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 对象是外国人的体验
    挂断俞东明的电话后,桓少君便打电话给杨珊珊,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杨珊珊听后着实觉得意外。其实她早已得到消息,获悉竞品公司找了院长,阻扰她们的产品进入。此外,她也了解到骨科主任周志华并不太愿意产品进入。她没想到在院长和临床科主任都不同意的情况下,桓少君居然神通广大能把这件事情搞定。到底是桓少君的魅力大,还是她老公的能量大呢?她一时搞不清楚。但她还是很开心的,产品顺利进去,她同样也能分到一杯羹,每个月又多了一份不菲的收入。所以她先是恭喜桓少君,然后又嘱咐她,一定要打点好俞东明和周志华,如果钱不够,再向她拿。桓少君觉得杨珊珊说的不无道理,俞东明这次这么尽心帮助自己,今天必须要好好感谢他。所以她对杨珊珊说一会过来找她拿些钱。杨珊珊同意了。

    从杨珊珊家出来以后,桓少君直奔西和医院。很不巧的是,俞东明下午临时被召集开会。无奈,她只能在医院等他。不过桓少君早已习惯,作为医药代表,她的工作经常就是等待。因为临床科主任的工作普遍异常繁忙,不是在出诊,就是在手术甚至开会,而她的工作又见不得光,只能在临床科主任空闲没人的时候,抽空做工作。她的工作时间基本上都是在等待中度过。

    等了2个多小时,俞东明的会议才结束。出来后见到桓少君,他很兴奋也很自信。这次对桓少君总算是有个交待,落实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基本上没有问题。

    “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没想到突然开会。”俞东明抱歉地说道。

    “没关系,你工作那么忙,还为我的事操心,真是过意不去。”

    “自家人不说客气话。我先给周志华打电话,说好我们就过去。”

    桓少君点了点头。俞东明电话联系了周志华,周志华此时早已得到消息。朱正义上午已经联系过他。他心想既然院长、竞品公司都同意,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给俞东明,万一他当选院长,以后也不至于给自己穿小鞋。想到这,随后周志华说道“你们来吧”。

    俞东明带着桓少君再次来到周志华办公室,碍于情面,周志华与俞东明寒暄过后,当着他们俩的面撰写临床申请需求呈批件,写完签字后让同事交给相关部门。桓少君见周志华真的打好呈批件,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她冲俞东明使了个眼色,暗暗告诉他非常感谢他的帮助。俞东明心领神会,用微笑表示回应。

    随后,桓少君很识趣地拿出一个信封,信封里面早已塞了2万元钱递给周志华。周志华知道这是行规,也没推辞,随即将信封直接塞进抽屉。

    俞东明见事情已办妥,便对周志华表示感谢,客气地说道下次组织饭局,一起聚聚。周志华当然知道俞东明说的是客气话,便称等大家空闲以后再聚。

    说完,相互告别后他们便从周志华办公室出来了。

    事情办完后,已经晚上6点多,该到吃晚饭的时间。俞东明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他笑着对桓少君说:“事情给你办妥,咱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那是必须的。”桓少君很开心,笑着对俞东明说:“俞哥,我请你吃饭吧?不知道您是否赏脸?”

    “就等你这句话呢。”俞东明开心地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要去的餐厅?我知道附近有家餐厅,环境和服务态度特别好,去那里如何?”

    “听你的。只要能和美女一起吃饭,去哪吃饭都行。”俞东明打趣地说道。

    “那就这样定了。”

    桓少君没想到和俞东明熟识以后,他还有俏皮的一面。

    俞东明换好衣服后便开车带着桓少君出发前往餐厅“绝**惑”。

    桓少君与俞东明走进餐厅时,赵静着实意外。前段时间陆兮非刚带一个漂亮的姑娘来吃饭,今天他老婆又带一个男人过来。她对桓少君带来的男人很好奇,便下意识地上下打量他。这个男人年方四十出头,身高挺拔,身材有型,很有气场,一身正装,手上戴着名表,价值不菲,从外在穿着来看明显是一位成功人士。难道陆兮非这两口子离婚了?赵静心里充满疑问。

    “桓少君,你好。好久没有见你,你越来越漂亮了。”赵静热情地与桓少君打招呼。

    桓少君看见赵静,也很意外,以前陆兮非带她来吃饭时认识,没想到她居然还在这里工作,便热情地握着她的手说道,“赵静你好。你还在这里工作啊。好久不见,你也越来越漂亮了。今天我带个朋友过来吃饭,你帮我订个座位吧。”

    “好的。你们跟我来。”赵静给他们找了个靠窗的座位。

    “我请客,你点菜吧。”桓少君笑着对俞东明说道。

    “那怎么行,这显得我太不够绅士了。我看你和这里很熟,应该经常来这家餐厅,知道哪些菜比较爽口,就你来点吧。或者让这小姑娘推荐也行。”

