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日本漫画大全之逃不掉的电车 - 一见到学长就湿透透了
    桓少君告诉闺蜜杨珊珊,陆兮非已经和西和医院医务处主任俞东明打好招呼,他已同意帮忙。杨珊珊听后很高兴,她没想到桓少君的老公真有这样的能量。因此她让桓少君趁热打铁,赶紧带上产品介绍亲自去会会俞东明。并告诉桓少君,如果这个产品真能放进去,就等着躺着收钱吧,以后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到处跑市场,看医生脸色。

    桓少君听后激动不已,充满工作激情。

    随后,杨珊珊对桓少君进行了产品培训,桓少君也很努力地学习,她深知给别人介绍产品前自己首先必须学好。经过几天的培训后,桓少君觉得自己已经出师,便让陆兮非约俞东明。俞东明接到电话后很爽快地答应,桓少君按照约定时间上门拜访。

    这一天,桓少君特意精心打扮。她知道今天要见的是陆兮非的朋友,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能给老公丢脸。所以她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件时尚质感衣服拿出来挑选,最后选中一套职业装,那是之前为了找工作购买的职业装,穿上去显得干练又专业,而且这套衣服也凸显出她的好身材。走在路上,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甚至有人对她吹口哨,满足了她的虚荣心,自己也变得自信起来。

    来到俞东明的办公室,才发现比约定的时间早来半个小时。她想既然来了,便直接敲门,声称是陆兮非的爱人,已经和他约好。俞东明此时还在睡午觉,没想到桓少君这么早就过来了,内心还有些不悦。他没好气地让桓少君在会客室稍等一会儿,自己在里屋整理好后就出来。

    听到俞东明严肃的语气,桓少君感觉有些紧张。她心想自己太唐突了,提前到了也不等一会儿便直接敲门打扰对方休息。想到自己要第一次进行产品介绍,总觉得不够自信,所以又拿出产品手册默默地复习起来。此时俞东明已经整理好出来,但桓少君过于专注,居然没有发现俞东明已站在门口。

    俞东明见她如此专注,没有去打扰她,而是在门口偷偷地观察她。他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五官标致,眉毛细长,明眸善眉,具有时下颇为追崇的鹰钩鼻,嘴唇厚却性感,脸上皮肤细腻光滑,一身职业装很是性感。眼前的美女让俞东明眼前一亮,刚才不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短暂地观察后,为避免尴尬,他假意咳嗽,桓少君这才发现了俞东明。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俞东明首先说了话:“你是陆兮非的爱人吧?我是俞东明。”

    桓少君也开始注意到眼前的俞东明,他一身白大褂,目测身高一米七八,比陆兮非稍矮一些,年龄比陆兮非稍长,但长得很有精神,说话急,声音洪亮,很有气场,一看就是精明干练的男人。人家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俞东明绝对属于男人中一朵盛开的花,事业有成,身材保持不错,典型的成功人士,是时下小姑娘最喜欢的大叔类型。

    桓少君也笑着回应道,“俞主任好。今天冒昧地过来拜访,打扰您休息了。”

    俞东明这才发现,站起来的桓少君身材更好,前凸后翘,身材丰满,不胖也不瘦,肌肤看起来弹性十足,声音非常温柔,绝对是男人喜欢的极品性感女人,他一下子被这个女人吸引,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像俞东明这样的成功人士,什么都不缺,对女色便有了更多的追求。他和老婆的婚姻关系很糟糕,老婆是临床医生,两人工作异常繁忙,聚少离多。他作为医务部主任,经常要处理很多棘手的事情,回家后很容易将工作的情绪带到家里,再加上本身有些大男子主义,工作不顺心时难免给老婆脸色看,他老婆哪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她本来就学历高、收入高,自己又不依附于他,凭什么要对他委曲求全,所以两人经常吵架。但为了孩子,谁也不肯提离婚,就这样凑合着过日子。由于夫妻关系不和,他时常感觉孤独,很想找个情人。医院有很多美女护士,也不乏有人对他献殷勤,但考虑到在自家单位出现这样的事情,万一被发现可能身败名裂,直接影响他的仕途。毕竟自己是行政领导,而不是临床技术型领导。

