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感觉自己下面很黑 - 喜欢比自己大二十三岁的男人
    第二天,陆兮非像往常一样坐地铁到单位。到了单位,喝茶、看手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便溜达到贾亦真的办公室。他特意去打听贾亦真和墨涵两人昨天的相亲进展。

    见陆兮非过来,贾亦真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一早就来看我?”

    “就是过来问问你们昨天怎么样了?”

    “你走后,我们两人后来又聊了很长时间,感觉还不错。后来我送她回家。但是,你知道吗?她家居然住在唐城一品!”

    “哇靠,这么有钱!”

    听到唐城一品陆兮非也吓一跳。昨天听说她是富家女,没想到这么土豪。唐城一品在天元市是出了名的豪宅,早在2005年单价就11万一平米,当时天元市中心的房价也才1万元左右,它居然贵10倍,房价一出,轰动全国。随后陆续以13万/平米、18.9万/米创造中国豪宅的最高价。目前唐城一品房价至少30万元一平米起,而且还都是大户型,主力户型是434平米和597平米的大平层,一般家庭根本买不起,非富即贵。

    “对啊,到了她家,才知道什么是有钱人,小区大门富丽堂皇,进户门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据墨涵说,这个入户门是由德国纯手工雕花的铜门,10年前这门的价值就达20万元人民币。单单一个大门就大有来头,只可惜第一天认识,我没好意思去她家里,只是把她送到门口就走了。”

    “兄弟,你把她追到手,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唐城一品的名气太大了。我早就听说唐城一品的房子10年前就采用智能科技系统、地暖、新风系统,厨房都是意大利和德国的高端品牌。听说还是国内首个采用铝板外立面的住宅,面朝大江,是天元市风景最美的住宅小区。能在唐城一品买房的人非富即贵,你小子撞大运了,可得好好把握。”陆兮非羡慕地说道。

    “就怕对方嫌弃我家条件。虽说我家条件也不错,但是与她家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古语说,门当户对,我们这明显不属于门当户对的条件啊”,贾亦真不无担忧的说道。

    贾亦真家庭也算小康家庭,与陆兮非的家庭条件相比好太多。父亲是一家公司高管,母亲是事业单位财务,从小家庭条件优渥,但是面对天元市这样的城市,也得拿出全部积蓄才能勉强购买一套普通房产。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门当户对已经不流行,只要两人相爱,年龄、身高、连性别都不是问题。”

    “这倒也是。我俩再处处看,今晚和她约好去看电影。”贾亦真笑着说道。

    陆兮非和贾亦真又寒暄好一会儿,便回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后,他对贾亦真更加羡慕嫉妒,自己即使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他,他实在太幸运了,找个女朋友各方面条件都这么优秀。他们俩要是真在一起这辈子都不用愁,以后住别墅、开豪车,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自己再怎么奋斗又有什么用呢?

    他很是失落,又想起赵如兰布置的任务,更加心烦。他打开电脑,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他烦躁地拿起一颗糖,这是陆兮非特有的减压方式,他不喜欢抽烟也不爱喝酒,每次心里压力大的时候,总喜欢吃糖缓解压力。吃糖能让人快乐,是经过专家论证过的。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家里穷,父母不舍得给他买糖吃,看见邻居家小朋友吃糖,馋的不行。一次小朋友的棒棒糖不小心掉在地上,陆兮非偷偷捡起来冲洗干净后接着吃。因此,长大后,他对糖就有些依赖,随身都会携带几颗糖,压力大的时候就拿出糖来嚼一嚼。

    这时,李玉山回到办公室。他刚将孙女送去学校。孙女现在小学5年级,学校离他住的地方还有两条街,他每次都是骑电动车将孙女送到学校后再过来上班。这么些年来,都是李玉山照顾孙女,学习也是由他主抓,儿子和儿媳妇基本上不怎么管,他们觉得老头爱操心就让他操心。好在孙女比较争气,在他的教育下,在班级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让他感到非常欣慰。

