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射雕滛传黄蓉篇 - 光棍搞笑顺口溜
    开车到家已经深夜12点半。他内心很忐忑,这是他第一次偷情,第一次婚后与除桓少君之外的女人有过肌肤之亲。所以马上要到家,他异常紧张和不安。陆兮非先是检查衣服,看看身上是否有陈雨薇的头发,然后又用镜子查看脖子和脸,检查是否有唇印和口红,确认没有痕迹后才松了一口气。突然他又想起微信账单也是隐患,便又拿出手机将微信账单记录删除,又仔细检查手机没有问题后才上楼。他想起陈雨薇送的礼物,还是放在车里比较安全。但他心里依然隐隐不安,身上是否还有陈雨薇的体香呢?他朝身上闻了闻,似乎有一股香味,不知是陈雨薇的体香还是洗澡后的沐浴乳香味?这让他忐忑不安,总感觉心里不踏实,总担心有遗漏的环节。

    他小心翼翼地上楼,悄悄地打开锁。屋里黑糊糊、静悄悄的,看来桓少君、嘟嘟和妈都已经睡着。此时,他异常的紧张,担心桓少君突然走出来看见他紧张的神情,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因此他顾不上去房间里拿睡衣,径直溜进卫生间,赶紧把衣服脱了,扔进水池并将衣服打湿,随后立即冲澡。此时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现在桓少君应该不会怀疑自己身上的香味了吧。

    冲好澡后,他拿着毛巾捂着敏感部位,悄悄地迅速走进主卧。正当他在黑漆漆的房间找睡衣的时候,房灯突然亮了,着实把陆兮非吓了一跳。

    桓少君睡眼惺忪地看着陆兮非,“你回来了。怎么光着身子呢?”,桓少君哭笑不得。

    “你睡着了,怕吵醒你,所以先洗了澡,再过来拿衣服。没想到还是把你吵醒。”陆兮非镇定地说道。

    “别着凉了,赶紧穿衣服吧。”

    陆兮非穿好衣服,打开被子,躺了进去。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桓少君问道。

    “晚餐结束后俞主任又拉着一起去K歌,所以晚了一些。如果不是我说太晚该回家了,估计他还能拉我一起唱通宵。”陆兮非早已想好了说谎的言辞。

    桓少君并没有怀疑陆兮非的话,又问道:“购物卡退还给他了吗?”

    “没有,他不肯收。还多给了我一张螃蟹券。”

    “他是医务部主任,这些购物卡和食品券有的是人送,所以根本不放在眼里。实在退不了就算了。明天我拿去变现吧。”桓少君说道。

    “嗯,你拿去变现补贴家用吧。”

    “对了,我的事情你提了吗?”桓少君又问道。

    “嗯,提了。他说需要和你从长计议。你抽空去他那里一趟,和他好好说说你的事情。”

    “好的。我先和闺蜜商量一下方案再去找他。赵所长让你报销的钱去报了吗?”

    “你掉钱眼里了?还没有去报呢。**都还没有弄到。我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可是不报嘛,万一她问起来,又没法交待。我心里也很矛盾,所以就一直拖着没去报销。”

    “刚才谈到变现就又想起你上次和我说过的那笔钱。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人虚开**套现出来。第一,你的同学郑伟的钱还没有还,万一他又催你,咱们也不心慌。第二,反正这钱也不是她出,从评价工作室里的经费出,不用白不用。你不去报销,反而显得你清高,她对你反而不放心。你说是不是?”