    “那也行,我点的不好,你可别怪我哦。”桓少君笑着说道。

    俞东明笑着说,“不会,我不挑食。”

    桓少君看着菜单点了一些,然后又让赵静推荐了几个菜。赵静便离开了。

    见到桓少君时,赵静心里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她前段时间陆兮非也带了个女人来餐厅吃饭呢?但是她转而一想,还是不说了,以免到时引起他们夫妻俩之间的误会。

    菜不一会儿就上来了。俞东明说“要不要喝点红酒庆祝一下?”。

    桓少君说“不用了吧,一会儿你还要开车。而且,我酒量也不好。”

    “还是喝一点吧,一会儿我叫代驾。今天这么开心。”

    桓少君见俞东明坚持,便同意点了一瓶红酒。俞东明直接点了一瓶3888元/瓶的红酒,桓少君见后,心里一惊,这酒也太贵了吧?她想着自己一会儿要买单,心就在滴血,这俞东明也太能造了吧?这顿饭太过奢侈了!

    俞东明可不管那些,砰的一声就让人把红酒开了,给两人各自倒上。赵静被眼前的这个男人震惊到了,来店里的客人很少有这么奢侈的,看来这个男人经济实力不简单。

    桓少君喝了一口,心想,这一口得好几十块钱吧?她心痛地苦笑。

    “恭喜,我们终于迈向成功的第一步。”俞东明举起酒杯,桓少君也举起酒杯与他碰杯,“谢谢俞哥,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这么顺利。”

    “确实不容易,要不是周志华在里面搅和,哪会这么费劲。好在圆满解决。”俞东明笑着说道。

    桓少君连夸俞东明厉害,多亏他帮忙,一定要向他表示感谢,说完一杯红酒一口气喝完。

    两人酒喝起来,话也多了。他们谈到下一步流程应该如何操作,也聊到整个医药行业及医疗器械产业的形势,谈到各自工作上的艰辛和不容易。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桓少君突然发现,喝了酒的俞东明与她第一次认识的俞东明完全不一样,他变得更加随和而且还很风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两人又聊起各自的家庭生活。俞东明抱怨自己的婚姻不顺,两人聚少离多,总是吵架,可是为了孩子,只能凑合着过日子。这是男人惯用的伎俩,目的是想博取女人的同情心,减少女性的防备,以增加进一步交往的机会。桓少君也谈到家里的经济压力,提起陆兮非工资低,家里现在的主要收入就指望着她,她必须多跑市场,多赚些钱养家糊口。如果这个骨膜产品能进入医院,能够很大程度上减轻他们家的经济压力。

    俞东明被桓少君的坚强和善解人意打动,娶妻当娶桓少君。能娶到这样的女子该是多么的幸运,陆兮非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开始有些妒忌陆兮非。

    两人聊了很长时间,酒也喝的不少,桓少君有了尿意,向俞东明提出去方便,随后起身走进洗手间。在卫生间里,她忽然听见门外两个服务员在说话。

    “刚才那个女的是不是陆兮非老婆?”

    “好像是的。我看着像。以前他们来过几次有印象。”

    “这女的今天也带一个男的来吃饭。上次陆兮非也带一个女的吃饭。这两口子不会离婚了吧?各自都找了对象?”

    “有可能。现在离婚的人太多。不过还是小声点,被她听见万一不是就尴尬了。也有可能都是带朋友过来。”

    “一男一女吃饭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我看陆兮非对那女的就有些暧昧。”

    “我还觉得这个男的对陆兮非老婆有点意思呢。”

    两人洗完手后便离开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桓少君从卫生间里出来,心里也充满问号,陆兮非什么时候带女孩子来这里吃饭,怎么没有告诉我?他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我,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对劲?

    桓少君带着狐疑回到座位,和俞东明又聊了一会儿。她见吃的差不多,该去买单了。正准备买单时,可赵静告诉她,俞东明已经买好了。

    桓少君感觉很惭愧,假意嗔怪俞东明:“说好了我买单,怎么你去买了?是不是我刚才去卫生间的时候买的?”

    俞东明笑着说,“怎么好意思让你买单呢。刚才你还说家里经济压力大,我再让你破费也太不够义气了,这不是给你又增加负担吗?”

    俞东明这么一说,桓少君心想坏了,看来酒真是喝多了,怎么啥都告诉他,现在尴尬了吧?

    “吃饭的钱还是请得起,一会儿我把钱转给你。”桓少君不好意思地说道。

    “别见外了。就一顿饭钱,又不多,来日方长,这顿我请,下次你请。”

    听到俞东明这么说,桓少君内心还有些感动。俞东明这人看上去大大咧咧,没想到内心却如此细腻,很懂得照顾人,对他又平添几分好感。

    “那行吧,下次一定要让我请,咱们说定了。”桓少君诚恳地说道。

    “好好好,下次你请”。

    两人结束晚餐准备离开。离开前,桓少君逮着机会偷偷地问赵静,“陆兮非之前是不是来过店里吃饭?”