    “李老,孙女送去学校了?”陆兮非问道。

    “是啊。现在的重心就是这孙女了。今年面临小升初,压力可大了。”李玉山皱着眉说道。

    “是啊。教育是每个家庭面前的一座大山。大家都神经紧绷。”陆兮非顺着李玉山的话说道。

    “是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教育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养自己的孩子没觉得这么辛苦,没想到现在带孙女却感觉力不从心。现在家家户户都重视教育,每个家庭都给小孩报了一堆课外辅导班,孩子们都很优秀。好的学校就那么几所,大家都要争抢上学名额,快把家长逼疯了。”

    “上学现在这么恐怖啊?过几年嘟嘟也要上小学。到现在我都没有想好安排他以后去哪上学。我们小区对口小学质量不好。咱们单位附近好的学校多。我现在也考虑以后嘟嘟上小学搬过来。对了,你准备让孙女就读哪所初中?”

    “现在也不知道。就读民办中学的话,不需要对应户口,可是竞争激烈,小孩要面试,家长也要面试。上次新闻不是说一个家庭,小孩通过面试,结果家长面试没有通过。家长痛哭流涕,自责自己拖累孩子。家庭条件不过关,上民办压力太大了。有些学校经常组织去欧美夏令营,一场下来就十几万元,没有一点家底根本顶不住。一个家长去面试,面试官问他工资多少。家长说年薪30万元,结果学校却劝他不要来了。按理来说,30万的年薪在中国已经很不低了,可是还被劝退,想想都恐怖。如果不上民办初中,就上公办初中,可是公办初中的质量不如民办,加上又需要对口小区户口,而我们对口的初中着实一般。实在不知道该让她上哪所初中。走一步算一步吧。应该会让孩子先考民办,民办如果没考上,再上公办。”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到时看看能不能找找关系。民办你中意哪所学校?”陆兮非说道。

    “民办兰欣,它是天元市最好的民办初中。民办兰欣90%的学生都能进入天元市四大名校和八大金刚(也是8所有名的高中),所以竞争异常激烈,不是特别优秀或者家境不是特别殷实的孩子根本进不去。可是为了孩子,我们准备咬咬牙争取让孩子进入这所名校。到时你也看看能不能帮忙找找关系。”李玉山说道。

    “好的。如果有渠道一定帮你问问。”陆兮非诚恳地说道。

    “你最近在忙啥?我看你这两天愁眉苦脸的?”李玉山实在不愿意去想那些烦心事,转换了话题。

    “赵所长让我帮她一起申请一个基金项目。我负责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部分,但我之前没有做过,不知道该从何开始写。”陆兮非一脸犯愁地说道。

    “题目是什么呢?”李玉山好奇地问道。

    “《医疗技术的转化实现路径研究》”

    “你不是学这个专业,也让你做啊?”

    “您还不知道吗?咱们赵所长的科研团队什么时候要求一定要专业对口。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这倒是事实,赵所长布置任务从来不看对方的专业及学历背景,只要她信任,就给他安排任务,逼着做。如果做不出来,不管什么理由,劈头盖脸一顿训斥。所以,迫于压力,接到任务以后,大家都绞尽脑汁,创造各种条件想尽办法完成。说来也奇怪,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压力,大家反而突破自己的瓶颈,不断拼搏,取得一项又一项成果。也许这就是赵如兰的过人之处,她培养人才的方法确实与众不同。

    “兮非成长了,境界提高了呀。看来这些年赵所长没白培养你。”李玉山调侃说道。

    “您就别取笑我了。我还在犯愁呢。研究内容和技术路线到底应该怎么做我完全没有思路。”陆兮非愁眉苦脸地说道。

    “你坐在这里思考肯定不行,得走出去。要想知道医疗技术的转化路径,肯定得去医院了解情况,他们不是有科研吗?科研就要转化,尤其是临床技术的转化,肯定有一套制度和方法,你去找他们要相关材料,就能够大致了解情况。你现在坐在这里凭空想象,怎么能想出来?即使想出来的东西也不切合实际,没有指导意义。”

    经李玉山这么一说,陆兮非豁然开朗。是啊,我怎么会这么傻,应该去医院调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老同志还是老同志,经验丰富,这点不得不令人佩服。

    “是啊,李老说的有道理。我是应该去联系医院,去医院现场调查了解他们的做法。”