    “我也知道。可心里总是觉得不安。”

    “我知道你胆小。但这种现象在社会中太常见了。科研人员套科研项目的经费,采购人员拿回扣,医生收红包。谁不给自己谋点好处?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这点钱,纪委还看不上呢。”

    桓少君说的倒是事实,社会风气如此。尤其是这样的人情社会,潜规则在各行各业比比皆是。再说了,赵如兰让他报销,又不是自己主动去套现,这应该不算自己的问题吧。陆兮非安慰自己。

    “好的,那我想想办法把这笔钱报销出来。”

    “嗯,想办法弄出来。”桓少君说道。

    “睡吧。”

    已经是深夜,经过一天的折腾,陆兮非早已有了睡意,想早点休息。

    “好的,晚安。”桓少君说道。

    可是,由于桓少君之前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被陆兮非突然吵醒后,一时之间很难入睡。再加上陆兮非刚洗完澡,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沐浴乳香味,香味扑鼻,她被这股香味刺激,让她心里有种冲动,她想起两人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过夫妻生活。于是,她摸向陆兮非,可是挑逗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陆兮非此时并没有睡着,也知道她的心思,但是他和陈雨薇早已掏空身体,现在筋疲力尽,哪有性致,便佯装睡着了。他假装翻身,用身体语言拒绝了桓少君。桓少君见陆兮非没有反应,似乎已经睡着,自己一个人再怎么折腾也没劲,只好作罢,自己也开始翻身睡觉。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陆兮非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餐后驾车上班。天元市的早高峰期实在太拥堵,早已经超过8点,但是他还没有到达单位。正焦虑着,天舒突然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赵如兰刚通知9点钟开会。陆兮非此时更紧张了,他必须尽快赶到,否则被赵如兰发现自己又迟到,少不了一顿臭骂。陆兮非对天舒说,尽量帮他找个借口,看这情形自己很有可能迟到。天舒让陆兮非放心,她会想办法,如果问起就说你去学校财务报账,这样就不算迟到了。

    紧赶慢赶,陆兮非终于在9点前到达单位,幸好赵如兰没有发现,虚惊一场。见陆兮非已经到达单位,天舒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同样为陆兮非感到担心。

    9点钟会议开始。陆兮非、贾亦真、天舒、程月清、丁若都已到齐。大家胆战心惊,小心翼翼。赵如兰像往常一样,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扫视着每一个人,让人不寒而栗。每个人都微微低头,眼神不敢与赵如兰对视。大家心里都很忐忑,不知道接下来赵如兰会有什么安排,又将遭受怎样的折磨。大家内心都很抵触这个项目,本来就与自己毫无瓜葛,可又碍于赵如兰的权威,实在无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承接了这个任务。

    赵如兰首先说话:“今天召集大家开个项目动员会。前段时间陆兮非出差,所以会议推迟到今天。之前也私下给大家布置任务,已经过去好几天,目前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和进展,说说看吧。”

    大家面面相觑,不敢说话,都想让其他人首先发言。见大家都不说话,陆兮非特别讨厌这样的气氛,让他很不舒服。这种氛围就像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因此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定会挺身而出。

    他首先发了言:“所长,上次给我安排任务以后,就一直在思考。目前,我已查找了相关方面的文献,也咨询了李玉山,还去西和医院做了调研,了解到他们的医疗技术转化路径和制度,并向他们拿了一些资料回来。下一步我将参考他们的资料,结合我们的项目撰写医疗技术转化的技术路线和研究内容。”

    赵如兰听后非常满意,知道陆兮非确实做了不少工作,心想在短短几天内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错。赵如兰频频点头,对陆兮非所做的项目推进工作表示赞许,让他一会儿复印资料给她也学习学习。

    贾亦真也发了言,谈及自己最近已经搜集相关方面的文献,正在拟定立项背景的提纲,已经初步有个想法,这两天会给她看一稿。

    听完贾亦真的发言,赵如兰并不是很满意,让他明天务必拿出初稿。

    贾亦真迫于压力同意了。

    程月清发言说自己已经搜集了相关方面的成果和奖励,之前有部分基础,但是近几年的成果和奖励有了更新,还需进行梳理。她将会结合此次科研任务,有针对性地撰写相关材料。

    赵如兰听完后,让程月清不仅要搜集她个人的成果和奖励,也要一并收集所有课题参与人的成果和奖励,并要将材料整理、充实和完善,形成更丰满的成果。她提到研究基础非常重要,必须让评审专家看到我们项目组的科研实力,让他们了解到咱们项目组人才团队的水平和实力。