    事实上,在医院临床科主任以及医生包养情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大家也见怪不怪。临床科主任和医生有自己的专业技术优势,出现桃色新闻不一定能影响到他们的事业。他们凭借过硬的专业技术,在哪个医院都很抢手。一个大牛临床科主任,即使品行不端,医院也不会轻易将其离职。因为一旦离职,他所在的专科医疗技术水平将有可能出现整体下滑,这会严重影响医院的品牌价值。医院的品牌价值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这些专家教授带动起来,很多病人都是冲着这些大专家来看病。因此,出现这样的丑闻,医院也不敢轻易解聘他,顶多形式上教育和批评。事实上,西和医院的一些临床科室主任,确实存在包养护士情人的现象,甚至与医药代表不清不楚。

    西和医院曾经出现过特大丑闻,天元市医疗行业圈内人尽皆知。一个医药代表的母亲曾大闹医院,向院长投诉自己的女儿怀孕,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逼着院长召集与她女儿发生过关系的科主任及医生全部做亲子鉴定。经最后鉴定,孩子是心内科主任的。心内科主任在铁的事实面前,承认苟且之事,也同意接受处分,并承担相应的责任。最后医药代表母子被包养,并给母子在天元市买房,每月定期支付上万元生活费。但是这些钱对一个临床科主任而言根本不成问题,他们年薪上百万,还不包括其他灰色收入。这成为西和医院最大的丑闻,也成为行业内的笑柄。

    俞东明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出现这样的丑闻的后果,很可能直接葬送前程,因此他一直不敢去触碰这条红线。但深处这样的环境,他难免胡思乱想,内心极度渴望有个情人来滋润他的生活。直到他遇见桓少君,心中的邪念又再一次被唤醒。

    俞东明笑着对桓少君说:“你坐,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桓少君坐在俞东明的左侧。她简单地说明自己的来意,俞东明笑着回应告诉她陆兮非已经向自己说起过,一直也在思考如何来帮助她。桓少君连忙感谢,告诉他自己准备向他作个产品介绍。这要是在以前,俞东明肯定直接拒绝,他哪有耐心和功夫听这些。但今天面对桓少君这样的性感美女,心里也想与她多处一会儿,便示意她继续。

    桓少君将这几天所学的内容向他全面展开介绍。俞东明其实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桓少君,他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很性感,越看越有女人味。俞东明早已心猿意马,感觉口干舌燥,他的身体出现本能的反应,他佯装起身倒茶,以缓解尴尬。倒好茶以后,他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并给桓少君也递上一杯茶。桓少君并没有发现俞东明的异样,接过茶后,说了声谢谢,继续滔滔不绝地介绍。

    过了好一会儿,桓少君终于介绍完了。俞东明假装听的很认真,说道:“你讲的很好,我也听出了个大概。但你也知道,一个产品要想进入医院,并不容易,还有很多程序要走。”

    “这个我明白。所以今天过来想咨询您,该怎么操作比较好。”桓少君诚恳地说道,她的两只大眼睛盯着俞东明,从她的眼神里,他看出来她对成功的渴望。

    “流程估计你应该很清楚。听陆主任提起过,你做这行已经很多年,所以应该不用我具体介绍。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让骨科主任给你打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

    “是的。但是临床骨科主任我不是很熟。”桓少君眉头紧锁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来给他打电话。”

    说完,俞东明直接拨打临床骨科主任周志华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俞东明先是和周志华假意寒暄,随后便直入主题。他说自己的亲表妹有一个骨膜产品想进入医院,请他帮帮忙。

