没有挽留婚姻的意思,心里更加来气。

    “明天我们就去办理离婚手续。我带着证件来接你,咱们直接去!”桓少君说道。

    “离吧,我也累了。”

    陆兮非也心灰意冷,见桓少君不依不饶,臭脾气又上来了,他要面子,顺着桓少君的话说道。

    “好的,那明天我们就去。”

    说完桓少君便走了。她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车里哭了好久好久。她想起半年前两人还是模范夫妻,恩恩爱爱,尽管过的很辛苦,但却很幸福。谁知道现在才半年就物是人非,再美好的感情也抵不过诱惑,抵不过现实的残忍。

    此情悠悠,此恨绵绵,木已成舟,恩断义绝。

    缘分尽了,该放手了。

    第二天他们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民政局,不同的是,这次两人全程无言,很配合地办理一系列流程和手续。桓少君签字的时候,手一直在发抖,签完以后,人就虚脱了。她两腿无力,根本无法走出大门。

    陆兮非完全没有注意到桓少君情绪的变化,签完以后,谁也不搭理谁。他走之前,只是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便向大门口走去。见桓少君没有跟来,陆兮非以为桓少君已经不把他放心上了。他心想两人既然已离婚再一起离开也很尴尬。所以为了避免尴尬,自己打了辆车离开了民政局。

    桓少君在天元市没有什么朋友,她本想打电话给杨珊珊来接自己,可是这几天她回老家了。无奈,桓少君又想起俞东明,便打电话给他来接。

    俞东明让司机送他到民政局后,就让司机把车开回单位了。他留了下来,准备开着桓少君的车送她回去。到了民政局他心里就全明白了。他既开心也很担心。开心的是桓少君终于恢复单身,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但他又很担心,这次离婚,桓少君很是受伤,肯定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可他不知道的是,她的心门已锁,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开。

    离婚后,陆兮非搬出房子,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室一厅。离开时,嘟嘟好像意识到什么,看见爸爸离开哭的非常伤心。妈妈为了安慰嘟嘟,告诉他说爸爸要出远门,以后也会经常出差,但爸爸偶尔还是会回来。嘟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对陆兮非说,爸爸回来一定要来看嘟嘟。

    陆兮非听后很难受,抱着孩子强忍着眼泪,对孩子说爸爸会的。

    陆兮非妈妈更加难受,她是事后才知道两人离婚,埋怨他们离婚都不与家人商量,可是劝和已经来不及,离婚已成事实。她骂陆兮非,这么好的妻子不知道珍惜,以后他会后悔的。

    桓少君哭的更伤心,她说“妈,我和他缘分已尽,即使我和陆兮非离婚,还是把您当作妈,还叫您妈”。

    陆兮非妈妈哭着说“你是我的好媳妇,都是兮非的错。你也永远是我的媳妇,他以后娶谁我都不会承认,我只承认你这么一个儿媳妇。嘟嘟现在还小,我先帮照应着,等嘟嘟长大了不需要人照顾我再走。我一走,谁来带嘟嘟啊?”

    桓少君哭的更厉害,陆兮非妈妈过来和她抱成一团。

    陆兮非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头也不回就走了。可是出来以后,他早已泪流满面。他骂自己,都是自己作出来的,由不得别人,好好的家就这样被自己给毁了。

    不久,又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开始在网上发酵。一篇《孔孟学者候选人学术造假!》的新闻在网络上广泛传播,撰写人还是袁船。

    袁船在这篇报道中指出,孔孟学者候选人方文雄发表的多篇论文涉嫌学术造假,一些实验数据图片是用PS伪造的数据,此外还有18篇论文发现数据造假,袁船将所有涉嫌造假的论文都列了出来,并给出相应的证据。这篇文章一经报道,就引发广泛的争议。

    支持观点认为,方文雄的论文造假责任并不在于他,因为这些论文,方文雄都不是第一作者,是他的学生发表将他列入通讯作者。熟悉论文流程的人都知道,这些论文的发表,导师其实并没有过多参与,最多只是参与组会讨论、帮忙制定工作方向、或参与文章修改润色。导师不可能仔细检查每一张图的真实性,甚至事必躬亲、亲力亲为每一个实验,所以造假责任不在他。

    但也有不支持观点认为,学生的文章造假,导师肯定脱不了干系。作为导师,对学生的道德伦理就应进行培养,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既然已经作为通讯作者,导师就有责任把关,所以把关不严之责难辞其咎。

    有些网友甚至认为,不相信他不知道,如果真的不知道只能说不配当导师。还有网友说,不熟悉学生工作就不要挂通讯作者,明知道可能有问题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出了问题就把黑锅全扣在学生头上,导师这么好当的?

