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术的信仰 > 内裤_潮湿的小内裤法国 - 女人怕粗还是怕长
    从迪士尼回到家后,已经很晚,幸亏嘟嘟在地铁上已经睡着。他们实在是太疲倦,加上地铁事件,两人心情都很糟糕,又困又累又恼,到家后简单地洗漱后倒头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10点。

    星期天,他们哪也没有出去。陆兮非今天下午要飞往银川,桓少君正在帮陆兮非收拾行李,而陆兮非也在为出差作准备。他联系了几位同事,告诉他们自己即将出差一个星期,让同事们有事随时与他联系。一切整理完毕,吃过午饭后桓少君带着孩子驾车送陆兮非去机场,因为机场离家近,开车十几分钟后就到了。

    “在路上注意安全”,桓少君关心地说道。

    “嗯,好的。以前没去过银川,这次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陆兮非开心地说道。

    一想到近期的烦心事,这次能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对他来说是难得的消遣,顿时感觉心情很好。

    “看你最近压力很大,到了银川,趁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桓少君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在外面要注意安全。遇到漂亮的姑娘,记得做好措施”。

    桓少君半开玩笑说道。其实她心里说,如果你真敢在外面找姑娘,被我发现就死定了。

    “我就是去开个会,你想哪里去了。”

    陆兮非故意面露愠色,他心里很清楚桓少君故意这么说是提醒他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他假装很生气的样子,有意让桓少君以为自己在生气。然而,陆兮非心里一直有个遗憾,陆兮非的第一次是给了桓少君,从未碰过其他女人,要说没有想法是假的。男人都好色,只是陆兮非有贼心没贼胆。

    “你自己注意就行。”见陆兮非生气,桓少君不敢再开玩笑。桓少君对陆兮非还是比较放心,陆兮非是天主教徒又有精神洁癖,他们俩又这么相爱,相信他不会在外面乱来。

    由于私家车在机场送客区不能长时间逗留,因此桓少君与陆兮非不得不告别,她嘱咐陆兮非到了银川报个平安。在机场等了一会儿后陆兮非就开始登机。接着飞机起飞,经过2个半小时,顺利抵达银川。

    银川的天气与天元市很不一样,银川属于西部地区,在古代曾属于西夏国。这个地方,雨量少,温差较大,早晚凉,中午又晒又热。这种天气,造成银川天气比较干燥,又因地处不发达的西部,难免有些荒凉的感觉。幸有黄河贯穿整个银川,银川的植物倒是长得郁郁葱葱,与它的气候形成截然的反差。现在是4月份,天气有些微凉,到了晚上陆兮非还得加一件西装外套。

    宾馆离银川机场较远,陆兮非决定乘机场大巴过去。路上还不算堵,但是机场大巴并不能直达宾馆,下了大巴以后,也没有直达的公交车,陆兮非只得再打出租车,经过几番折腾终于抵达宾馆,他给桓少君发了条信息报平安。

    宾馆外表看上去还不错,在当地这种规格算是高档宾馆。进入宾馆,印入眼帘的横幅“中国评价工作实践与理论创新研讨会”格外醒目。宾馆大厅已经人声鼎沸,到处都是人。这次是大型会议,全国各地评价工作组都来参会,加上银川这个城市处在西部地区,如果不是过来旅游,很少有人会来这种地方。因此许多人被这座城市吸引,借着出差的名义过来领略这座城市的魅力。此次参会的人非常多,与评价工作相关人员都来参会,报到工作很繁琐,需要签到、交费、领资料、住宿登记等一系列流程。因此大厅挤满了人,人山人海,大家都在排队办理。见这阵势,陆兮非决定先不着急办理,休息后,等这波人潮过后再去办理。

    陆兮非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环顾大厅四周,看着熙熙朗朗的人群。这时,一个女人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女人在大厅中显得格外显眼,她穿了一件白色外套,身材气质绝佳,皮肤白皙,目测年纪与他相仿,脸上似乎有些倦容,但就是那种独特的忧郁气质吸引着陆兮非。她似乎和另外两个年长女人一起来的。另外两个女人,一个目测70多岁,走路蹒跚,应该是一个老教授。另一个看起来也有60岁。但是办理报到手续的时候,两个年长女人看着行李箱在旁边聊天,就她一个人在忙活。