    周志华面有难色地说道,骨科已经有类似的产品,要想进来可能会有不小的阻拦。俞东明让周志华不用担心后面的流程,后面自己想办法搞定,但是首先得请他帮忙提交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周志华见他如此坚持,碍于情面,便应承了下来。俞东明告诉他最近表妹就会过来找他当面做个产品介绍,周志华同意了,让她到时直接到他的办公室。之后两人又客气一番便挂断了电话。

    俞东明与周志华的通话,桓少君全程在旁边听着,对他说话的艺术和能力由衷地佩服,这个男人情商及口才极高,令人刮目相看。

    “你刚才也听见了,一个产品进来有很大的难度,没那么好操作。尽管我是医务部主任,但这些临床科主任都是大牌专家教授,不一定给我情面。好在周主任最终答应,至少先跨出第一步。”俞东明说道。

    “太感谢您了。一来就给您添麻烦了。”桓少君感激地说道。

    “没事,陆主任是我兄弟,他交待的事情一定要尽心尽力帮忙。再说,能为这么漂亮的姑娘服务也是我的荣幸。”

    桓少君被他这么一夸还有些不好意思,以她多年在职场上的经验,她隐隐约约觉得俞东明似乎有意向她示好,但她又不确定,心想也有可能是对方恭维自己。

    “你去找周志华的时候,提前告诉我,我和他通个气。”俞东明接着说道。

    “好的。我明白了。还有一个问题,咱们医院最近一次的药事会和招标会什么时候召开?”

    “目前还不确定。你也知道最近公立医院和事业单位改革,很多事情都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以前一个产品进入医院很容易,科主任打呈批件,院长点头同意就行。而现在要召开招标会和药事会才能进来。所以政策一直在变化。我担心以后流程还会改变,你的产品要进来的话,趁政策没有变化之前,越快越好。但是我们医院还有一个情况,6月份医院准备领导换届,有可能现任院长退位前召开这个会议,毕竟在位期间拿了不少人的好处,欠了一堆的人情。但也有可能他觉得自己反正要退位,人情什么的也不顾了,把之前的烂摊子丢给新院长,由新院长组织召开这个会议。这样现任院长能把人情推的一干二净,别人也不会有任何意见。所以主要还是看现任院长的态度。”

    “我明白了,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搞定骨科主任周志华。后面的事情到时还得麻烦您。”

    “嗯,没关系,还是那句话,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俞东明故意不提陆兮非,他想拉近和桓少君的关系。

    桓少君当然没有听出他的潜台词,还只是单纯地认为俞东明的帮助是因为陆兮非的缘故。

    “谢谢俞主任。您放心,这边需要我表示的,我都会做好。”这是他们之间的行话,俞东明当然知道她所指什么。

    “嗯,到时你自己去办好了。”

    俞东明暗示她自己已经明白。在这个社会,求人办事不花钱表示,即使两人再有交情,事情也不一定能办成。

    经过初次接触,桓少君觉得俞东明这人比想象中的好,对她的事情也很上心,来之前她还挺忐忑,见面后没想到俞东明如此的豪爽,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桓少君见事情谈的差不多,便准备起身向俞东明告别。

    在告别之前,她早已有做好准备,拿出杨珊珊之前给她一万元钱准备打点俞东明。桓少君当时还不太理解,问杨珊珊,“第一次见面给钱会不会不妥?”

    杨珊珊笑了笑,说道“这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拿了钱自然就会有心理压力,以后办起事来就方便多了。”

    桓少君觉得她说的不无道理,但又有些担心,万一对方以后狮子大开口,事情没办成还搭上一笔钱。

    “你不担心他以后狮子大开口,每次都索要红包吗”,桓少君问道。

    “他要是真敢收,我们就敢给。那他非得把这件事办成不可,否则我们一直盯着他,他受不了这压力的。这就叫人心。”

    桓少君对杨珊珊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她的产品能进入医院,她太懂人心,太懂这个社会的潜规则,活该她发财。

