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抖音小女孩拉狗情侣头像 - 请放弃让你流泪的男人
    在经受3天的培训折磨后,陆兮非终于解放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旅游放松的欢乐时光。根据旅行团的安排,7点钟在酒店门口集合。陆兮非和肖致远6点钟就被闹钟叫醒。肖致远因为要和领导一起出行,一早便与陆兮非分开。他只好一个人孤单地吃早餐,早餐后在宾馆门口等待集合。

    银川的天气早晚温差较大,早晨很凉,陆兮非感到一丝凉意。今天他心情特别好,反而觉得这种凉意让人舒服,一想到即将出去旅游放飞自我,释放连续几天的倦意,就觉得浑身都透着一股兴奋。此时,旅游大巴还没有到达,已经有几个人在外等着,大家的心情看似都很不错。有几人应该是结伴同行而来,有说有笑聊着什么。只有陆兮非一人形单影只,但这并不影响陆兮非的心情,他对接下来的旅游还是充满期待。距离集合时间7点钟越来越近,大巴还没有来,人却越来越多。那个叫小薇的女人和那两个年长的女人也出来了,也在门外等着大巴。她们三个人聊着家常,由于其中一个年长女人年纪较大,早晨又有些凉意,陆兮非听见小薇体贴地让那两个女人在宾馆里面等,一会儿大巴来了再叫她们。陆兮非又不由自主地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叫小薇的女人。

    她身材确实好,黑色的裤子配上白色的上衣,简单却不失大方,加上脖子上粉丝的丝巾,充分展现了一个女人的知性美,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让陆兮非有些心醉。陆兮非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她似乎感觉到异样,刚要把头转向他,陆兮非慌乱地将头撇开,以免与她四目相对,心虚尴尬。

    车子晚点,直到7点一刻才到,导游抱歉地说道,刚才先去其他几个宾馆接人,耽误了些时间,所以迟到了。导游身材有些微胖,个头不高,声音却很洪亮。那个叫小薇的女人叫上了那两个年长女人,他这才知道她们一个是王老师、一个是崔老师,和大家一起登上车。陆兮非坐在前头,小薇她们在右后侧2排,陆兮非一回头就能看见她们。肖致远和领导也陆续上车,坐在后面。导游清点好人数后,在车里例行告知此次的旅游计划、注意事项以及收费项目。此次的旅行目的地是沙坡头。

    沙坡头是银川新晋的热门旅游景点。这归功于《爸爸去哪儿》节目,自从节目播出以后,沙坡头因其沙漠风情、以及刺激游玩项目备受游客们的亲睐。小胖导游在车上滔滔不绝地向大家讲解沙坡头的各种游玩项目,劝大家最好都能去玩,因为既然来了,不去就太可惜,光看沙漠风情是没有意思的。但是,她也如实交待,那边的收费项目不低,所有项目玩下来要额外支付450元。事实上,陆兮非这趟旅行团出来就要450元一人,仅包括旅游大巴、门票和导游费用。这么算下来全程游玩沙坡头项目总共需要花费900元一人,比迪斯尼还贵。银川作为一个西部不发达地区,市民平均工资才2000元,所以这项旅游收费绝对算高的,在全国旅游项目里都算偏贵。但陆兮非还是决定报名,心想好不容易来趟银川,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不如都玩一次,免得自己遗憾。但是,陆兮非对这位导游却深感厌恶,报名的时候,旅游公司只字未提旅途中会有额外收费的项目,而且收费还不低。更可恶的是,这次旅行还安排了一次购物,必须去指定商店参观,虽说不是强制购物,但却耽误大家的游玩时间。大家都知道这是旅行社的潜规则,也无可奈何,既然来了,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从银川到沙坡头的路程实在太远,车程要3个多小时,中间吃了一次自助午餐,一直在赶路。路上,大家昏昏欲睡,有几个小声地说着话,车子里特别地安静。期间陆兮非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叫小薇的女人,她一个人坐一个位置,其他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她的头一直看着窗外,显得特别的安静。不知道为什么,陆兮非总觉得这个女人有种特殊的忧郁气质,让人有种怜惜感。