    过了一会儿,陆兮非见大厅里的人似乎少了一些,为了能早点回房间休息,也开始走过去办理。那个女人还没走,因为要办理3个人的,显然比别人要慢很多。陆兮非走到她跟前才发现,这个女人比远观时还要好看,陆兮非盯着她看,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感觉喉咙很紧。女人根本没有注意陆兮非在盯着她看,只顾埋头办理报到手续。陆兮非从她眼前走过时,她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

    突然,两个年长女人喊了一句:“小薇,我们去旁边沙发坐一会儿,你办好了告诉我们一声。”

    哦,她叫小薇,陆兮非心想。这个年纪的女人叫小薇听上去应该会很别扭,但是在她身上,陆兮非却丝毫没有觉得不适应。

    在办理住宿登记时,前台小姐忙着注册房号,所以在等待的时候,陆兮非情不自禁地用目光去追寻那个叫小薇的女人。很快陆兮非就发现了她,她好像都已办理好了,正朝向两个年长女人走去,陆兮非看着背影,目测她身高一米七,身材极好,黑色的裤子显得两腿纤细苗条,走路的节奏不紧不慢。走路时,身体曲线呈现起伏变化,一颦一态很容易唤起男人心里的原始欲望。

    这时陆兮非听见她的声音:“办好了。我们走吧”。

    她的声音不像是女人那般细柔,但听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请问您是选择合住还是单间?”前台的声音打破了陆兮非的遐想。

    陆兮非赶紧转过头,心想,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合住还能认识朋友。

    “合住吧”陆兮非说。

    “好的。”不一会儿,前台办理好了。

    “这是您的房卡,已经给您办理好住宿登记。请收好。”

    “哦,谢谢你”。陆兮非拿好房卡。

    “请您记得去报到处登记**信息。”前台提醒陆兮非。

    “是那里吗?好的,我知道了”。

    看到前台点头,陆兮非准备过去办理。这时他再向小薇离去的方向望时,已经不见她们的身影。陆兮非有些失落,便接着去办理其他手续。过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切办理妥当,陆兮非拖着行李箱进入宾馆房间休息。

    打开门后,已经有人入住,正躺在床上看电视。看见房门开了,那人便朝门口向陆兮非望去。

    “您好。您也是来参加评价工作会议的吗”陆兮非问道。

    “您好。是的,我也是来参会。我叫肖致远。”

    “我叫陆兮非,很高兴认识您。”

    两个人互相介绍了各自的情况。肖致远是农业学科学术期刊编辑,这次参会重点关注学术期刊的评价情况。巧合的是肖致远与陆兮非居然是同乡,所以两人忽然就有了亲近感。肖致远比陆兮非年长3岁,如今在江西工作,生活惬意,没有压力。他个子不高,是典型江西人的特征,而像陆兮非一米八的大高个在江西并不多见。尽管肖致远身高一般,但浑身透出一股精神。他是单位正式人员,尽管不是领导,但能看出他对目前的生活现状很满意。在非一线城市,能成为当地的公务人员或事业单位人员都是件非常自豪的事情,因此从他身上能明显感觉到一股优越感。

    肖致远并不是单独参会,而是与两位领导同行。陆兮非心想在这里单独参会的人可能并不多见。由于赵如兰对经费把持的很紧,为了节省经费,每次只派一人参会,所以每次出差陆兮非时常觉得孤单,其他人都是结伴同行,而只有他形单影只。因此每次参会如果可以选择合住,他都尽量选择合住,希望因此结识朋友不至于那么孤单。肖致远下午就到了,比陆兮非更早熟悉会议情况。