    可是到底去哪家医院呢?陆兮非正思考着,突然想起今天晚上朱正义组织的一场聚会,不正好要和西和医院的俞东明一起吃饭吗?要不和俞东明说说,看看能不去去他们医院调查情况。

    晚上,陆兮非、朱正义、程月清、天舒还有俞东明以及他的两个下属一起相聚在顺风大酒店。何欢没有来,他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他太了解礼尚往来的道理,从不喜欢欠人情所以从来不参加。大家劝他也不来,甚至有时赵如兰命令他也不来。大家都知道他的秉性,后来就随他去了。天舒是新人,为了让新人尽快融入集体,所以陆兮非特别照顾她,有什么饭局都带上她。

    陆兮非到达时,大家已经在餐厅等着。朱正义给俞东明介绍陆兮非,俞东明立即很热情地过来握手:“久仰大名,没想到陆主任这么年轻,真是青年才俊啊”。

    俞东明热情的举动和开朗的性格让陆兮非紧张的心情很快就放松下来,这个人天生有种亲和力。

    “这是西和医院医务部的俞东明主任。”朱正义适时补充了一句。

    “俞主任好,抱歉来晚了。”陆兮非客气地回应。

    朱正义又给俞东明介绍了天舒。俞东明和程月清似乎很熟悉,俞东明还问程月清老公现在怎么样了。大家寒暄几句后便开始进入正宴时间。在朱正义的安排下,俞东明紧挨着陆兮非和朱正义坐下,西和医院的两位同事又分别挨着朱正义和陆兮非,两位同事又分别紧挨着程月清和天舒。就这样大家凑成一桌。陆兮非和程月清有过一次眼神接触,但是两人都有说不出来的复杂情感。于情,两人都不想搞的这么尴尬;于理,双方觉得自己在理,都不想在对方面前屈服。陆兮非和天舒也有过眼神接触,天舒俏皮地冲他吐舌头,陆兮非微笑地回应。

    会餐正式开始。首先是朱正义发言。

    “今天是我个人组织的一次私人聚会。大家都是以前的同事。而俞东明又是我特别要好的兄弟。为什么组织这样的聚会呢,一来,很久没有和大家一起相聚,想大家了也嘴馋了,借此机会找酒喝。二来呢,也借此让大家认识,朋友的朋友都是朋友。今天就是一场朋友聚会,大家千万别拘束,一起干杯”。

    大家举起酒杯干杯。

    紧接着俞东明拿起酒杯说话:“今天很荣幸,受朱主任的邀请参加这次聚会。所以第一杯是感谢酒,我要感谢朱主任邀请我过来,让我有幸认识大家。”俞东明一口喝完杯中酒,又接着倒满。

    “第二杯酒是友谊酒。我和朱主任是多年的朋友。现在算起来应该有10年了吧,那个时候我还是医务处的助理员。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的交情还这么深,实属难得。这一杯是为了友谊,为友谊干杯。”

    说完,俞东明又一口喝完杯中酒,继续为自己加满。

    “第三杯酒是开心酒。今天很荣幸认识评价工作室的朋友,认识陆主任。陆主任果然是青年才俊,不仅长的帅,工作能力也很强,早听说过陆主任的大名,今天见面才知道百闻不如一见。此外,还认识天舒美女,程月清美女就更不用多说了,那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两个美女的到来就像一股春风,让人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今天太开心了,喝了这一杯,不管之前认识还是不认识,从现在起就都是朋友了,陆主任同意吗?”

    陆兮非连忙回应说同意。

    “既然陆主任同意,那么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朋友了。为了表达诚意,我把壶底的酒一口喝完”。

    说完,也不顾大家的劝阻,他一口喝完。三杯酒下来加上分酒器里的一壶酒,这一口气下来至少也得3两白酒。

    陆兮非震惊了。俞东明这人确实不简单。一上来就喝这么多酒,实在太过霸气豪爽。俗话说,酒品见人品。通过喝酒,反映这人不做作、不扭捏、自信有口才、有魄力,这种人事业上通常都很有成就。这酒喝下来足以体现了俞东明的诚意。陆兮非对他刮目相看。