    终于到达景点,导游去买门票,留下他们自己原地等待。景点周围有些小商铺卖牛仔帽、围脖、零食等,大家便在周围小商铺里闲逛。此时是中午12点,银川的太阳非常毒辣,陆兮非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带防晒霜。陆兮非心想借此机会和团友们认识一下,于是他向随行的旅客借防晒霜,很不巧的是大家都没带。刚好,那个叫小薇的女人也在身边,陆兮非鼓起勇气决定向她借。

    “你好。请问带了防晒霜吗?”陆兮非看着她,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她会怎么来回应他。

    那个叫小薇的女人,面无表情,低下头在包里找了找,然后抬起头回复:“带了,但是你等会,我待会再给你。”

    陆兮非没想到她态度这么冷,感觉有些失落,心里的一团热火一下子就被浇灭。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故意敷衍他,还是不想借,为什么不直接给他,还说要让他等一等。陆兮非回复了一声好的,便自感无趣地在小店里继续闲逛,顺便买了牛仔帽、围脖和零食,以应对接下来游玩时的晒伤及饥饿。肖致远走了过来,他也买了顶牛仔帽。

    “那些游玩项目你报名了吗?”肖致远问。

    “报名了,来都来了,不玩的话有点可惜。”

    “是啊。出来玩就不要在乎这点钱了。我们领导也报名了。真没想到,以为他们肯定不会报名。没办法,一会儿还要陪他们。”

    “没事,我自己玩。你去陪领导吧。”

    此时导游喊大家集合准备进入景区。团友们渐渐向景区汇合。导游给他们10分钟的时间在景区门口拍照。陆兮非拍了几张,便在原地等候。突然,那个叫小薇的姑娘走了过来,还是冷冷地对他说。

    “你刚才向我借防晒霜,这个给你。”

    她把防晒霜递给他。陆兮非与她眼神四目相对时,她还是面无表情,依然比较冷酷。在接过防晒霜时,他特意仔细地看了一眼她的手,她的手修长,但并不白皙,可能在家没少干家务活。陆兮非不好意思一直盯着看,接过防晒霜后赶紧在脸上和裸露皮肤处涂抹。估摸差不多的时候,将防晒霜还给她。

    “谢谢你。”陆兮非说了一声,她没有应答,只是接过防晒霜,转身和王老师、崔老师说话。陆兮非觉得无趣,只好知趣地走开。

    陆兮非在景区门口又自拍了一些照片,发给了桓少君。

    “到达景区了。”陆兮非挑选了一张很得意的照片发给桓少君。

    “得瑟。玩的开心。”不一会儿桓少君就发过来了。陆兮非回复了一个贼笑的表情,然后等待进入景区。

    “小伙子,你一个人吧?今天你陪小薇一起玩好吗?”,在等待时,王老师和崔老师一起走了过来,对陆兮非说,“我们老了,玩不了那些刺激项目,小薇年轻,跟着我们两个老人肯定没意思。她一个人玩又很孤单,我看你好像也没有伴,刚好凑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玩的也开心点。”

    这惊喜来的太意外,陆兮非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地露出来,赶紧答应道,“好的,我也一个人,刚好一起”。

    说完以后,陆兮非再看小薇,小薇表情依然很淡定。此时小薇的内心却很波澜,心情很复杂。她刚才就在纠结,心里很想去玩那些刺激项目,可是王老师和崔老师年纪大又不能玩,但是既然来了,不玩又觉得可惜。她犹豫要不要撇下王老师、崔老师独自去玩,可是觉得似乎又不太好。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王老师和崔老师好像看穿她的心思似的,给她找了一个玩伴。她现在才正式注意到陆兮非,他个子很高,长的也很精神,就是人有些消瘦。看上去很年轻,人也不错,挺老实的样子。笑起来坏坏的,却给人很温暖的感觉。和他一起出去玩,小薇并不觉得反感。看到陆兮非爽快地答应时,陈雨薇心中也有一丝惊喜。

    “等会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互相留个电话,万一走散了,可以联系对方。”

    陆兮非趁机向她要了联系方式。陆兮非这才知道她的本名叫陈雨薇,名字听上去特别有感觉,雨中的蔷薇,很有诗意。

    可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命运竟会像这名字一样,不仅是雨中的蔷薇,还是哭泣的蔷薇,充满悲凉。

    这时导游催大家尽快进景区。

    两人跟随队伍到达景区,导游边走边介绍景区,两人开始闲聊。此时肖致远从后面也跟过来,看见陆兮非和陈雨薇薇在一起。

    “陆兮非,你找到伴了?这不是陈雨薇美女吗?”