    当桓少君拿出信封向他走来,俞东明瞬间就明白她的意图。他拒绝了,并告诉她,陆兮非是自家兄弟,他一定会帮忙。如果收下无法向陆兮非交待。再说现在事情还没有办成,让她不要见外。

    桓少君见俞东明执意不肯收,加上医院人多口杂,只能就此作罢。但她还是向俞东明承诺,事情办成后一定要向他表示感谢。俞东明笑着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谈妥后,桓少君便准备离开,俞东明想起后面还有其他工作便不再挽留,同意了她的离开,两人很默契地向办公室门外走去。他一直将她送出医院后才回到办公室。

    桓少君走后,俞东明心里却一直惦记,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性感漂亮了。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可是怎么才能得到她呢?他笑了笑,来日方长。

    离开西和医院后,桓少君兴奋地打电话告诉杨珊珊,与俞东明见面非常顺利,已和骨科主任周志华打过招呼,对方已经同意打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她还提到俞东明承诺后续也将提供帮助,遗憾的是他并未收下那一万块钱好处费。

    听到消息,杨珊珊也很高兴。但是以她的直觉,心想事情远没有桓少君想的那么简单。一个产品进入医院,牵扯太多人的利益,不是某个领导就能够完全左右,况且俞东明并未收下钱,说明他自己也没把握能办成,所以她并不像桓少君那样乐观。

    杨珊珊恭喜桓少君出师顺利,并提出那笔钱先留在她那里,下次找周志华的时候还会再给她一些。桓少君同意了她的提议,并提到拜访周志华的时候再与她商量。

    结束与杨珊珊的通话后,桓少君又兴奋地打电话给陆兮非,告诉他自己与俞东明的见面情况。她还兴奋地将这一切的功劳都归功于陆兮非,说要不是他也不能搭上俞东明这条线。陆兮非见她如此开心,恭维主要功劳是她自己,产品介绍得好才得到俞东明的认可,哄得桓少君开开心心的。

    她哪里知道,此时的陆兮非和陈雨薇正在微信里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呢。

    陆兮非最近一直为赵如兰的项目焦虑。这段时间,他收集文献、查看文献,努力撰写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他经常回家很晚,原因一是办公室安静,工作不会受家人打扰。二是他喜欢待在办公室,这样可以和陈雨薇肆无忌惮地联系。在家里,为了安全他们必须切断联系。所以他有意在办公室多停留,争取更多的时间与陈雨薇相处。他和陈雨薇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总能从早聊到晚。桓少君倒没有怀疑,只是抱怨陆兮非最近工作太忙,连陪她的时间也没有。

    陆兮非和天舒最近走的也特别近,由于项目的原因,他们俩经常要讨论预算内容,两人在彼此的相处中,不断增进感情,天舒对陆兮非的爱意越发浓厚。

    这一天,他们讨论到很晚。天舒回家方向与陆兮非一致,所以两人相约一起坐地铁回家。因为实在太晚,陆兮非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坚持先送她回家后自己再回去,天舒当然很高兴这样的安排。两人在地铁里谈论着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不知不觉很快就到达天舒家附近的地铁站台。

    下了地铁,在护送她回家的途中,突然一个男人拿着一束花向他们冲过来,醉醺醺地对天舒说:“天舒,我不能没有你,咱们复合吧,好吗?”

    天舒推开了男人送的花,吼道:“谁让你来的。我们不可能了!”

    天舒的吼声把陆兮非吓一跳,他从未看见如此发脾气的天舒,在他眼里,天舒总是一副邻家妹妹的形象,说话轻声细语。见这情形,陆兮非已猜到八九不离十,这男人应该是她前男友。

    男人不依不饶,对天舒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我们以前那么好,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可是已经这么多天了,咱们不闹别扭了行吗?”

