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早上醒来舌头中间干而发红 - 额头饱满的女生性格
    不知不觉,端午节就到了。陆兮非问陈雨薇端午节怎么过?陈雨薇告诉他,晚上单位组织聚餐。她提到,自己其实很少参加这样的聚会,因为平常都要给孩子做晚饭和监督孩子学习,根本没时间出去。庆幸的是今天老公在家,有人照应孩子,所以才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陈雨薇又问陆兮非今晚怎么过?陆兮非告诉她今晚在家里庆祝端午节,妈妈已经在准备一桌饭菜。

    晚上,陈雨薇和单位同事一起聚餐,而陆兮非则和家人共度晚餐。尽管两人不在一起,心却系一起。陈雨薇会将聚餐时的动态时不时地发信息与他分享,陆兮非则寻找各种机会偷偷查看微信,择机回复。为了与陈雨薇联系,陆兮非甚至做出非常大胆的举动,虽然与桓少君一同在客厅,但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坐在桓少君的对面,一边看手机,一边观察桓少君的动向,发现苗头不对就立即切换界面。有好几次差点被她发现,但他都很镇定地切换界面,桓少君也没有发觉异样。尽管风险很大,但是偷情的那种刺激,让陆兮非还是欲罢不能。

    陈雨薇告诉他,聚餐本来已经结束,谁知单位领导又说要去KTV。她本想回家,可单位领导和同都劝她留下来,她盛情难却只能继续陪着他们。看完微信后,陆兮非鼓励她一起去唱唱歌、释放一下心情也挺好。

    刚发完信息,突然桓少君走到他跟前坐了下来,此时的他吓得心惊胆战,心跳加快。好在桓少君并没有发现,陆兮非假装若无其事趁桓少君不注意的时候慌忙切换回主号,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由于桓少君坐在身边,他根本没有机会查看手机。他的内心非常焦急,心思一直在陈雨薇那里,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微信里都和自己说了什么,会不会因为没有收到回复而不高兴,又或者是不是一直在等待回复。就这样他一直心不在焉地应付着桓少君和家人,直到桓少君哄嘟嘟睡觉后,这才有机会拿出手机查看。

    查看手机后看到了陈雨薇的一系列留言,他才知道,陈雨薇老公对她发飙,骂她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打了几个电话也不接。陈雨薇向他解释说单位组织去KTV,声音太吵没有听见,结果她老公不信,要求她立刻回家。她老公这么一折腾,弄的陈雨薇一点K歌的心情都没有,无奈只能找了个借口,和同事提前告别回家。回家之前,陈雨薇特意嘱托,今晚她老公很有可能查看手机,所以接下来会删除他的所有信息和记录,让陆兮非今晚千万不要与她联系。因此,陆兮非不敢再联系,可是内心却很忐忑,一直挂念她。

    终于等到第二天,早上却一直没有等来陈雨薇的信息。等了很久很久他实在忍不住给陈雨薇发了条信息,问她怎么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收到她的回复。他的内心更加焦虑,因为他知道,陈雨薇方便的时候一定会回复他,没有回复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他越发的担心。

    就这样又等了好长一段时间,陈雨薇终于回复,她说自己请假了,没有去上班。陆兮非看见短信后,立即打电话给她,问她为什么不去上班。陈雨薇支支吾吾不想说,在陆兮非的再三追问下,才告诉昨天被她老公家暴,脸上有伤,实在不想去单位丢脸。

    陆兮非听说陈雨薇被家暴,心里又气又恨,愤怒地骂道“这个畜生还是不是人!你跟他离婚吧!”