    “对了,这次会议时间一个星期,除去第一天报到时间,实际上开会时间只有3天,后面3天时间自由支配。很多人都报了旅行团,你有没有报名?”肖致远问道。

    为了吸引人参会,会议主办方都会将通知的会议时间延长,而实际会议时间要远远短于会议通知的时间,就是为了方便参会人员会议结束后自行旅游,这已是举办会议的潜规则。

    “没有啊,我刚来还不清楚情况。你报名了吗”陆兮非问道。

    “报名了。我们报了二天团。第一天是沙坡头一日游,第二天是西部影视城、沙湖、贺兰山岩画。这是银川必玩的项目。”肖致远说。

    “那我也去报名。在哪里报名呢?”。

    “就在报到处旁边,那有一个旅行团。这个旅行团是与会议举办方合作的,所以能开会议**,到时你可以报销”。

    近年来,国家对会议控制比较厉害,对开会的规模、数量都有限制,对会议的**报销更为严格,不是与会议相关的**坚决不能报销。以前会议管控不严格的时候,很多人都借着开会的名义旅游,许多主办方为了赚取注册费,也公然与旅行社合作,假借开会名义其实是组团旅游,赚取旅行社的高额回扣。陆兮非之前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在这么严峻的非常形势下,会议主办方还敢这么做,看来这个会议主办方背景确实强大。但是不管如何,法不责众,真要查起来,也是追究主办方的责任,个人的责任不大,陆兮非怀着侥幸的心理*。

    “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报名吧。”肖致远说。

    “好的”。

    陆兮非将行李简单收拾后,然后又看了一会儿会议日程,很快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和肖致远一起来到餐厅。晚餐是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由于国家规定不允许铺张浪费,所以接待宴基本都已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宾馆自助餐。陆兮非倒觉得自助餐很不错,简单又方便,不像以前,喝酒祝词一堆礼节,互相不认识的人还得相互寒暄,着实令人讨厌。这种简单的会议风格正符合陆兮非的心意。

    晚餐后,肖致远陪着陆兮非来到旅行社报名,很巧的是,居然又碰到小薇三个人,她们也在报名。陆兮非心里咯噔了一下,两人居然这么有缘。

    小薇还是没有正眼瞧他们,只顾自己报名。陆兮非仔细地浏览旅行介绍,有两个旅行套餐且日程不太一样,但是旅游项目却差不多。套餐1的项目是第一天沙坡头、第二天西部影视城、沙湖、贺兰山岩画。套餐2的项目是第一天沙坡头、第二天沙湖、西部影视城、贺兰山岩画。两个套餐走的路线不太一样。可能是旅行团为了避免拥挤,为了分流才这样设置的。

    这时,肖致远接了个电话,对陆兮非说领导找他有事,让他自己报名就先走开了。陆兮非装模作样地阅读旅行介绍,暗则观察小薇。过了一会儿,她们选择好路线并当场报名交了费用。陆兮非偷偷地看了一眼,小薇选择的是套餐2,报完名后她们就离开了。

    陆兮非心想,跟着小薇报套餐2吧,不管旅行怎么样,旅途中能够欣赏美女也不错。报好名以后,陆兮非便回到房间,此时肖致远也已经回来了。

    “报名好了吗?”肖致远问。

    “报好了,你是哪个套餐?”

    “我报了套餐1。领导他们对西部影视城更感兴趣,想早点去看看。”肖致远说。

    “啊?刚才你不在,我报的套餐2,真可惜。”陆兮非假装遗憾地说道。

    “是有点可惜。不过第一天行程一致。我要陪领导一起,这样也好,你和我们一起可能会觉得拘谨。到时你自己可以和别人一起结伴旅游”,肖致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只能这样了。”陆兮非假装失望地说道。

    “晚上你有什么安排吗?”肖致远问。

    “我没有什么安排,可能想出去走走吧。看看银川的夜景。”陆兮非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今天下午我去了附近的公园转了转。听说附近有一个奥特莱斯,咱们可以今晚去那里看看。”

    “好啊,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一起去吧。”陆兮非说。

    两人相约决定去奥特莱斯。银川天黑较晚,尽管现在已经6点多钟,但还是异常光明。太阳还没有下山,夕阳红彤彤一片,再加上银川的天空云少天蓝,显得特别地美。晚上有些微凉,必须添一件衣服才行。奥特莱斯离宾馆还有几公里,所以他们决定打车过去。网络时代的到来,西部地区也紧跟形势,打车软件在银川同样方便,很快车子就过来接他们直接奔赴银川奥特莱斯。