    “我不是闹情绪,我这次是认真的。你除了游戏还是游戏。你说说,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你什么时候改过?你说像这样的道歉多少次了?你改过吗?你先是答应好了,没过多长时间,又回到从前。你不会改了。你会舍得删游戏吗?你不会的!”天舒哭着说道。

    男人痛苦地喊道:“游戏和你为什么一定要做选择呢?!男人玩点游戏怎么了?我又没有去找其他女人,为什么非要我做选择!”

    “我没有让你做选择。你还是不懂我。就这样吧。我们已经分手,回不到从前了!”天舒哭着喊道。

    “你骗我,你还爱我,你不会与我分手的,你一定还在生气!”

    “怎么和你就说不明白,咱俩没法沟通,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不爱你了!”

    “难道你有爱的人?是谁?是不是他?!”男人指着陆兮非质问天舒。

    “是,我爱上他了。现在你满意了吗?”天舒吼道。

    陆兮非看见天舒指着自己非常尴尬,他没想到天舒会拿自己当挡箭牌,正想和这个男人解释。

    天舒突然跑过来,直接将嘴凑过来与陆兮非吻上,陆兮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吓得不知所措,任由天舒的嘴唇紧贴着他的嘴唇。男人怔住了,他没想到天舒真的移情别恋,还当着他的面与这个男人接吻。

    天舒松开嘴唇,对男人说:“你现在相信了吗?我爱上他了,我们现在在交往。”

    说完用手拉着陆兮非的胳膊就往前走。陆兮非此时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任由天舒拖着走。

    男人痛苦地跪下来,双手捶打在地上,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但他内心非常清楚,这一刻他真的丢了天舒。

    天舒也没想到男友会如此痛苦,她佯装熟视无睹,为了以后的幸福,她必须狠下心来,拉着陆兮非的手继续往前走。男人这次真绝望了没有跟来,天舒终于松了一口气。

    到了转角处,天舒见四周没人,情绪也在那一刻崩溃,嚎啕大哭。哭了好一会儿,对着陆兮非说道:“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陆兮非见这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心疼地说道“没有。你做的对,既然要分手,就要下狠心,不能拖泥带水。否则后面更痛苦。”

    陆兮非的话说到天舒的心坎里,她哭得更厉害了,陆兮非拿出纸巾递给她,天舒直接将他抱住,在他肩膀上哭泣。陆兮非没有挣脱,知道此时是她最脆弱的时候,便任由她抱着。她哭了很久,松开陆兮非,可能是过于悲伤,双腿已经没有力气,便蹲在地上。陆兮非见状,便也陪着她一起蹲着。

    天舒悲伤地说道:“我也不想7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可是,在他身上我真的看不到未来。”

    陆兮非说“我懂你,你也不想分手,但是不分手更痛苦。”

    她蹲在地上又哭了好一会儿,情绪终于慢慢地平复过来,对陆兮非说,“我没事了。今天真对不起。谎称你是我男朋友。”

    “没关系,别放在心上。最要紧的是你没事就好。”陆兮非安慰她说道。

    “嗯,我没事了,你回去吧,我沿着前面一直走就到家了。”

    “没关系,我送你到家后再走,不差这几分钟。”

    陆兮非心想还是把她送回家再走吧,她情绪不稳定,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麻烦了。

    “那好吧,谢谢领导。”

    将天舒送到家后,陆兮非这才放心地走了。此时的天舒却久久不能平复心情。尽管前男友有千般不好,但真的和他分手内心还是涌现出一股极其悲伤的情绪,也许是潜意识里知道一种习惯即将改变,身体本能地做出的应激反应。她又想起刚才冲动地亲吻陆兮非,尽管是作秀给前男友看,但她知道这是自己心里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爱上了陆兮非,爱的莫名其妙,没有理由。她心里更清楚,陆兮非并不爱她,他已经有了婚姻、孩子,他们俩没有未来。