    陈雨薇说,“算了,要离早离了,每次一说离婚,他闹得更凶,打的更凶,然后又跪下来认错,哭着求她原谅。我累了,不想再折腾了。就这样吧,过几天就好了。”

    陆兮非很难受,心疼陈雨薇的软弱,更痛恨自己的身份,自己已婚又不可能离婚,没法帮陈雨薇脱离苦海。

    陆兮非说,“中午我们见一面吧,让我看看你。我都心疼死了。”

    陈雨薇此时也很难受,心里觉得很委屈,很想找一个人安慰和依靠,便答应见面。

    电话挂断后,陆兮非的办公室门突然晃了一下,心想应该是被风吹的吧。他走出去准备关门,贾亦真刚好走过。陆兮非也没多想,就随手把门关上了。

    中午陆兮非打车去了宾馆,陈雨薇在宾馆大厅等他。陆兮非办好开房手续后,他们便一起进入房间。

    见到陈雨薇,陆兮非心里五味杂陈,心疼地说道:“他怎么能这么对你?!你是她老婆啊!”

    陈雨薇眼泪唰地流出来,泪眼迷离说道:“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陆兮非一把搂住陈雨薇,心疼地说道:“现在还疼不疼?”

    陈雨薇说,“不疼了,有你在,我很好。”

    陈雨薇把昨天晚上的经过告诉了他。

    原来昨晚陈雨薇回家后,他老公就开始气得暴跳如雷。他说自己偶尔回来,她就出去应酬不在家。平时肯定是经常不在家,指不定和哪个野男人约会。

    陈雨薇听见他如此指责,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恼羞成怒,便怼了回去,“你说的还是人话吗?我每天给孩子烧饭、监督他学习,哪有时间出去。你家里什么时候操过心!”

    他老公什么脾气,这话一说出去更加惹恼了他,他便要查看陈雨薇的手机,陈雨薇不让,就开始抢,女人力气本来就小,手机很快被他抢走。他打开手机,查看微信,发现了她之前向丹丹抱怨他的聊天记录。微信里陈雨薇曾经抱怨他不顾家、自私、不负责任、懒惰等一堆毛病。她老公看到这些,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恼羞成怒,脾气更加暴躁,上去就开始殴打。陈雨薇很倔强地不吭声,任由他殴打。他见陈雨薇如此态度,更加恼火,变得更加疯狂,之前还只是用巴掌扇脸,现在直接拳打脚踢。

    幸亏儿子晨晨跑过来护着妈妈,对爸爸喊道:“你再打我妈,我以后不认你!”

    见晨晨愤怒和憎恨的眼神,他突然害怕起来,便停止了打骂。如果不是晨晨的救场,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听完以后,陆兮非将她紧紧拥抱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嘴上不停地骂她老公,并劝她下次如果他再家暴,一定要报警,不能纵容他,让法律收拾他。

    陈雨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老公的家暴,她无能为力,只是不说话,安静地躺在陆兮非的怀抱。

    两人就这样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晚上,吃过晚饭后,陆兮非陪嘟嘟玩剪纸游戏,手机随手放在茶几上。妈妈在房间里看广场舞视频。桓少君在沙发上玩手机。接着桓少君突然起身,走到茶几前顺手拿起陆兮非的手机翻阅。陆兮非假装不在乎,并没有当回事,他觉得自己足够小心,她查不出任何问题。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桓少君气呼呼地跑到他眼前,让陆兮非陪她到房间一趟。并大声喊妈看着嘟嘟。

    陆兮非被桓少君突然的举动吓一跳,心想不妙。桓少君很少如此严肃,从她的行为举止来看,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陆兮非妈妈也意识到两夫妻可能在闹矛盾,赶紧跑了出来。嘟嘟被桓少君也吓哭了,好在陆兮非妈妈聪明,带着嘟嘟一起看《超级飞侠》,才转移了孩子的注意力。

    陆兮非忐忑不安地跟随桓少君进入房间,桓少君拿着陆兮非手机,声音颤抖地问道,“那天和你吃饭的到底是谁?”

    “是我的同学顾梦啊,不是告诉过你吗?”

    “真的是顾梦吗?你说老实话,不要骗我。”桓少君因为情绪激动,说话有很明显的颤音。

    陆兮非此时还在嘴硬,他知道坦白并不会从宽,只会把家里搞的鸡飞狗跳。

    “没有骗你,就是顾梦”。他嘴上那么说,可是眼神和语气却骗不了人,他的眼睛一直在躲闪,语气听上去非常心虚。

    “我看了日期,那天你明明说是和俞东明在一起吃饭,怎么可能还和顾梦在一起?”