    程月清答应接下来一定按照赵如兰的要求去收集和完善。

    轮到天舒发言。天舒说现在项目的计划书还没有出来,所以预算部分还没有开始撰写。

    赵如兰一听就火了,吼道,“你怎么做工作的?计划书没出来就不做?这不是你工作偷懒的借口!事情必须做在前面,都等其他人做好你再做,那你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思考,有多少时间可以修改完善?现在必须做好计划,把预算谋划在前,预算内容和金额都要开始思考起来”。

    天舒被赵如兰突然训斥,吓得不敢说话。

    陆兮非看了天舒一眼,她的眼圈泛红,眼泪似乎就要落下来,知道她在强忍着委屈。赵如兰可不顾及天舒的情绪变化,继续对她进行教育。她说这是天舒的工作态度没摆正,必须严厉批评,她也强调了计划的重要性。

    天舒的委屈情绪越来越明显,赵如兰依然滔滔不绝地讲她的大道理,才不管天舒的情绪变化。最后,她命令天舒预算工作尽快做起来。

    天舒低着头说好的。

    结束了对天舒的训斥以后,赵如兰又问丁若文献查找工作的进展。

    丁若此时胆战心惊,本来胆子就小,吓得说话都有些哆嗦,紧张地说道:“老板,我最近已经。。。在查文献,收集了很多文献。。。。已经查找了三四百篇。。文献。”

    老板,是研究生对导师的称呼。现在的研究生很多都管导师叫老板,把师生关系变成**裸的利益关系。

    “具体是多少篇?”赵如兰严肃地问道。

    “389篇文献。”丁若胆战心惊地小声地说道。

    “那你说说,从这些文献里有什么发现?”赵如兰严肃地说道。

    “看了很多文献,关于医疗技术转化的研究很多。。。都是从制度上进行总结,切实可行的方案和具体明晰的路径研究特别少。但是,我看到之前您有一个学生有一篇硕士论文。。。。。的题目好像和咱们现在的课题有所重复。所以我担心。。。。我们的研究会不会是重复研究?”。丁若小心地说道。

    “重复研究?!你确定吗?即使是重复研究又有什么关系?全国这么多的科研项目,就算是重复研究,谁能知道?谁能查到?现在同一个申请书申报市里的基金,然后又申报国家的项目还少吗?你操这个心干嘛?以后这种事情不要拿出来说,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行。”

    听到丁若提到重复研究,赵如兰非常不悦,提高音量严肃地说道。

    丁若被赵如兰吓得再也不敢说话。

    “你这些天把文献整理出来,写篇文献综述报告给我,争取发表一篇SCI论文。然后把收集到的文献也发给他们学习学习。另外,把你刚才提到的那篇硕士论文打印出来给我看看。”

    丁若小声地说道“好的”。

    课题组成员全部汇报完毕后,赵如兰点名表扬陆兮非,夸他工作扎实。又再一次批评天舒,说她工作不积极主动,这种工作态度必须扭转过来,大家都要引以为戒,端正工作态度。天舒被说的脸涨得通红。随后她又谈到接下来的工作大家务必重视,打起精神来,把此次项目的申报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重心都要围绕此项工作开展。赵如兰还特意提到,陆兮非和天舒要多沟通,要将项目的研究内容与天舒的预算结合起来,帮助她修改和完善,使之更加符合预算实际。

    陆兮非和天舒点头同意。

    天舒偷偷看了一眼陆兮非,她的心里稍微有些安慰。有了陆兮非的帮助,再也不用凭空想象做预算,按照陆兮非的研究内容展开预算编制肯定要相对容易的多。

    会议终于结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赵如兰让丁若留下来,其他人则退出她的办公室。刚出来,就听见赵如兰房间里的吼骂声,震耳欲聋,大家心知肚明,她肯定是为刚才丁若的多嘴而发火。

    至于为什么发火?陆兮非心想赵如兰肯定是心虚吧。

    丁若在房间里面被训斥了很长一段时间,走廊里弥漫着紧张不安的气氛。其他同事走过来问道,赵所长在对谁发火?确定是丁若后,他们都紧张地说道现在不去向领导汇报工作,避开风头,免得她心情不好一会儿自己也挨骂,然后一下子就都溜了。