    她笑自己真傻,从一个不能给自己未来的人逃出来,又爱上了另外一个不能给她未来的人。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不然的话,为什么与他相吻的画面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在回家的路上,陆兮非把天舒和男友分手的场景告诉陈雨薇,陈雨薇感叹道,男女之情真的很复杂。有时女人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都满足的时候又会出现新的欲望。其实天舒的男朋友也没有什么缺点,就是爱打游戏,他爱打游戏就让他打呗,总比他在外面吃喝嫖赌强。陆兮非很赞同她的观点。

    陈雨薇还说,女人每一个阶段对待爱情和婚姻的想法都不一样。年轻的时候,喜欢高高帅帅、浪漫的男生。等到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的时候,喜欢经济条件好、能给自己稳定物质生活条件的男人。年纪再大一些,物质条件什么都有了,就想要一个能照顾人、帮助她处理各种事情的男人。年纪再长一点,就喜欢能够经常陪伴她,懂她、理解她的男人。可是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任何时候都能满足女人所有幻想的男人。

    听完后,陆兮非对陈雨薇的成熟理性颇感惊叹。这个女人太过成熟理性,对人性的了解实在过于深邃,才会如此的明达事理。这样的女人可怕又可怜,因为她太懂人性,在她面前你就像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毫无保留,你的小心思和套路她都懂,这是最令人恐怖的。正因为如此,她对生活便没有了期待,生活变成了一滩死水,泛不起任何涟漪。这也许就是陈雨薇忧郁气质的根源吧。

    陈雨薇也向他聊起闺蜜丹丹的事情。丹丹最近也遇到心烦事,让自己帮她参谋。丹丹和男朋友异地分居,男朋友不在天元市。男朋友原来是陈雨薇和丹丹的同事,后来因为编辑错误,将领导人的名字写错而他又没有及时发现,杂志出版后,在社会上造成非常不好的负面影响,因此受到单位处分。在这样的单位受处分后就很难再有发展前途,所以他便离职了。离职后,父母通过关系给他在无锡老家安排了一份事业单位工作。自此,他就一直待在无锡生活。

    丹丹性格上有缺陷,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控制欲极强,这与她童年的经历有关。在她小的时候,父亲出轨被母亲发现,母亲带着小丹丹到小三家理论,还和小三扭打在一起,给童年的丹丹造成很深的心理阴影。

    所以长大后,她对男人特别缺乏安全感,对男朋友控制欲极强。她在男朋友手机里安装窃听器,对男朋友进行实时监控。她喜欢查看男朋友的手机,经常为了男朋友和其他女生联系吃醋吵架。丹丹长的很漂亮,以前也谈过不少,但那些男的都受不了她而分手,就这个男朋友一直包容她,让她很有安全感。然而,男朋友的身体有问题,他患有严重的HPV(HPV也称人**瘤病毒,与不洁的X生活有关)并传染给了丹丹。丹丹告诉陈雨薇,之前男朋友有***的前科,所以才会传染上这种疾病。但自从认识她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因此,她不介意他的疾病和过往,依然选择和他在一起,足以看出他们俩的感情有多好。

    两人异地分居后,感情本来就很艰难,丹丹的父母还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更是雪上加霜。丹丹的父母之所以极力反对,是因为他们千辛万苦将她从温州带出来并在天元市安居。他们觉得天元市各方面条件都好,有利于丹丹的成长,也期望她嫁给本地人过上幸福的生活。没想到丹丹却说要嫁往外地,一想到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因此爸妈死活不同意他们俩的婚事。丹丹也劝男朋友不要待在无锡,回到天元市,可是男朋友却不愿意,说父母好不容易托关系才得到这个事业单位的正式编制,况且无锡市经济也不错,离天元市又近,在这里生活非常滋润。再说天元市房价那么高,举全家之力也不一定能买的起。就算买的起,也要勒紧裤腰带生活。还有,天元市人才济济,竞争压力大,肯定经常加班,工作太辛苦,说什么也不肯回来,反而劝她嫁过去。她左右为难,夹在双方之间,劝谁都不妥协。随着她的年龄越来越大,父母也着急,开始安排她相亲。她现在有些犹豫,所以来咨询陈雨薇该怎么办。