    陆兮非心想完了,不敢说话了。

    “你那天吃完饭后又干嘛了?”桓少君又追问。

    “没有干嘛啊,然后就回来了。”陆兮非继续狡辩。

    “那这个刷卡记录是怎么回事?你明明还去了一家宾馆。我刚才看了你的微信记录。你以为把微信支付的记录删除就没事了,可你不知道,零钱明细里的交易记录是删不掉的。我刚才还查了那家宾馆,就在绝**惑餐厅附近。”

    陆兮非还想狡辩,却发现已经完全无法狡辩。他怎么能想到微信支付记录明明删除了,居然还能在零钱明细里查到。

    他顿时慌了,不知所措,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见陆兮非的表情,桓少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说是你同学,那你给顾梦打电话,我们来核实,看看那天是不是她?”

    陆兮非不敢说话。

    说完,桓少君就给顾梦打电话,陆兮非想抢手机,可他哪是愤怒女人的对手,最后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她为所欲为。

    “顾梦,你好,我是兮非的太太桓少君。前段时间你来天元市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顾梦疑惑地说道。

    “没事,那天我在路上,看见一个人像你,所以打电话确认一下。不是你就好。下次如果过来,记得联系我们。”

    顾梦说好的。可是心里却满是狐疑,今天陆兮非太太是怎么回事,莫名奇妙。

    桓少君并没有向顾梦说出实情,她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陆兮非出轨的事情,到现在还想着给他保全面子。

    和顾梦电话后,事实已经毋庸置疑。

    “说吧,她是谁?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陆兮非还是不说话。

    “你说啊,说啊!她到底是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桓少君咆哮着哭喊道。

    陆兮非依然不回答。

    桓少君一边翻看手机,一边继续说道:“我看了你的微信支付记录,今天下午你们两个还去开房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说完,桓少君就崩溃了,摇着陆兮非的肩膀,大声哭起来。

    陆兮非妈听见房间里桓少君哭喊的声音,走了进来,问道:“桓少君,你怎么了?”

    “兮非他在外面有女人了。妈,他出轨了!”桓少君见妈过来,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哭得更厉害。

    “这是真的吗?陆兮非你说话呀!你这孩子!”陆兮非妈妈问道。

    陆兮非心里一团乱麻,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

    “你说吧,你今天不说出来,是说不过去的。你说啊!你说啊!”

    说完,桓少君抓狂了,疯狂地捶打陆兮非。

    陆兮非被捶打得心里一团乱麻,可是想躲也躲不了。躲哪,桓少君跟哪。他想出去透气,又被桓少君给拽着,连门都出不去,非要他说清楚。他知道,这次肯定躲不过去。再看桓少君伤心的样子,他的心突然一下子揪紧,从未见桓少君如此伤心过。妈妈在旁边不断责备他,劝他珍惜这么好的妻子,珍惜家庭,珍惜孩子,孩子那么可爱,怎么忍心让这个家散了?怎么忍心让嘟嘟没有爸爸和妈妈?这些话深深地触动他的心弦,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地提离婚,其实自己内心根本无法舍弃桓少君、无法舍弃孩子、无法舍弃他的家。

    陆兮非妈妈又安慰桓少君,听听他怎么说,先别着急。

    “说吧,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桓少君又一次很严肃地追问。

    空气中死一般的宁静,那种沉默让陆兮非坐立不安。终于在桓少君的可怕眼神凝视下,没顶住压力,陆兮非将与陈雨薇的事一五一十地向她坦白。

    桓少君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总感觉陆兮非哪里不对劲,原来潜意识里早有察觉,她恨自己的心怎么能这么大条,没有盯紧他,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两人已经相处将近三个月!

    “我怎么这么傻?我是个傻子吗?”