    过了一会儿,丁若从赵如兰办公室出来,垂头丧气,也不与人说话,闷闷不乐地离开。

    离开赵如兰办公室后,天舒感觉很委屈,趴在办公桌上小声地抽泣。陆兮非见状后走到她身边,拿起纸巾递给她,他知道现在和她说什么安慰话也没用。唯有静静陪伴,才是最好的安慰。天舒接过陆兮非递过来的纸巾,擦拭眼角的泪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复情绪,红着眼圈对着陆兮非说:“谢谢。我真没用,工作没做好。”

    “不是你的问题,你刚来没经验,时间长了就懂得她的套路,以后就不会这样被她骂了。”陆兮非安慰道。

    “嗯。但确实是我工作没有做好。”天舒自责地说道。

    “别这么说。她就喜欢没事找茬,你做的再好她也总能挑你毛病然后痛骂你一顿。不要和她计较,你就当她说的话是个屁,放出来也就过去了。”

    天舒被他这样一说,本来还含着泪水,忍不住笑场,说道:“哪有你这样说话的。我都忍不住笑了。谢谢你,我心情好一些了。”

    “来,我给你一颗糖。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喜欢含一块糖,嘴里的甜味能让自己的心情好一些。”

    陆兮非将口袋里的糖递给了她一颗。天舒嘴里含着糖确实感觉好多了,但更多是因为有陆兮非的安慰和陪伴让她心里感觉很温暖。

    “谢谢你,我好很多了。”天舒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别想太多。”

    “嗯,我会的。”

    见天舒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陆兮非又想起昨晚桓少君提起报销的事情,心想这种事情还得找天舒,毕竟她是财务,更专业。

    于是,他对天舒说:“天舒,刚好有件事情我也想咨询你。”

    “领导别客气。你说吧。”

    “你别和其他人说。所长让我报销2万块钱。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操作。”

    看见陆兮非这么严肃和正经的表情,天舒很快就明白了。

    “你是想虚开**报销吧?这样吧,我来帮你操作。咱们评价工作室不是有对外宣传的工作吗?可以找一家图文制作公司开一个宣传制作费用的**,这样报销起来合情合理,就算是纪委来查也查不出来。”

    “这么简单?我之前还一直想该怎么操作,看来还是得问专家,自己想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有你这个专家,以后报销的事我就拜托你了。”

    陆兮非没想到这么简单,由衷地佩服天舒。被陆兮非表扬,天舒还有些不好意思,害羞地说道“好的,下次你就交给我来办吧。”

    “谢谢了。对了,这是咱们私下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陆兮非又强调了一遍,毕竟这是一件违法不合规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天舒斩钉截铁地说道。

    天舒突然觉得很开心,她感觉和陆兮非的关系更近了一步。陆兮非把这么隐私的事情告诉自己,说明没把我当外人,对我很信任。

    女孩子爱一个人时很傻很天真,只要和喜欢的人有了一些私密的联系,就容易胡思乱想,浮想联翩。

    把报销的事情交给天舒以后,陆兮非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又被赵如兰召回。原来丁若已经将那篇硕士论文打印给她。她翻阅里面的内容后,发现确实存在重复的嫌疑,所以她将这篇硕士论文交给陆兮非,并交代他参照里面的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修改,特别强调一定要注意避开重复。

    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会抄不会抄,抄的漂不漂亮。

    从赵如兰办公室出来后,他想起车钥匙还没有还给贾亦真,便又径直来到贾亦真办公室。贾亦真拿到钥匙后,故意说道“昨天玩的开心吗?”。

    陆兮非忍不住笑着说道“开心啊”。

    从贾亦真狡黠的眼神里,他知道贾亦真已经起了疑心。

    回到办公室,他又想起从早上忙到现在还没有与陈雨薇联系,心想她肯定会胡思乱想。所以又赶紧发了条信息给她。

    “今天早上开会忙到现在,现在才有空发信息给你,你上班了吗?”