    “啊?你们认识啊?她也一个人,刚好一起结伴旅游。”陆兮非开心地说道。

    “当然认识,她和我同行,我们期刊界有名的美女。你真幸运,和我们陈美女一起同行,而我只能陪领导,还得做好保障工作。”肖致远说道,又热情地和陈雨薇打招呼。

    “肖致远,你好”陈雨薇有点拘谨,小声地打了声招呼。

    “肖致远和我是室友。”陆兮非补充说道,陈雨薇点了点头。

    “陆兮非、陈雨薇,我领导叫我,我得赶紧过去,一会儿再聊。88”

    肖致远和他们再见后,急冲冲地跑到前面,与领导汇合去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聊。闲聊中陆兮非才知道,陈雨薇出生于1983年,比陆兮非大2岁,但因为保养较好,完全看不出实际年龄,看上去比陆兮非还显年轻。他们也相互了解了对方的工作。这时,陆兮非才知道她也在天元市工作,是一家杂志编辑部的编辑,年纪轻轻,职称已经是副编审。她所在的杂志目前已被收录SCI。此外,她不仅是编辑,而且自己也做课题,手头上有很多的课研项目,单位就属她课题最多,很多同事出差都靠她的经费支持,单位一些日常办公支出也从她经费中支出。这次王老师和崔老师参会的差旅费,也是从她的课题经费中支出。尽管自己在单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陈雨薇很清楚自己在单位的角色和定位,在领导、专家、教授面前都是小心翼翼,深怕得罪他们。

    陆兮非了解她的情况以后,调侃地说道:“你在SCI杂志编辑部,找你的人一定很多吧?现在发表一篇论文太难了。尤其是SCI的文章更加难上加难。”

    陆兮非很清楚现在学术界的情况。在学术界论文太重要了,评奖、晋级、毕业、结题哪一样都少不了论文。SCI论文就更别说,代表了学术水平,能发表一篇SCI论文,够学者们兴奋好多天了。

    “是啊。找我的人太多了,很多学者打招呼,头疼死了。每天要面对不同的各种关系,搞的我心力交瘁,这次就是趁着会议,出来好好放松一下,再也不想面对那些所谓的人情世故。”陈雨薇抱怨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陈雨薇感觉陆兮非天生有种亲和力,让人很有安全感,很容易让人把真诚的一面展现给他,她本不应该和他说这些,因为这种事情说出来对单位的影响不好。在学术界,期刊编辑部的编辑具有很高的地位,大家都会想与其套近乎,不管熟不熟,都会想办法留下联系方式,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期刊编辑经常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接各种各样的电话,陈雨薇的抱怨并不夸张。

    “以后发文章我也找你哈。不知道你会不会帮忙?”陆兮非打趣说道。事实上,陆兮非还真这么想,以后发文章说不定能找她帮忙。

    “哈哈,那肯定义不容辞了。”陈雨薇笑着说道。

    陆兮非被她灿烂的笑容感染,也笑了起来。随后陆兮非也聊起自己的工作,由于是第一次见面,男人都很好面子,所以他极力地美化自己。陆兮非介绍自己是评价工作室的负责人,在211高校里工作,毕业于名牌大学。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到达核心景区。

    看着金黄色的沙漠,踩着柔软的沙子,两人的心情都很好。这是陆兮非第一次游玩沙漠,所以对沙漠充满向往。第一站是骑行骆驼。骆驼被称为沙漠之舟,长相萌萌哒,个头较高,比较温顺,很有团队意识,所有骆驼都跟着排头的骆驼行走。陆兮非从未骑过骆驼,所以很是期待。陈雨薇也从未骑过,看的出来她有些紧张。拉骆驼的人叫大家不要紧张,骆驼比马温顺,她表情才放松了一些。陈雨薇坐在前面的骆驼上,陆兮非紧随其后,看着陈雨薇的曼妙身姿,她实在太美了,他不自觉地又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身边的美丽沙漠风情也全然不顾了。可惜,不到10分钟骑行骆驼的项目就结束了,大家又继续前往下一个项目。