    听完以后,桓少君疯狂地打自己的脸。陆兮非妈妈见状拉着桓少君的手,不让她打自己,哭着求她不要这样。

    陆兮非妈妈对陆兮非骂道:“你这个臭小子,翅膀长硬了,学坏了,学人家出轨,放着好好的家不要,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陆兮非也不敢吱声,任由她们打骂。

    “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发生过关系?”桓少君逼问道。

    陆兮非也不说话,点头,又低下了头。这次桓少君彻底疯狂了,疯狂地捶打陆兮非,边哭边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我不够好吗?我改还不行吗?是我没有她sao贱吗?”边说,边将上衣往下拉,露出肩和胸,“你看我现在够sao了吗?”

    “好了,你别作贱自己了。”陆兮非赶紧给桓少君拉起上衣。

    “不是我作贱自己,是你在作贱我。”桓少君崩溃地大哭。她趴在床上哭了好久,由于过于伤心,折腾得筋疲力尽居然睡着了。陆兮非也不敢招惹她,只能静静地坐在旁边。

    陆兮非的心情也很难受,事情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小心,怎么还是暴露了呢?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陆兮非妈妈见桓少君不闹了,便出去留下他们两口子自己解决。出了房门,到了客厅,嘟嘟还在看电视。见时间也不早,赶紧哄嘟嘟洗漱睡觉。嘟嘟似乎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这次特别乖,也不哭闹要妈妈陪睡。以前奶奶想陪他睡,他死活不同意,妈妈不陪就哭闹。这次一反常态,没有哭闹,很顺从地听从奶奶的话,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

    到了深夜一点左右,桓少君醒了,把睡着的陆兮非又叫起来,说是两个人必须理性地再谈谈。

    “你准备怎么处理?”桓少君问道。

    “不知道。”陆兮非说道。

    桓少君噌的一下子又火了,她以为陆兮非这次会给她坚定的答案,以为会告诉她,他只是玩玩,现在立马就和那个贱女人分手,不再与她见面。他却给出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陆兮非已经爱上那个女人了吗?

    “你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还想和她在一起?”桓少君边打边哭边说。

    陆兮非又不敢说话了。

    “你是不是爱她?”桓少君继续追问。

    陆兮非这次哪敢说话,连忙摇头。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离婚,要么你和她分了。”桓少君盯着陆兮非说道。

    “我和她分了,不再联系。”迫于形势,陆兮非说道。

    “这是你说的。如果还有下一次怎么办?”

    “离婚,净身出户,房子和孩子都归你。”陆兮非无奈地说道。

    “房子、孩子、车子、车牌以及家里的存款都给我。每个月还要给嘟嘟抚养费。”

    “好。”陆兮非此时哪想那么多,只想早点应付她,说什么都依她。

    “不行,空口无凭,你要写保证书。”

    说完,桓少君出门拿来笔和纸,逼着陆兮非写保证书,并让他签字按手印。

    “其实,我根本不想要这些。但是我必须让你这么写,我才放心。”桓少君收起保证书说道,“希望你能遵守承诺,不要再去招惹她,真的和她彻底分了。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俩还有来往,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她不让我好过,她也别想好过!”

    陆兮非心里却想着先挺过这一晚再说,实在太痛苦了,这一晚上不让人睡觉,还逼着写保证书。他心里又想,怎么会这么倒霉,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怎么就会被桓少君发现了呢?

    “你们俩是怎么联系的?”桓少君想起关键性的问题。

    “微信、电话。”

    “那我为什么从来没有看见她给你发信息?她的微信名是多少?”。

    迫于压力,陆兮非撒谎说两人在家从不联系,只在单位联系,所以看不到。然后又无奈地把陈雨薇的微信名告诉了她。桓少君便开始查找陈雨薇的微信,点开头像,骂她贱女人。然后又查看陈雨薇的朋友圈,见陈雨薇朋友圈里出现了银川时的动态,还是陆兮非给她拍的照片,更加气愤,对着陆兮非骂道,“在银川两人玩的很开心啊。你看这女人,明显就很sao,一看就是狐狸精,我说你的审美观点很有问题啊。找小三也要找一个比我好看的女人,找这样的老女人。年纪明显比我大嘛。”

    此时陆兮非哪敢说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把她删了,你不会有意见吧?”桓少君挑衅地问道。

    陆兮非不说话。桓少君说完就删了。

    “你不会记得她的微信号吧?”