    支持方和不支持方在网络上吵的不可开交。

    校方见事情重大,连夜紧急召开会议,商量对策,毕竟方文雄作为科研处的处长,又是孔孟学者的候选人,处理不好,将严重影响学校声誉。经过商议,方文雄首先对质疑的文章能解释尽量解释,做好解释工作。

    方文雄对其中16篇论文中的质疑进行回应。此外,对于有错误的论文在杂志上发布勘误声明。最后,校方通过各种渠道和关系删除热搜和新闻,将新闻热点进行冷处理,由于处理得当,没过多久,方文雄的造假新闻就被人遗忘。

    但是这件事情对方文雄还是造成很大的影响。方文雄很是恼火,心想这他妈的是谁在搞我?显然,他的第一直觉就指向赵如兰,因为目前自己是赵如兰申请“孔孟学者”的最大威胁。

    随后方文雄对赵如兰进行反击。他利用手中的职权,首先对赵如兰的实验室进行审查,并在实验室审查结果中予以不通过的决定,导致赵如兰实验室的后期建设被暂停,要求必须在整改审批通过后才能继续建设,赵如兰一大笔的科研经费被冻结,让赵如兰损失惨重。

    此外,他又示意将赵如兰剔除专家库,自此,学校但凡有项目评审时,都不再邀请赵如兰作为评委,实际上就是完全孤立赵如兰,相当于她在学校空有教授头衔,却没有评审权力,而这些都是暗箱操作,赵如兰并不知情。刚开始她还没有察觉,几次项目评审会议都没有参与,让她感觉事有蹊跷,经过多方打探,才获得小道消息,知道是方文雄在暗中捣鬼。

    赵如兰恨的咬牙切齿,她开始绝地反击。

    不久,方文雄就被纪委带走。有人实名举报方文雄贪污受贿以及包养情妇等问题。这个新闻在学校疯传,事情的发展脉络也越来越清晰。传言纪委在方文雄位于天元市虹杨区别墅家中搜出4个亿人民币,也有传言8个亿,并查出他在天元市还有好几套房产。大家实在难以想象,区区一个科研处处长怎么能贪污这么多的钱。原来方文雄在担任科研处处长之前,还担任过资产处的处长,这些贪污的钱大部分都是他任职期间在集资房建设项目中贪污受贿得来。当然,科研处处长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权力,一些挖空心思的专家,想尽办法讨好他。此外他作为各个项目的评审专家,估计也捞了不少好处。

    最让人津津乐道谈论最多的还是他包养情妇的问题。传言他的情妇是他的硕士研究生,长相不错,虽不是大美女,可是毕竟年轻,一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面对着二十几岁的年轻姑娘投怀送抱,怎能不心动?

    传言,这个女学生在读大学的是时候,就已经被方文雄潜规则。为了能保送研究生,该学生不惜牺牲色相,挤掉了好几个竞争对手,顺利就读他的研究生,之后顺理成章成为他的情人。女学生对方文雄极度崇拜,甚至建立公众号,专门发布方文雄的个人事迹和新闻报道。甚至为方文雄剪辑视频,还声称方文雄是她男神,**裸表现她的爱慕之情。

    有人说曾亲眼看见该女学生在机场为方文雄绑鞋带,两人在飞机上一起听歌,关系非常亲密。当时有人就怀疑他们俩的关系,没想到这次坐实情人关系。更可靠的消息是,这名女学生已经怀孕。后来女学生也被纪委带走谈话。

    方文雄的最终处理结果始终没有对外通报,但是方文雄参评“孔孟学者”算是彻底黄了,在学校赵如兰再也没有竞争对手。经过激烈的角逐,“孔孟学者”第二轮公示很快下来,赵如兰如意当选。

    赵如兰非常开心,尽管过程坎坷、曲折,但是结果已经说明一切。她笑着对自己说,自己永远都是打不倒的铁娘子。

    陆兮非也很开心。心想,赵如兰能拿下“孔孟学者”自己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是自己到处跑关系,为她出谋划策。赵如兰一定会感恩于自己。

    他甚至自己开始偷着乐。以后背靠赵如兰这棵大树,副教授、转编肯定都不是问题。

    这还真是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事情会像他想的那样吗?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8314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