    事实上,陈雨薇一直在等待他的信息,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她心里很失落,难道昨夜陆兮非得到手以后,就不再联系自己了吗?难道他是渣男吗?她就这样一直等着,时间越长,就越没有安全感、越焦虑。

    直到看见陆兮非的信息后,她心里的石头才终于放下,原来陆兮非一直在开会,难怪没空发信息给自己。收到信息后,她的心情立马就变好了,之前的焦虑也不复存在了。

    她第一时间回复。告诉陆兮非,自己已经在单位,早上还去了各个办公室串门,把从银川带来的礼物分享给身边的同事,并与他们聊起在银川的所见所闻。她提起好闺蜜丹丹向她抱怨。丹丹抱怨说这十来天中午都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没有人陪,太想念她了。直到陈雨薇把从银川带来的礼物送给她后,她才停止了抱怨。陈雨薇说丹丹是她最要好的闺蜜,一个90后,父母做生意,家境优越,但不是本地人,是浙江温州人,父母为了她的成长,想尽办法来到天元市定居。她们俩属于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陆兮非好奇地问道,“咱俩的事情你没告诉她吧?”

    陈雨薇说暂时没有。陆兮非特意嘱托她不要告诉丹丹,因为婚外恋太敏感,小心隔墙有耳。他也说道,男人出轨被发现顶多被骂渣男,但是女人被发现,就会被人千夫所指,社会对女性出轨的包容度实在太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陆兮非说的不无道理,陈雨薇也清楚这个社会对出轨女人的零容忍,所以她答应不会告诉丹丹。陆兮非千叮万嘱,其实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秘密。他的内心还是很在乎桓少君和家庭,也在乎他的工作。所以他耍了小心机,叮嘱陈雨薇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随后,陆兮非又表达了相思之苦,陈雨薇也同样回应了思念之情,可是两人心里很清楚目前这种状况无可奈何,只能通过语音和短信诉衷情。他们承诺,一定找机会再在一起。

    陆兮非问陈雨薇,“有没有觉得这样爱得很辛苦?”

    陈雨薇回复说,“没有,只要你心里有我就不觉得苦。”

    两人的感情瞬间升温。

    下午贾亦真取车时,突然发现车里的礼盒,他打开礼盒发现里面是牛皮钱包,更加坚定了对陆兮非的猜测。他怀疑陆兮非昨晚约会了某个女人,这说不定是那个女人送给他的礼物。

    随后,贾亦真来到陆兮非的办公室将礼盒还给他,并开玩笑说这是哪个女人送给你的?

    陆兮非坚持说是自己买的,但贾亦真哪里会信。但他也知道,再追问下去陆兮非也不会承认的。

    陆兮非深知与陈雨薇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诉贾亦真,毕竟婚外恋被世人所唾弃,万一泄露,有可能自己会被单位开除,甚至家破人亡。尤其像他这样的事业单位,非常看重一个人的品德。所以,陆兮非咬紧牙关,不向贾亦真透露半分,任由他猜测。事实上,陆兮非很清楚,评价工作室负责人的这个岗位很多人都惦记着,说不定有人盼着他出事好取而代之。

    将礼盒还给陆兮非以后,贾亦真又与他寒暄几句后便离开了。陆兮非拿着礼盒,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心想还是放在办公室比较安全。带回家该怎么向桓少君解释呢?

    之后的日子,陆兮非和陈雨薇就这样从早聊到晚,陈雨薇已经习惯起床就收到他的早安短信,习惯他告诉自己今天的天气和温度;晚上睡觉前,习惯了他说晚安。只要有机会,两人无时无刻不在联系,越聊越投机,越聊越觉得对方是知己,感情也在互动中不断升华。

    他们已经分不清这是否是爱,但习惯真的很可怕,两人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两人的关系超越肉体,超越物质,与其说是恋爱,不如说是灵魂契合,这种情感最令人难以忘怀。

    但陈雨薇不知道的是,这种关系也像黑洞,正在一点点吞噬她的生活,甚至吞噬她的一切。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