    “不记得。”

    桓少君又查找了她的电话号码,也一同删了,这才放心。但她还是睡不着,逼着陆兮非讲他们俩的细节,见面几次,发生几次关系,做过什么事。陆兮非只能往轻了说,深怕又惹恼桓少君。但是只要透露出一点点细节,桓少君就开始抓狂,接着开始嚎啕大哭。无奈,陆兮非只能继续哄她,她心情平复以后又接着问,吓得陆兮非什么也不敢说了。桓少君哪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又不断地追问,他只能开始撒谎逃避,可是谁知漏洞百出,被她又不断追问。就这样,桓少君一夜没让他睡觉,搞得他筋疲力尽,几乎崩溃。

    第二天一早,桓少君把保证书给妈看。妈妈说陆兮非已经知道错了,保证书也写了,这件事就这么翻篇了吧。然后妈妈又对陆兮非说,你要好好珍惜这个家庭,可不能再胡来了。

    尽管陆兮非写下保证书,但桓少君还是不放心,她坚持要送陆兮非上班。她特别没有安全感,想无时无刻监督他,不能让他去找那狐狸精。可是,她也知道,在家能盯着他,但是在单位,她毫无办法。所以到了单位,她再三叮嘱陆兮非,答应的事情不要忘记,自己好自为之。

    这一天,桓少君根本无心工作,她的胸口实在太郁闷太难受。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陆兮非居然会出轨?他们俩的感情一直很好。即使是这三个月,陆兮非对她也很好,所以才会完全没有察觉。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装的吗?还有,他天天喊忙,哪里有时间去勾搭那个贱女人呢?她越想越苦闷,越想越否定自己,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心情极度压抑。

    她忍不住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动态:

    女人的幸福不是吃得好、穿的好、住的好,

    而是拥有一个爱自己、懂自己的人,

    不管他有多大能力,总是想把最好的最多的给你。

    幸福很简单,

    一个温暖的回报,

    一个可靠的肩膀,

    一个把你当作宝贝的人。

    这就是幸福。

    她发这条动态,其实是给陆兮非看的,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家里的女人很简单,要求并不多,可千万不要再想着其他女人。还有一个原因,她心里的苦闷实在无处向谁诉说,因为她很清楚,这种事情一旦泄露出去,将毁了陆兮非的前程,她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她心里处处为陆兮非着想,所以只能在朋友圈里宣泄。

    这条动态很快收到很多人点赞,大家倒也没多想,以为只是心灵鸡汤。可是一个人却很敏感,直觉告诉他,桓少君今天发这条动态不太对劲,不像桓少君的风格,而这个人正是俞东明。

    俞东明发信息过来,“看了你的朋友圈,没事吧?”

    收到俞东明信息的那一刹那,桓少君很感动,俞东明真的很心细,从朋友圈里的一条动态就能猜出她的心思,并立即发信息过来关心。

    “没事。”桓少君也不知道说什么,就回了两个字。

    可正是因为这两个字,让俞东明觉得很不正常,桓少君肯定是出事了。他立即给桓少君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桓少君说了地址。俞东明又问她今天有什么事情吗?桓少君说目前还没有想好。俞东明说知道一个地方,可以带她出去散散心。他也不管桓少君是否拒绝,告诉她一会儿过来接她。

    之前在医院里桓少君已经明白俞东明的心思,所以最近她有意与俞东明保持距离。可是从今天的表现来看,俞东明并未死心,完全不顾桓少君的拒绝。他太霸道了,不管桓少君如何拒绝,他还是要向她走近。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俞东明开车过来,接上了桓少君。带着桓少君来到天元市新开的一家情绪宣泄室。俞东明告诉她,每次自己遇到压力或不顺心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发泄。