    赵静着实感到意外,桓少君怎么会知道?赵静心想坏了,看来陆兮非与那姑娘吃饭,桓少君真的不知情。

    可是她又无法撒谎,就对她说:“兮非哥前段时间确实来这里吃饭,说是遇见好久不见的同学。”

    桓少君又追问他们是哪一天来吃饭的?

    赵静谎称记不清楚了,已经一个多月了,她太忙,没怎么放心上。

    桓少君便不再追问,心想,回去问问陆兮非看看是怎么回事。但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以前有什么事他都会告诉我。

    和赵静告别后,他们便离开了餐厅。两人分开前,桓少君将钱塞给俞东明,但他就是不肯收下。俞东明很诚恳地说道,不是因为钱才帮助她,而是因为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坚强、美丽善良的女孩子,被她的执着精神所感动,才会想尽办法去帮助她。如果现在收了红包,有违自己的本意和初衷。

    桓少君听到他的真心话,满满的感动。在陆兮非那里,她总是被指责,怪她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而俞东明不一样,对她总是肯定。她似乎也听出一些弦外之音,但是她不允许自己往那方面想,她害怕关系一旦变复杂,后面就再也没有勇气去见俞东明,所以她选择装糊涂。

    俞东明最后还是没有收下红包,让她自己留下,补贴家用。桓少君见他坚持,几次推搡来回以后,也就作罢。俞东明说要送她回去,桓少君告诉他,自己住的地方实在太远,来回不方便,就不劳烦他了。俞东明知道她家地址后,也觉得确实不方便,便顺了她的意,帮她打了辆车。

    赵静见桓少君离开后,便赶紧电话联系陆兮非,告诉他今天桓少君和一个男人来店里吃饭,桓少君向自己问起那天他是否和一个姑娘来吃饭,因担心他们两口子产生误会,所以提前告诉他,让他心里有个准备,别到时闹矛盾。

    接到赵静的电话后陆兮非吓了一跳。没想到桓少君居然这么巧也去这家餐厅,还得知他与陈雨薇约会的消息。他脑袋里飞快地旋转,终于让他想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桓少君到家后,竟然没有提起陆兮非和陈雨薇吃饭的事情,这反而让他内心极其忐忑。桓少君很兴奋地告诉陆兮非,今天呈批件终于提交上去了,多亏俞东明的帮忙。晚上请俞东明吃饭,本来她要付账却被俞东明抢先付了,还挺不好意思的。当时她以为自己要买单时都有些紧张,这个俞东明,点了一瓶红酒就花了3888元,今天这一顿晚餐至少花费5000元。

    听到这个价格,陆兮非也很吃惊,看来俞东明平时没少捞油水,一顿饭钱就花费5000元,实在太奢侈。桓少君将俞东明的一些家庭情况和工作情况告诉了他,陆兮非作为一个听众,耐心地听桓少君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说话。

    她对未来非常憧憬,谈道,“这次有了俞东明的帮助,产品十有八九能进去,到时咱家就有钱了,再也不用担心还债和嘟嘟的辅导班钱了”。

    陆兮非见她如此高兴,心想,“她应该没有把自己和陈雨薇吃饭的事情放在心上吧。”

    可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刚才还在乐观地估计着,桓少君却冷不丁地来一句:“听赵静说你前些天也带人去店里吃饭了?怎么没有告诉我,是谁啊?”,吓了陆兮非一跳。

    陆兮非早已想好了谎言,镇静地说道,“就是我的大学同学顾梦啊。你忘记了?你见过她一次。就是特别喜欢讲荤段子的那位。前几天她从杭州过来出差,约我一起见面,好几年没见,便带她去那里吃饭。”

    陆兮非说的顾梦,她确实见过。听陆兮非说,这个女孩子在大学期间就喜欢讲荤段子。大学时,还向男生借黄色光盘,还说男女平等,凭什么男人能看,女人就不能看?女人也要大大方方地看。她一点也不避讳这些事,甚至还告诉陆兮非她父母的X事。她说父母那方面不和谐,母亲常向她抱怨。当时听到顾梦的佚事,桓少君雷的外焦里嫩,心想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奇葩女子。顾梦的这种随性性格,倒是很容易与男孩子打成一片。但顾梦其实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只是耍耍嘴皮子,其实她对感情可认真了,大学也只谈了一个男朋友,毕业后就与男朋友结婚了。

    听见陆兮非说与顾梦一起吃饭,桓少君心里就放心了。

    “可是,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桓少君疑惑地问道。

    “那天回来很晚,你又睡了,就忘记告诉你了。”

    桓少君本来就大大咧咧,见陆兮非不像说谎的样子,便相信了他。

    陆兮非却感觉手心冒汗,后背发凉。

    总算是逃过一劫,好险。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