    俞东明喝完以后,他们又让陆兮非说两句。盛情难却,陆兮非无奈只好发言。

    “今天,很荣幸,受我敬爱的朱主任邀请参加这样的晚宴。首先,第一杯酒我先向朱主任表示感谢。这些年一直受到朱主任的照顾,对我关怀备至,在事业上处处照顾我,生活上处处帮助我,是我的良师益友。这些年多亏他的提携,我才能顺利走到今天,对朱主任我充满感激。”说完,他先喝下第一杯,然后又倒满。

    朱正义笑着客气地回应,“不敢当,都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

    “第二杯酒,我要敬俞主任和其他两位同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很早就听说过俞东明主任的名字,如雷贯耳,今天第一次有幸认识,才发现俞主任颇有大家风范,作为医院医务部的大领导,没有一点架子,值得小辈我学习,以后一定多多向俞主任学习。这一杯酒,正如俞主任所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说完,他又喝了一杯,第三杯继续倒满。

    俞东明又专门回应了一杯,说道,“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第三杯酒,我要敬评价工作室的同事。这两年对我工作支持很多,包容我,在此,我要向你们表示感谢,也希望你们以后继续支持我,有什么做的不对,也请你们告诉我,我一定努力改正。也请大家包涵我的不足。”说完,第三杯酒喝完。

    程月清看了他一眼,知道这些话是有意说给她听的,但是她并不领情,心里却觉得陆兮非矫情,故意说一些客套话。

    陆兮非喝完三杯酒以后,晚宴便开始进入自由活动环节,大家边吃边聊,有说有笑。陆兮非和程月清仍不说一句话,尽管有时眼神对视,但相顾无言,气氛异常尴尬。

    这一切朱正义看在眼里。

    “兮非,你来单位几年了?”朱正义问道。

    “9年了。“

    “啊?9年了,时间真快。程月清,还记得陆兮非刚来的时候,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小姑娘,叫什么来着?”

    “岑菲”,程月清说。

    “对,对,岑菲。当时你们两人过来的时候,所长让我和程月清给你们出考题。我和程月清也想看看你们的实力。你的那道考题还是程月清出的。现在还能想起你紧张时的情景,几年过去,你进步很快。当时我们很开心,工作室来了一对俊男靓女,团队的力量更加强大了。可是岑菲已经离职好几年了吧?现在有时我还会想起她,大家一起工作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陆兮非明白朱正义说这些话的用意,明白他这是想以旧情感来唤起陆兮非和程月清曾经共同奋斗的情感记忆。

    “对了,当时岑菲为什么离职啊?”朱正义接着问道。

    “哎,刚到单位,跟着赵所长出版一本书籍,让我和岑菲担任学术秘书,整天加班,后来她家里人有意见。她男朋友的爸爸是某高校学院书记,直接打电话向赵所长投诉天天让新人加班。赵所长你也知道,性格那么强势,听到投诉后,心里很不舒服,觉得岑菲不能吃苦,渐渐地就不给她安排工作。岑菲感觉自己被边缘化,工作没什么意思,再加上又不是单位正式人员,觉得一个编外人员也没什么前途,工资又不高,便提出离职。离职后,靠着男朋友爸爸的关系,又找了一份新工作。后来,她还劝我离职呢。不过,我这人,你知道的,没什么野心,在这里混着也挺好。”

    说完以后,陆兮非就有些后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抛出这样一个话题。他的内心其实很讨厌这样的话题,没想到却由自己抛出来。

    “岑菲说的不无道理。这里工资不高,你们又是编外人员,发展前景确实一般。外面有更广阔的天地,机会也多,她性格外向,人也聪明,在外面发展会更好。你现在表面上看上去还可以,但时间长了,就知道别提有多难受了。正式人员牵涉到很多利益,包括政治待遇和经济待遇。你是聘用人员,很难调动,也很难提拔,住房待遇就更别想。程月清是个女孩子待在这里相夫教子挺好,你一个大男人,要承担养家糊口的重任,在这里工作,发展前景和经济上都会有不少的压力。”朱正义说道。

    “嗯,是的。”

    陆兮非有些敷衍,他想尽快终止这样的话题。这些话很多人都对他说过,能看出来大家都是为他好,为他感到惋惜。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内心想要什么,自己只是想要一份外人看似光鲜体面的工作,哪怕是虚的。

    “后来岑菲去哪里了?”