    陆兮非和陈雨薇继续边走边聊。

    “骑骆驼的感觉怎么样?”陈雨薇问。

    “很美。”陆兮非下意识地回答道。

    “啊?很美,这是什么答复?!”陈雨薇不解地问道。

    陆兮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的意思是骑着骆驼看着沙漠,风景很美。”陆兮非脸红补充道。

    “是的。确实很美。一直想来沙漠看看,今天终于实现了。”陈雨薇兴奋地说道。

    “嗯,我也是。你以前经常旅游吗?”陆兮非问。

    “孩子上小学以后,就不怎么去旅游,以前一年会去一两个地方。”陈雨薇说道。

    “孩子上小学以后就没时间旅游吧?我们现在也经常带小孩出去,也是担心他上小学以后游玩的时间越来越少。”

    “是的,趁着他还小,学业不重的时候,多带他出去走走。你们家孩子多大?”陈雨薇问。

    “3岁半。你们呢?”

    “我们家孩子已经9岁了。现在小孩子学业重,各种辅导班每天围着他转。早上起来给他烧饭,送他去学校。下午放学接他回家,回到家又要烧晚餐。晚餐后还要辅导他学习。每天的时间就是围着他转,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

    “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吗?”

    “没有,妈妈年纪大了。前两年还帮忙带,弟弟的小孩刚出生,现在帮弟弟带孩子”。

    “老公呢?他会帮你吗?”

    一说到老公时,陈雨薇脸色突然变了,刚才还开心的脸庞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算了,不指望他”。陈雨薇不高兴地说道。

    看见她表情的变化,陆兮非大概知道她的婚姻状态不是很好,没敢继续多问。

    导游带着他们继续游玩下一个项目越野车冲沙。工作人员问大家有没有想要自己开车,陆兮非连忙拒绝,平常就很少开车。陈雨薇也笑了笑摆手拒绝,平常虽然也开车,但这种车没有开过,尤其是在沙漠里根本没有信心开。事实上,后来他们觉得自己不开车是对的,这里的老司机经验丰富,开起来速度飞快又会漂移,感觉像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忽快忽慢,那种失重的感觉,异常刺激。陆兮非和陈雨薇随着车子摇摆,疯狂地大喊大叫,似乎要把平日里压抑的心情全部释放出来。车子开到沙漠的中央,这里的沙更细,颜色更金黄。司机示意大家下车,并告诉大家有15分钟的自由拍照时间。大家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一窝蜂地下车拍照。

    陆兮非和陈雨薇两个人也下去了,对美景抑制不住的兴奋。为了方便互相拍照,两人寸步不离。

    “我用我的手机帮你拍吧,等会再用微信传给你。”陆兮非对陈雨薇说。

    “好的。等会我也帮你拍。”

    陈雨薇在沙漠里摆出各种造型,或妖娆、或性感、或清纯,通过这些,陆兮非感受到陈雨薇的多面性,陆兮非一边拍照一边欣赏,心里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的美太有层次,美景配上她那婀娜多姿的身躯,是多么的令人陶醉,他的心里产生一些微妙的情感,令他有些荡漾,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风情。

    “我也来给你拍照,不要光给我一个人拍啊”,陈雨薇贴心地说道。

    陆兮非还挺感动,这个女人心思细腻,挺会为别人着想的。

    陆兮非不像女人那么会摆姿势,随便摆拍几张照片后,就结束了。

    “我们两个来张合影吧?”陆兮非试探性地问道。

    “好啊。”

    说完,陈雨薇很大方的同意,两人对着陆兮非的手机自拍了一张。拍完照片后,陆兮非仔细地端详照片,两人笑的都很灿烂,身体没有完全贴近,但是陆兮非的肢体语言却骗不了人,他的身体有意向陈雨薇靠近,也许是害羞,想接近又不敢接近。但是陆兮非很开心,有这样的照片留张纪念也挺好。两人各自又拍了一些照片,不一会儿离开的时间就到了。司机催大家抓紧时间上车。