    陆兮非听完后非常吃惊,这是什么价值观,已经有男朋友还去相亲。陈雨薇笑着说,她同样不解。她说,现在的年轻人对待爱情和婚姻和我们不太一样,他们似乎更自我一些,更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手。不像以前老一辈相互迁就,相互磨合。现在年轻人闪婚很普遍,离婚也容易,社会对离婚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强。陈雨薇说丹丹其实心里早已有答案,只是希望获得她的支持。因为丹丹曾对她说过,如果确实遇到比男朋友更好的男人,就和男友分手,和这个男人结婚。

    陆兮非直呼毁三观,难道她和男朋友的感情是假的吗?遇到更好的就放弃,他们的感情难道就如此经不起考验吗?实在令人难以理解。陈雨薇笑着说,时代在变,我们不能固守传统,也许年轻人还觉得很正常,所以也别为年轻人操心了。陆兮非说那倒也是。他还说,其实丹丹和男朋友都不应该结婚,两人都患有HPV,这种病很难医治,说不定还会遗传给下一代,毁了下一代。即使两人不在一起,没有医治好之前,都不应该相亲认识其他人,这种病会通过性传播传染给对方而毁了他的人生。陈雨薇很赞同陆兮非的观点,但她说自己不好劝丹丹,毕竟说出来有歧视的嫌疑,容易伤了丹丹的自尊心。陆兮非也表示,他人的生活就随他们去吧,自己的人生都操心不过来。

    两人就这样聊了一路,不知不觉陆兮非已到家门口。陆兮非只能依依不舍地结束和陈雨薇的聊天,回到现实。

    之后生活开始平淡,而这才是生活的真谛。哪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和儿女情长,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

    桓少君为了将骨膜产品早点进入医院,多次找骨科主任周志华打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可周志华却以各种理由躲开她,有时借口在手术,有时借口在出差,有时借口外出讲学,反正就是见不到人。偏偏这时俞东明又外出执行任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回来。后来桓少君才知道,俞东明带队去西部城市挂职。由于国家鼓励发达城市大医院与不发达城市医院传帮带政策,目的是利用大医院的优势资源对不发达城市医院进行指导和扶持,提高他们的医疗技术水平,缓解医疗资源不平衡导致的医疗紧张现象。俞东明告诉桓少君他大概出去一个月左右时间,回来后再陪她去找周志华,一定把临床需求申请呈批件落实下来。

    自从天舒与前男友分手以后,和陆兮非继续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陆兮非也有所感觉,对她其实也有好感。天舒本就是美女,哪个男人不爱美女,但考虑到同事关系,并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是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工作上和生活上倒是颇有默契。这种关系进可攻,退可守,关键时刻可转手。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舒对陆兮非的爱却越来越深。天舒会心甘情愿地为陆兮非处理很多事情。工作上处处帮助陆兮非,帮他处理报销工作,为他虚开**套现。生活上,会在他异常繁忙的时候给他订好快餐,或为他带上一杯奶茶。她俨然成为陆兮非的小秘书,让陆兮非处处感觉温暖。

    何欢还是像往常一样给赵如兰开车,所里的同事经常向他打听赵如兰的行踪,因为他是最了解赵如兰行程的人。如果何欢说赵如兰出差在外,大家就会变得很随意,整个所里的气氛也会从严肃压抑变得异常活跃,大家没有了压力,工作也变得轻松起来,有人迟到早退,有人甚至旷班出去happy享受自由时光。

    邱萌依然很八卦,她告诉大家,何欢现在与那个离婚的女人发展得还不错,两人甚至已经开始约会。这对何欢来说,实在是太不容易。以前大家都认为他是榆木疙瘩,根本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更不会主动和女孩子约会。陆兮非笑着说何欢终于长大变成男人了,懂得谈恋爱了。邱萌还八卦说朱正义做医疗器械生意发大财了,最近换了辆车开上了保时捷。她有时也八卦其他各种小道消息,比如哪个领导养情妇找小三了。大家都特别爱听她八卦。生活有时太过压抑,需要这样的八卦新闻来调剂生活,释放压力。