    见陆兮非脸上落寞的表情,朱正义便转移了话题。

    “北京。”

    “原来岑菲去北京了,难怪很久没有她的消息,她刚离职的时候,有时还会和我联系,后来就没有消息了。现在我也离职了,工作室的同志越来越少了。”朱正义伤感地说道。

    “无论去哪里,只要友谊在,大家随时都可以聚”,陆兮非笑着说。

    “是啊,友谊天长地久”俞东明不失时机地补充一句,“为了友谊干杯!”

    大家又举起酒杯干杯。举杯时,陆兮非和程月清又互相看了一眼,依旧无言,但内心却五味杂陈。工作评价室里的老同志确实越来越少,岑菲、黎莉、朱正义都走了,就剩他和程月清、邱萌、何欢几位老同志。两人却为了工作上的一点事情,心生间隙,本来应该更加珍惜的情谊却出现裂痕,两人心里都不好受。两人也想一笑泯恩仇,可是谁也迈不开心里的那道坎。最终两人还是没有互动,可是眼睛里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敌意。朱正义看见两人眼神里的变化,知道效果达到了,但也知道两人的矛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化解。

    之后,开始进入相互敬酒的环节。俞东明为人特别热情,时不时地向陆兮非倒酒、敬酒,再加上他带来的下属轮番敬酒,陆兮非渐渐感觉有些不胜酒力,本来就是过敏体质,脸很快红得发紫,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达到酒量的极限。

    这一切天舒都看在眼里。

    这时俞东明又带着一壶酒过来,对陆兮非说道,“陆主任,咱们算是第一次相识,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年轻有为。你不简单啊,这么年轻就能独自扛起一面大旗,为兄佩服。我当你兄长不介意吧?你看我年纪应该比你大,做你兄长没问题吧?”

    “不介意,不介意”,陆兮非客气地说道。

    “既然贤弟不介意,那从今往后我们就算是哥们了,就这么说定了。为表示诚意,为兄我现在就把这壶酒全喝完。贤弟你把这杯酒喝完就行。”

    说完,俞东明一饮而尽。这酒量,让陆兮非惊的是目瞪口呆。

    陆兮非端起酒杯,有些犯怵,他知道这杯酒不喝是不行了,俞东明已经一壶一饮而尽,自己一杯不喝肯定说不过去。正准备闭着眼一口闷时,天舒却突然跑过来对俞东明说:“俞主任,陆主任酒量不好,这一杯我来代他喝吧。他以前胃出血,不能喝太多。”

    天舒说的是实话,陆兮非曾经因为喝酒胃出血住院,同事们基本上都知道。俞东明被天舒这个小姑娘一搅合,他又是极其聪明的人,顿时明白了什么,看来天舒和陆兮非的关系并不简单。从天舒看陆兮非的眼神里,他基本猜到八九不离十。

    “这怎么行呢?天舒你别捣乱,我自己来”。陆兮非正准备喝,天舒将他的酒杯抢了过去。

    “领导说的是。一杯对不住俞主任。俞主任,您看这样可以吗?我代他喝三杯,如何?”

    “陆主任,你幸福啊。你看这么漂亮的姑娘为你挡酒,陆主任果然有魅力,为兄佩服!美女都这样豪爽,陆主任你再拦着就不太好了吧?再说我这个人最怜香惜玉了,美女的面子从来不会不给。”

    陆兮非还准备再劝劝天舒,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已经拿起酒杯一口喝下去。接着倒满,又连喝二杯。

    看到天舒的举动陆兮非再一次感到震惊。平常看起来乖乖女的天舒,今天喝起酒来如此豪爽。俞东明也同样大吃一惊。

    “哈哈,陆主任,你这个美女同事厉害啊,果然是虎将下面有雄兵啊。”