    情绪宣泄室布置很有创意,目前全国这类场所还比较少,但相信不久的将来,将会越来越多,现在的人承受的压力太大,无处宣泄,而这正是一个绝佳的场所。情绪宣泄室有仿真宣泄人,材料为全硅胶,可以作为被击打对象,无论怎么打也不会伤手,可以合理地宣泄情绪。配套的还有宣泄球和摔打宣泄球。这里还有智能宣泄仪,使用者无需任何手持设备即可操作,如足球、拳击、保龄球、田径、排球、射箭、滑雪等互动游戏,让使用者在感知觉、听觉、视觉、手眼协调等方面得到综合训练,达到情绪宣泄、自我心理调节状态的目的。还有智能呐喊宣泄仪,该设备以宣泄者自评的方式测出宣泄前后的压力指数的变化。系统可判断出宣泄者情绪变化的程度,从而进行智能化的正向引导,消除宣泄者焦虑。此外,还有刺激娱乐项目,如VR仿真过山车,电动游戏等,有助于宣泄情绪。

    在这里,桓少君感觉心里的憋屈终于有了释放的地方,她对着仿真宣泄人拼命地击打,俞东明没有去阻止,看着她肆意宣泄,直到她打累了。然后她又来到呐喊宣泄仪,刚开始她还很不好意思,俞东明示范性地大喊一声,她也跟着喊,越喊越放开,越放开声音越大,最终她决定抛开一切,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对着机器疯狂咆哮,一股脑地将心中的苦闷情绪尽情宣泄。

    俞东明看见如此疯狂的桓少君,心里也明白几分,以他男人的直觉,他猜想应该是陆兮非出轨天舒被桓少君发现。那天聚餐时他就觉得陆兮非和天舒有些不对劲,两人关系异常暧昧。俞东明也没敢提这事,担心桓少君想不开。

    俞东明和桓少君后来又玩了电动游戏和VR过山车,终于筋疲力尽,内心的压抑感总算平复了一些。陈雨薇感觉好多了。

    从情绪宣泄室出来以后,俞东明带着她来到咖啡厅。咖啡厅里环境优雅,安静祥和,有利于舒缓情绪。在黄色的灯光照耀下,还有几分暧昧。桓少君对俞东明带她来情绪宣泄室表示感谢。然后她又表示刚才自己有些失态,让他见笑了。

    俞东明说不打紧,来这里的人都不会顾及形象,都是过来宣泄的。俞东明没有追问桓少君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种事情女人都不太愿意提起。桓少君内心其实很想找人倾诉,但是考虑到对陆兮非的影响,所以只字未提。

    两人心照不宣不再多说什么,桓少君喝着咖啡,侧着脑袋看着窗外,眼神里充满忧郁,她脑海里又想起陆兮非的背叛,内心的忧伤再一次涌现出来,她的眼圈不禁又红了,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来。

    而这一切俞东明都看在眼里,对桓少君充满怜悯。他将纸巾递给她,桓少君拿起纸巾擦拭眼角的泪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眼睛依然看着窗外。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心情才总算好一些,两人开始说一些话。俞东明告诉她,最近院长马上要退休,自己正在筹备竞选院长,院长已经答应全力支持他,不知道这次是否能够当选。然后他又很遗憾地告诉桓少君,院长没有召开招标会和药事会,估计是想等新院长上任召开。俞东明向她保证,只要自己担任新院长,一定保证她的产品进入医院。

    提到这里,桓少君心情又开始失落,她想起自己当时拼了命地想将骨膜产品放进医院,就是想多赚一些钱给陆兮非减轻负担,让家变得更好,可是,现在家都差点没了。她的心情又悲伤起来,泪水不禁又流了出来,她赶紧擦干泪水,佯装笑着说,没事,再等等看。

    俞东明见她情绪不佳,提议要不要送她回去休息?桓少君想着今天的状态,确实不适合抛头露面。便对俞东明说送她回原来的地方就行,车子还停在那里。

    之后,俞东明便送她回去取车,桓少君与他道别后便开车回家了。她在家里躺了一下午,连午饭和晚饭都没吃。

    而陆兮非一到单位,就急忙发信息给陈雨薇,告诉她,桓少君已经知道他俩的事情。

    陈雨薇吓了一跳,问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很诡异,她突然查看我手机,还翻看我的微信支付明细,发现我的支付记录。问我那天吃完饭为什么会去宾馆?我当时就吓蒙了,什么也没说。但她还是猜到了,然后就开始逼问我。”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那后来怎么样呢?”