    到了银川奥特莱斯,由于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加上建筑之间的间隔大,奥特莱斯显得格外的荒凉。里面的人气明显不足,空荡荡的建筑里面,只有营业员来回走动,偶尔几个顾客,显得格外的冷清。而银川的奥特莱斯衣服售价并不便宜,与天元市的奥特莱斯价格不相上下。银川的工资水平又不高,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如此冷清了。

    两人边走边看边聊,陆兮非也大致了解了肖致远的家庭情况。在老家肖致远的工作单位算是极好的单位,工资收入领跑当地物价,因此妻子没有上班,专心抚养一个5岁的女儿,现在肚子里还怀有二胎。一家人很幸福,在南昌买了房和车,生活压力不大。

    肖致远听见陆兮非抱怨在天元市的生活压力,开玩笑地说,“天元市有什么好,天元市有的南昌也都有。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把日子过好,实现财务自由,有一份可以为之奋斗的工作,妻儿照顾好,这就是幸福。”

    陆兮非很赞同他的话。他想起自己在天元市的生活,经济紧张,两代人为了他们买房,掏空所有家底,自己还欠下一屁股债。工作压力大,又不顺心,有处理不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复杂人际关系,时刻被排斥在外的心理压力。此外,天元市到处充满诱惑,有太多的欲望无法实现,让人有种郁郁不得志的惆怅无法释怀。看见肖致远的精神气,他很羡慕,也想过上这样的生活。但是,他又不能逃离,因为天元市毕竟是天元市,它有它的魔力,来了,就很难挣脱。他的家已经在这里,如果逃离,就会被人当作懦夫,他不能也不想这么做。如果他逃离,桓少君会同意吗?她肯定不会同意。她早已习惯在天元市的生活。况且,这十几年都待在天元市,他的生活圈、朋友圈也都在这,他根本没有选择。还有,孩子怎么办?自己辛苦一点,以后孩子的成长可能会减少一些阻力,人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更好地抚育下一代吗?

    陆兮非苦笑着对肖致远说,“真羡慕你的生活,我已经没有了选择”。

    肖致远谦虚地说道,“我们就是一个平凡的人过平凡的生活。说实话,我们还很佩服你们,能在天元市生活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人。”

    这句话,让陆兮非心里多少有些自豪感,也许就是因为这么一点点虚荣,才让他坚持到现在。

    两个人正聊着,陆兮非的微信响了。是桓少君与他视频来了。

    “你在干嘛呢?”桓少君开心地问道。

    “我和室友在奥特莱斯闲逛,考查银川的风貌。”

    “室友?骗我的吧,和女人吧?”桓少君皱着眉头,狐疑地质问陆兮非。

    “真的啊。谁还骗你啊,这么不相信你老公啊?不信,我让肖致远给你打声招呼”

    陆兮非急忙撇清关系,让肖致远和桓少君打声招呼。桓少君看见肖致远这才放下心来。

    “银川天气冷吗?”桓少君怕陆兮非生气,赶紧转移话题。

    “不冷,但要穿一件外套。你有没有想买的衣服?”

    “我不在身边,你就别买了。到时不合身,还浪费钱。”

    桓少君主要还是担心陆兮非花钱。她觉得现在是非常时期,能省一点是一点。陆兮非也知道桓少君的心思,考虑到家庭情况,又担心她不喜欢到时更换麻烦,所以决定不买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里看看。如果真有合适的,再打电话给你。”

    “你到那边有没有想我们啊?嘟嘟,来和爸爸打声招呼。”

    嘟嘟开心地跑过来和他视频。陆兮非出差的次数也不算少,嘟嘟早已经习惯。桓少君为了拉近嘟嘟和陆兮非的感情,视频聊天时都喜欢叫上嘟嘟一起。陆兮非和嘟嘟互动了一会儿,桓少君又叮嘱他在外面照顾身体等关心的话,便结束了通话。

    陆兮非和肖致远在奥特莱斯逛了一圈,觉得实在没有意思。里面的售价不便宜,他们也觉得没什么特别需要买的,最后什么都没有买。逛了一圈后,随后他们便打车回到宾馆。在房间两人又聊了很久。男人之间的话题永远少不了时事政治、男人女人,两人侃侃而谈,不知不觉就到深夜11点。肖致远说太晚了,还是早点睡吧,明天要开会,便结束了聊天,准备睡觉。

    陆兮非正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微信,是天舒发过来的。

    “领导,去银川开会了?”