    俞东明哈哈大笑地走开。陆兮非看着天舒,她的脸因为酒精的作用,已经泛起微红,比平常多了一丝妩媚,更好看了。

    “你没事吧?”陆兮非关心地问道。

    “没事,这点酒量还可以。你不要喝太多。胃本来就不好。”天舒悄悄地说,然后又俏皮地吐舌头,走开了。

    陆兮非的心里感觉很温暖。后面几人敬酒,也被天舒挡掉。由于天舒挡酒,俞东明敬酒的次数明显减少,大家开始谈着最近身边发生的事情,国家时事、政治、经济以及学校里的八卦,侃侃而谈时间很快就过去。陆兮非后来还喝了一些,但天舒明显已经喝多了,走路开始摇摇晃晃。不知不觉就到了快散场的节奏。陆兮非看见俞东明已经指使同事去结账了。

    有一点陆兮非觉得很奇怪,宴会都已经快散场,俞东明对西和医院的评价结果却只字未提,这让他感觉很纳闷。按常理来说,这次过来,他不可能不提这件事情,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今天真的只是来吃饭?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陆兮非心想,费了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办事,俞东明的肚子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呢?

    见大家吃的差不多,酒也喝了不少,俞东明已结账,朱正义便对大家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天酒也喝的差不多,我提议喝完最后一杯杯中酒,今天的宴会就到此结束,下次再聚,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都说好,但俞东明却有话要说。

    “今天就这么结束了吗?难得大家这么开心,意犹未尽。朱主任,要不我们去会所再唱唱歌怎么样?”

    朱正义说自己没有问题,听他安排。俞东明又问陆兮非。陆兮非早有耳闻一些会所里面有陪酒女郎,一些陪酒女郎甚至还陪过夜。他还算比较洁身自好,从来不去这种风月场所,对这些也比较抵触。

    “不去了,我住的比较远,还要回去,你们去吧。”陆兮非拒绝了。

    “没事,到时我派个车子送你回家。”俞东明还想再挽留陆兮非。

    “真不去了。家住的太远,派车回去也不方便。今天喝的确实也多了,想早点回家休息。你们去吧。”陆兮非坚持说道。

    俞东明心想第一次和陆兮非见面,也不知道这人的底细,既然他坚持不去,不好再勉强,来日方长,于是放弃继续挽留。

    “好吧,那我和朱主任再去玩会儿。陆主任我给你打辆车吧。”

    “不用了。我还是坐地铁方便。你们去玩吧,不用管我。谢谢俞主任的盛情款待。”陆兮非不想给俞东明添太多麻烦。

    “我陪陆主任一起回去吧。我也坐地铁。”天舒说了一句。

    俞东明见天舒都这样说了,心想不能坏了别人的好事。

    “那好吧,陆主任,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唱歌。”

    “好的。”

    大家开始散场,一起往餐厅外走,准备各自离开。

    突然,俞东明走到陆兮非跟前,对他说:“陆主任,今天咱们可是认了兄弟。以后医院这边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为兄肯定照办。”

    “还真有件事。最近和赵所长在做一个课题项目,想去贵医院参观,不知道是否方便?”陆兮非借着酒意说了出来。

    “方便,当然方便,我们求之不得。陆主任能来我们医院指导工作是我们的荣幸,您随时过来,来之前和我说一声,我派车过来接您。”

    “好的。谢谢俞主任。到时来之前我给您打电话。”陆兮非说道。

    “好嘞。小张,过来。”俞东明把他的下属小张叫了过来,小张手里拎了一盒礼品交到俞东明手里。

    “初次见面,我给您带了盒茶叶,您别客气。”说完,就把一份礼盒送到陆兮非手里。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也没给您带礼物。”陆兮非为难地说道。

    “别客气。收下吧,又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就是一些茶叶。”

    见俞东明都这么说了,陆兮非也不好意思推辞。

    “那好吧。谢谢了。”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过来记得提前给我打电话。”俞东明说道。

    “好的”。

    陆兮非和俞东明、朱正义等人握过手后,就与天舒往地铁的方向走。等陆兮非和天舒离开视线以后,俞东明和朱正义这才开车离开。

    走在大街上,气氛突然从喧闹回归到宁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天舒的高跟鞋声音显得特别清脆。微风吹过脸庞,还有一丝凉意,那种感觉却让人心旷神怡。天舒意识到自己现在和喜欢的人走在一起,内心很是喜悦,却又有些害羞。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天舒心里悄悄地对陆兮非说。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