    这时,陆兮非突然想起这里的沙子又细又柔软,应该带点沙子回去留作纪念。陆兮非将矿泉水喝完,然后用瓶子装满沙子。陆兮非问陈雨薇要不要装些沙子留念,陈雨薇见车子马上就要开了,说已经来不及,等会你给我一点。陆兮非笑着说好的。随后将装好的沙子放进背包里上了车。车子开动了,他们继续疯狂,继续尖叫。

    导游带着大家又继续玩了滑沙项目。滑沙看上去很高,速度很快。陈雨薇吓得不敢玩,陆兮非鼓励她,钱都花了,勇敢一些,肯定很好玩。并告诉她自己一会陪她一起滑。陈雨薇尽管很紧张,但是从陆兮非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信任,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自己鼓起勇气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也许这就是安全感吧,她心里说。终于,轮到他们,陈雨薇极其紧张。

    “没事,我在你旁边。”陆兮非简短的几个字,却给了陈雨薇莫大的勇气。

    “嗯。”陈雨薇轻轻地说道,但还是很紧张。

    滑沙开始,陈雨薇不知道压手刹,滑车速度特别快,她有些慌乱,速度越来越快。陆兮非赶紧放开手闸追她,并在她身后不停地喊,“压紧手刹!压紧手刹!”,陈雨薇听见陆兮非的呼喊,但却不知所措,眼看滑车速度越来越快,她更加慌乱,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滑车也开始摇晃。陆兮非吓了一跳,完全放开手闸,滑车速度越来越快,陆兮非却没有感觉害怕,他只是想尽快赶到陈雨薇的身边,但是无奈,陈雨薇的速度还是比他快。陆兮非只好不停地呼喊,让她压紧手闸,经过几次呼喊,陈雨薇总算是理解了他的意思,手刹终于压紧下来,滑车也慢了下来,很快陆兮非就赶上了陈雨薇。

    “没事吧!”陆兮非大声说道。

    “没事,我会了。现在这个速度刚好,刚才太恐怖了,多亏了你。”陈雨薇大声说道。

    “没事,刚才我也吓死了,看你速度那么快,现在慢下来就好了。”

    “是的,慢下来以后还是觉得很好玩。”

    他们两个慢慢地往下滑,如果有镜头定格的话,这将会是一幅很温馨浪漫的场景。终于他们平安到达地面。

    “刚才谢谢你。没有你的鼓励,我都没有勇气玩,平常就胆小,很少玩这种刺激项目。”陈雨薇说。

    “是你自己战胜自己。我只是说一两句鼓励的话,关键是你自己。”陆兮非笑着说。

    “谢谢你的鼓励。”陈雨薇再次对他表示感谢。陈雨薇突然觉得,看久了,陆兮非还是很帅的,尤其是那坏坏的笑容,让人很温暖。

    后来他们又去玩了其他项目。一路上,肖致远偶尔也会过来聊天。在旅途中,陆兮非和陈雨薇聊了很多,包括事业、爱情、家庭和教育,他们在聊天中不断增进感情,两人仿佛就像多年的朋友,完全没有陌生感,无话不谈,相见恨晚。从聊天中,陆兮非了解到陈雨薇的家庭基本情况。除陈雨薇外,她还有个弟弟。她比较上进,上大学、读研究生,最后博士毕业,留在高校。老公和她是大学同班同学,当年追她的时候对她很好,两人就这样在一起。她都不记得当时是否真心喜欢她老公,就因为他经常有事没事找她聊天、约她一起活动,她习惯了有他的陪伴,渐渐地两个人水到渠成结婚。老公是销售,经常不在家,一个月回来1-2次,家里基本上就她和儿子在一起。孩子现在9岁,读小学。孩子小时候,她的妈妈帮忙带了几年。后来孩子小学,妈妈要照顾弟弟家小孩,婆婆又很早过世,就只能自己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和他的学习。陆兮非听完她的故事,从心底佩服她,觉得她一个女人照顾整个家庭确实太不容易,而老公又基本上帮不上什么忙,自己还有事业,忙课题、写论文。陆兮非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她的眼神里总能看到一丝忧郁,尽管外表光鲜,但是眼神却骗不了人。