    收到短信后,陆兮非心里暗喜,难得有美女惦记关心自己。然后他又开始胡思乱想,天舒为何对自己如此的关心,不会喜欢我吧?但是,陆兮非觉得又不太可能,天舒有男朋友,况且自己有什么值得人家喜欢的呢?说不定天舒只是礼节性地问候。

    “嗯,来银川了。傍晚到的。”

    “嗯,看到你平安到达就好。银川天气怎么样呢?”

    开启话题一般都是从问候天气或吃饭开始。

    “嗯,相比天元市,这里稍微要冷一些。”

    “那你要注意防寒。”

    聊到这里,天舒没有再回复。一般不说话,聊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就可以终止聊天了。陆兮非觉得天舒一个女孩子主动过来问候,就这么草草地结束聊天,似乎有一些不太礼貌。所以,出于礼节性地考虑,他决定没事找事再聊一会儿。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觉?”

    过了好一会儿,陆兮非收到微信。

    “今天我很难受,睡不着。”

    天舒内心正在作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和他说?可是,憋在心里很难受,她很想找人倾述。天舒的朋友不多,因为长得漂亮,大学室友不喜欢她,觉得她有些清高。男孩子与她交往动机并不单纯,只是想追求她,并不是真心与她交朋友。陆兮非虽然是领导,但没什么架子,为人随和,平常工作中对她不错,所以她对陆兮非有种莫名的亲近感,觉得是陆兮非是一个可靠的人,值得倾述的人。

    看到天舒的短信,男人对女人保护欲就出来了。要让一个男人爱女人,首先要激起男人的保护欲,男人的保护欲上来了,感情就来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陆兮非关心地问道。

    又过了好久,天舒发来一串很长的信息。

    “今天,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我很难过。我和男朋友从高中就开始谈恋爱,已经谈了7年。我以为我们会走到最后,没想到最终还是分手。工作以后,我觉得他越来越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一下班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管不问。他对人生没有规划,没有上进心。我觉得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未来。今天晚上本来我们约好一起看电影,可谁知等了他一个多小时,打他电话也不接。过来以后,告诉我迟到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打游戏,游戏没有打完队友不让走。他根本没有想过我还在等他,只关心他的游戏。我对他彻底失望了。”

    看完天舒的短信,陆兮非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也清楚,当女人愿意把感情的事情向一个男生倾述时,说明对他充分的信任。一个女人失恋的时候,就是她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最需要对方的安慰。陆兮非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她,可是不说点什么,似乎又说不过去。

    “你别难过。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但是,想想两个人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么轻易地分手,有点可惜,你先冷静一下,等想好了再做决定。别因为生气草率地做决定。”

    “我想的很清楚了,他的秉性就是这样。在他身上我看不到未来,他已经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男人有事业心、责任心,而不是除了打游戏就没有任何追求。”

    “嗯,你要想清楚,这些是不是你想要的?是不是真的不爱他?如果不爱他,那么分手是对的。如果只是因为生气而分手,那么我建议你再冷静一下。最重要的是,follow you

    hea

    t,问问自己的内心,这一切是不是你自己想要的?你这么优秀,分手了再找一个男朋友不难,但别因为一时意气用事而后悔。”陆兮非试着安慰天舒。

    “嗯,我想清楚了。这次真的决定和他分手。但我还是很难过。”

    天舒说的是实话,女人做出分手的决定是很艰难的,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可一旦做出决定,也是决绝的。心虽然狠了,可内心却控制不住地心痛,毕竟两个人感情已经习惯,突然的分开,内心还是出现极度不适应,难免因此伤心失落。

    “那是肯定的。你们俩都谈了那么多年,彼此都很熟悉,也有感情。真的分手,肯定会有段时间不适应。”

    “是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过。我相信自己一定会调整好的。”天舒试着安慰自己,给自己加油。