    “后来她就作我,逼我说出实情,我没办法,只能告诉她我俩的事情。晚上也不让我睡觉,让我签保证书,不让我和你联系。让我和你断的一干二净。”

    “那你还和我联系?你不怕她再发现啊?”

    “可我没法和你断啊。我爱上你了。”

    陆兮非自己也没想到会说出爱这个词,也许是为了哄陈雨薇开心,也许是害怕不说出这个字,陈雨薇会离开他。

    陈雨薇听到爱这个词,很意外却又很感动。陈雨薇又被他的甜言蜜语融化,根本没有去思考两人再这样继续发展下去的后果。

    “她怎么没打电话给我?按常理来说,你老婆应该会打电话过来骂我。她现在这样我有点搞不懂。我都有点担心,害怕她来找我,和我吵架,到我单位闹。”陈雨薇不无担心地说道。

    桓少君并不是不想去找她,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让陆兮非颜面扫地。她还不想走到那一步,怕事情弄的一发不可收拾家就真的散了。所以她怂了,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去找她。当然,陆兮非和陈雨薇不可能知道桓少君的这些想法。陈雨薇的担心不无道理。

    “你放心,她其实很善良的,不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以他对桓少君的了解,觉得桓少君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你就错了,女人一旦愤怒起来,才不会计较后果。我觉得以后咱俩还是要更小心,在家坚决不能发短信,最近她肯定会天天查看你手机,咱们最近还是不要联系了吧?”

    “你放心,她不知道我的小号,我只是告诉她我用主号跟你微信联系。她已经删了,会认为我和你彻底断了联系。回到家,我们俩就不要联系。还有,以后我也不用手机支付,那样会有记录,容易被查。我想这样应该肯定就没事了。”陆兮非安慰陈雨薇,他可不想这么快就与她断了,更害怕陈雨薇离开他。

    “嗯,你一定要小心,不然我很没安全感,害怕她来找我。”

    陈雨薇是真的害怕,毕竟以她老公的性格,万一知道了,真的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来。还有她也在体制内,说不定前途也毁了。可是,她也断不了与陆兮非的联系,这种情感很复杂,如果能简单地说断就断,那做人就真的太容易了。

    “我会的。你放心。”陆兮非拍着胸脯说道。

    “最近我们也不要见面了,等风险过去了再见面吧?”陈雨薇不放心地说道。

    “嗯,我们暂时先不见面。”陆兮非说道。

    和陈雨薇挂断电话后,陆兮非也看见了桓少君发的动态,但他还是怀着侥幸的心理,这次我只要足够小心,她一定不会再发现的。

    他怎么知道,这是飞蛾扑火,而且是场大火,会瞬间吞没一切。

    之后的日子,桓少君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不爱打扮,现在开始打扮起来。她还买了一堆时尚性感的衣服,甚至买了情趣内衣,陆兮非看着她的变化,心里很不是滋味。桓少君的变化还在于对工作异常拼命更加认真,同事们都诧异于她的变化。她开玩笑说,女人要靠自己,万一哪天男人不要她,她能自己养活自己、养活娃。她也开始健身、读书,不断充实自己。其他人并没有想太多,以为她只是受心灵鸡汤的影响。

    俞东明也看见桓少君的变化,觉得她比以前更有精神、更有斗志,也更加时尚、更加迷人。他欣喜于桓少君的坚强,看着她走出来,也为她高兴。

    桓少君对陆兮非还是很没有安全感,每天都要查看他的手机。陆兮非知道她每天会查,对手机格外小心,除了在单位用微信小号与陈雨薇联系,到家后就不再联系。而且每次聊完,都清空微信聊天记录,回到家就切换主号,删除小号登录记录。电话联系陈雨薇时,也都是用办公电话。这样,手机上没有任何记录,桓少君即使怀疑也没有证据。

    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段时间,桓少君对陆兮非也逐渐拾回一些信心,觉得他可能真改过自新,与那个女人断了联系。

    这是桓少君给他的最后机会,她多希望他能好好珍惜。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2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