    李玉山依然在为孙女的小升初发愁,四处托人找关系,想办法与民办兰欣初中扯上关系,争取将孙女送入这所名校。

    丁若还是不爱说话,任劳任怨地为赵如兰工作。但他还是那个被赵如兰骂得最多最惨的人,大家都为他心疼。一个懦弱不懂得拒绝的人,生活总是很辛苦。因为大家都以为他脾气好,骂也无所谓,殊不知,这样进一步恶化他对生活的向往,变得更加的自卑。丁若最近很着急,他马上就要毕业了,但因为一直为赵如兰工作,根本没有时间撰写自己的毕业论文。学校通知下个月论文答辩,他的毕业论文还没有完成。他弱弱地向赵如兰提起自己即将毕业,学校已经催他尽快上交论文。赵如兰这才答应,只要这个项目结束,就停止他手头上的所有项目,专心撰写毕业论文,准备答辩。听到赵如兰的承诺,丁若才放下心中的焦虑,心想再咬紧牙关,这个项目结束后就可以专心准备毕业了。

    贾亦真和墨涵两人进展飞快,关系也变得异常亲密。墨涵经常会去贾亦真宿舍共度良宵。两人亲密到无时无刻不想着对方。贾亦真经常会为今天午餐吃什么给墨涵打电话,或者一有什么动态也会急忙拍照或打电话分享给对方,两人亲亲我我,羡煞旁人。陆兮非对贾亦真说,“真羡慕你们俩,这才是恋人们最美好的样子。我和桓少君已经是老夫老妻,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陆兮非把他们俩如胶似漆的关系告诉陈雨薇。陈雨薇笑着说,“不用羡慕他们,咱俩的关系不也是如此吗?”

    陆兮非这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早已陷入恋爱状态,而这种恋爱的感觉,已经失去很久了。

    陆兮非与陈雨薇的关系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尽管两人总说找机会再在一起,但是由于陆兮非工作异常繁忙,加上桓少君又特别粘他,每天像查岗一样不定时地给他打电话了解他的行踪,他很难有机会与陈雨薇见面。陈雨薇倒并不是特别在意,只要每天能与陆兮非保持联系就已经心满意足。女人与男人不同,女人是情感动物,对情感的需求高于生理的需求,有人关心有人陪就很知足了,生理欲望不如男人那么渴望。相反,陆兮非却非常渴望能与陈雨薇再享受鱼水之欢,但是目前这种状态自己又无力改变。因此,他与陈雨薇约定,一起设定一个目标,如果完成目标,不管任何困难,一定要再在一起。陈雨薇答应了,他们一起设定健身的目标,陈雨薇设定减肥10斤,而陆兮非则因为偏瘦设定增重10斤。

    和陈雨薇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陆兮非和桓少君两人之间的关系。自从陆兮非妈妈来了以后,桓少君不像以前那么辛苦,再加上她情商高很会哄婆婆开心,家里反而变得很和谐。陆兮非则继续扮演好老公、好爸爸,好儿子,一家其乐融融。尽管桓少君有时也抱怨他总是加班,回来很晚,即使待在家里也要工作不能陪她。但她并没有多想,以为陆兮非只是忙着赵如兰的项目。但她还是注意到陆兮非的反常,她发现陆兮非最近总是手机不离身,连上厕所、洗澡都带着。桓少君起疑也会查看他手机,但并未发现异常,所以也没往心里去,以为自己多心了。

    陆兮非很享受这样的状态,仿佛全世界的人都爱他,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快乐。但他哪里知道,这是黑夜前最后的疯狂,夕阳西下,现在有多明亮,后面就有多黑暗。

    黑夜已经来临,步步向他逼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2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