    “嗯,我相信你。加油。没有过不去的坎。”陆兮非见天舒如此积极也就放心了。

    “谢谢你领导,陪我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开会,早点睡吧,晚安!”天舒也想结束聊天了,她不想让他继续看见自己的悲伤和脆弱,又想起陆兮非明天还要开会,不忍心打扰他休息,所以草草地结束聊天。

    “嗯,没事。你如果睡不着的话,和我联系,我一直都在。晚安”。

    看见这段文字,天舒的内心充满了感动,内心却有些异样。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她有点后悔发信息告诉陆兮非。她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他自己和男朋友分手呢?告诉他为了什么呢?是想让他知道自己单身吗?难道自己心里喜欢他?她也不清楚,就是觉得心里一头乱麻。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把事情弄的复杂了。她又庆幸,幸好陆兮非出差去了,至少这几天不会见到他,也就不会那么尴尬了。可是脑子里为什么会想他呢?他又不是大帅哥,也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好的,谢谢领导,你睡吧,晚安。”

    她草草地结束聊天,让自己冷静起来。可是在床上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互祝晚安后,陆兮非心里有些触动,天舒最近总是主动联系,又告诉自己和男朋友分手,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呢?是喜欢自己?还是因为信任?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是自己多想?如果她真的喜欢我,我会怎么做呢?

    他又想起自己的婚姻,桓少君那么漂亮贤惠,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自己,陪着他吃苦,为他生娃。一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挺可笑的,自己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净想着子虚乌有的事情。

    一早,陆兮非被肖致远叫醒。昨晚他失眠很晚才睡着,估摸着大概凌晨3、4点。如果不是被肖致远叫醒,他根本起不来。这次参会他是怀着好好学习的态度来学习其他单位的先进管理经验和评价方法,所以格外认真。再加上日程上显示今天还要上台领奖,因此务必准时出席会议。起床后,陆兮非抓紧时间洗漱,简单地吃好早餐,便赶赴会场。

    这次会议规模空前,四五百人的会议,几乎全国各地的评价工作组都来参加盛会。因为是第一天,所有参会人员基本都到齐,会场挤满了人,大家都争相抢前排座位,等到陆兮非找位置时,只有后面几排座位。会议安排合理,为照顾后面的人,在会场中间放了三台投影仪,因此并不影响后面的人看幻灯、听讲座。陆兮非见会议还没有开始,扫了一眼整个会议室,看看有没有之前熟识的。由于评价圈里陆兮非还算新人,以前认识一两个人,但环顾四周,似乎没有看到,连昨天叫小薇的人也没有看见。好在有室友肖致远陪伴,陆兮非并未觉得孤单。

    刚坐下不久,就听见主席台再三重复,“请获奖的同志坐到主席台右侧”。无奈陆兮非只能与肖致远分开,离开前特意嘱托肖致远,一会自己上台领奖的时候,别忘记帮他拍照。按照会议要求,陆兮非坐在主席台右侧。

    会议开始,然后就是一堆程序化的安排,主席致欢迎词、领导讲话、宣读指示精神等等。终于到了颁奖典礼环节。随着音乐奏响,陆兮非站了起来,按照工作人员的安排,在等候区等待上台领奖。随着主持人的名单宣布,陆兮非缓缓地跟着队伍走向舞台,这一刻他是自豪的,有那么一点点虚荣心得到满足,这是他在单位未曾有过的。他看着全场,大家都盯着自己,这才发现原来镁光灯聚焦下被人关注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这是他许久未感受到的满足,那种压抑感、挫败感,在这一霎那顷刻消失了。

    颁奖典礼结束后,又回到现实,会场回归宁静。随后就是讲座,一群专家教授畅谈评价工作的心得、体会、经验。陆兮非注意力坚持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掏出手机,准备刷屏缓解疲倦。这时,他突然看见两个未接来电,显示的是电话号码,没有显示人名,说明这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也许是广告推销员吧,陆兮非心想。陆兮非决定不予理会。想着肖致远刚才应该已经拍照,他决定向肖致远索要照片。

    “刚才我在台上领奖时帮我拍照了吗?”陆兮非发信息问肖致远。

    “拍了,不过光线不是特别好,现在发给你。”

    不一会儿,肖致远将照片发给了他。陆兮非仔细地查看照片,照片有些逆光,不是特别清晰,但能很清楚地看出陆兮非领奖时的场景。他决定对图片稍微PS,然后发朋友圈,满足自己那点可笑的虚荣心。刚处理的时候,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一看,还是刚才的那个未接来电,陆兮非决定先接电话,看看到底是谁。

    “请问是陆主任吗?”