    在聊天中,陈雨薇对陆兮非也有了另一种认识。陈雨薇觉得陆兮非这个人特别细心,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陆兮非是个特别顾家的男人,下班后基本在家陪老婆和孩子。而反观自己的生活,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有时孩子生病住院,她感觉特别孤独无助。陈雨薇对陆兮非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这个男人不正是自己多年来所向往的男人吗?可惜,在她老公那里,她永远也体会不到。

    时间过的很快,导游带着他们游玩最后一个项目,坐羊皮筏子。羊皮筏子并不刺激,就像坐船,和前面的刺激项目相比完全是另一种体验。一个羊皮筏子可以坐好几个人,几个人挤在一个筏子上还比较紧凑,陆兮非和陈雨薇紧挨着坐在一起。在黄河上,船夫摇着船轱辘,羊皮筏子慢慢划开,微风徐来,让人心旷神怡。陆兮非隐隐约约能闻到陈雨薇身上的香味,这种香味淡雅,沁人心脾。两人坐在筏子上,都不太想说话,其他人也是,偶尔有人嘀咕,但都心照不宣地静静欣赏这黄河特有的风情。船夫见大家没怎么说话,为了调动大家的情绪,说要给大家唱唱当地的民歌。大家起哄让他唱,他就用那不是特别好听的嗓子开始吆喝起来,歌词大意是哥哥看上妹妹,妹妹你可知道我心意。船夫唱完以后,大家又起哄让他接着唱,船夫盛情难却,只好又连唱几首。大家坐在羊皮筏子上,看着美景,听着当地特有的民歌,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快乐的感觉总是短暂的,羊皮筏子很快到达终点站。沙坡头的行程也意味着快结束了。

    出了景区门口,陈雨薇和王老师、崔老师汇合,他们在一起后,陆兮非又独自一人。期间导游带他们到丝绸被购物点,两人下车后不自觉地走到一起。两人一前一后看着产品,虽然不怎么聊天,却再也没有之前的生疏感,相视的时候,还会不由自主地给对方一个微笑。陆兮非突然觉得导游带大家到购物点也没有那么讨厌了。购物点结束后,车子就往银川赶路。又是三个小时的路上颠簸,才回到宾馆。好在宾馆给安排了晚餐。晚餐过后再洗漱,就已经很晚了。期间,陆兮非例行与桓少君和孩子视频聊了一会儿。再后来肖致远和陆兮非又聊了一会儿,时间不知觉就很晚了。

    睡觉前,陆兮非拿出手机查看今天拍的照片,他又仔细欣赏了和陈雨薇的合影,两人笑得如此的灿烂。明媚的阳光,加上黄沙的背景,柔和的光线,整张照片给人很温馨的感觉,透露出满满的喜悦。陆兮非又翻阅之前给陈雨薇拍的照片,照片里的陈雨薇有妩媚、有清纯、有性感、有俏皮、有可爱,道不出说不明的感觉,陆兮非只觉得胸口一紧,有些心动。陆兮非心想应该将这些照片发给陈雨薇。因此,将照片选中后,他一张张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陈雨薇回复问道:“还没睡?”

    收到她的回复,陆兮非很欣喜,立即回复过去:“没有。想着今天的照片应该发给你,没想到你也还没睡。是不是被我吵醒了?”

    “没有了。我刚洗漱好。今天玩的很开心,谢谢你的照顾。”

    “见外了。如果不是你陪着我,我一个人玩也没意思。谢谢你的陪伴。”

    “哈哈,我们就不互相客气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继续游玩。”

    “嗯,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和陈雨薇互祝晚安后,陆兮非的内心有些小波动,久久不能入睡。晚上他做了一场梦,梦见和陈雨薇手拉手在沙坡头游玩,两人嬉笑着打闹着,将沙子扬在对方的身上,就像一对情侣一样。可是就在两人准备拥抱接吻时,突然听见桓少君的哭泣声。梦里桓少君披头散发,一脸憔悴,流泪不止,不断抽泣,陆兮非从未见过如此悲伤的桓少君,一下子就惊醒了。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1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