    听见对方叫自己主任,陆兮非大概知道对方可能与他的工作相关。在单位,同事一般都不会这么叫他。尽管他确实是负责人,但是是没有编制的负责人,加之又年轻,所以单位同事一般不这么叫,只是叫陆老师。有时别人叫他主任,他听了反而别扭,感觉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不是单位正式人员,他的内心总感觉到自卑。

    “我就是。请问您是哪位?我现在在外出差开会。”陆兮非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陆主任,您好。我是西和医院的医务部主任俞东明。不好意思,打扰了。哦,您现在在开会,要不等您方便的时候,我再给您来电。”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了。

    一听是西和医院,陆兮非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估计他们已经得到医院的评价结果,做工作来了。陆兮非接到这类电话很是反感。他非常讨厌那些暗箱操作破坏公平机制的人,这些人只知道为自己提供方便损害他人的利益。为这些人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对陆兮非来说是种心里折磨,他很不情愿做这种事情。

    挂断电话以后,陆兮非把照片简单地PS,发朋友圈并配上一行文字“来银川领个奖,容许我得瑟一下。。。”。

    考虑到影响,陆兮非对单位里的领导设置不可见,同时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程月清也屏蔽了。陆兮非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不要让程月清看见自己的动态,只会更加引起她的嫉恨。发完朋友圈以后,看见陆陆续续有人点赞和评价,陆兮非的虚荣心又一次得到满足。

    这次天舒却没有点赞和评论,事实上天舒已经看见了这条动态。她还在为昨天唐突地找陆兮非倾诉而烦恼。她突然想和陆兮非保持一些距离,不想对陆兮非表现得过于热情,以免陆兮非对她产生什么想法。所以,她故意不点赞不评论,保留自己一些矜持,保护好她那颗敏感脆弱的心。

    可是她能控制住自己的内心吗?

    接下来,按照会议的议程,陆兮非百无聊奈地听讲座,这些讲座内容很多都不太切实际,宏观性理论性强,能用于实践操作的工作方法并不多。因为无聊,他时不时地刷朋友圈,看看朋友们最近的动态。这2天,总能看见天舒的朋友圈里推送一些鸡汤文。但是,有一条朋友圈的内容比较耐人寻味,上面写着:

    清晨,被刺耳的闹钟叫醒。人就这样像一具丧尸,无力地爬起,然后又重重地躺下,只是想静静地呆一会儿,脑子里却总是惦记着,他现在怎么样?

    陆兮非对这个“他”很好奇,“他”是指谁?应该是指前男友吧,但有没有可能另有其人?因为不知道怎么来评价这条朋友圈,习惯性地点了个赞。

    此时天舒在办公室里正忙着手头的工作。她今天一度很失落。早上起床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她感觉浑身乏力,可是又不得不爬起来。不能因为情绪影响工作,况且赵如兰对迟到零容忍,被她发现免不了一顿臭骂。所以,早晨的时候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她自己也不清楚那个“他”到底是谁,她的脑袋里闪过前男友的影子,可是马上又被陆兮非清晰的脸庞给占据。她特意将朋友圈设置为仅陆兮非可见。发完以后,她有些期待,希望陆兮非能看到,给她评论点什么。可是,两个小时过去了,朋友圈的状态一直没有动静。她越发觉得失落,直到陆兮非给她点了赞,才感觉自己似乎被电击了一下,失落的心又回来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有些萎靡,陆兮非为什么没有说点什么呢?他为什么不鼓励我,为什么不关心我怎么样了?天舒越想越不舒服,本想发条信息和陆兮非聊一会儿,可是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女人必须矜持。

    她的精神状态实在太差了,所以决定去洗手间洗一把脸,让自己冷静。在卫生间里,天舒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地说道,“天舒,你要振作。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回到办公桌后,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http://www.turetop.com/132_132554/37729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