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潜锋 > 回奶晚上要不要穿内衣 - 催乳师按摩乳房硬块手法
    (在修改中,请亲们稍后再读)

    “什么?欺负人?”谢宇钲将虎子攥起,让他骑在下一级的一株大桠上,返身上来,往下张望。

    就见山下的溪流边上,已多了三个男子的身影,他们正围着那妙龄少妇拉拉扯扯,那老妪卧在溪水里,挣扎不已。估计刚才她是想要冲上去救护,反被他们摔在一边,看样子摔得不轻,挣了好几下,都没有起来。

    “谢、谢大哥,快想办法呀!”卢婷站在大树桠上,两只小手搭在旁边的一根横枝上,不住地踮起脚,伸出颈子,往山下张望了一会,又收回目光,看看谢宇钲,小眉头蹙起,一对大眼睛里满是祈求和焦急。

    “打、打死他!”虎子在下一级的枝桠上,虽也左右伸长脖子往下看,但视线被浓密的枝叶遮得严严实实,又哪里看得到。但他见卢婷一副心焦火起的样儿,料想情况肯定十分严重,便仰头帮腔道。

    谢宇钲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觉得山上山下的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百米的样儿,M1911肯定是够不着。观音宫前是一座落差颇大的石岩,料想定是崎岖难行,如果徒步赶下去救人,只怕也嫌在太慢。

    就在这时,山下响起一声惊叫,却是那少妇见老妪在水里扑腾,想要冲过去搀扶,不想却被一个蓝衣男子拉住,那男子拉住她后,身形就顺势下蹲,看样子是想将她扛起来带走。

    谢宇钲心里大急,右手一下子贴上腰间的手枪,将它抽了出来,对着岩外的空中就是一枪。

    “嘭!”

    一声巨响,震彻山上山下,群鸟惊飞,云岚荡漾。

    大口径枪弹果然声势惊人,山下的狭窄长峡,又像音箱一样,放大了效果。

    山下的几人都吃了一吓,抬头四面打量。那个想将少妇扛起的男子也怔住了,慢慢直起身来,迷惑地仰头四望,颇有畏缩之态。

    那少妇得此空隙,高一脚低一脚奔进浅溪,扶起老妪,相搀着避到了对岸,两人仍畏惧地回望着三人。

    在山下的人看来,眼前峡壁高耸,当面是一座高达数十丈的巨型石岩,上面树木葱茏,隐约可见一角瓦檐,毫无疑问,刚才那声巨响,就是从那高高的石岩上传出的。

    上面有人!

    观音宫的人!

    四乡八里早有传闻,说这观音宫供奉的观音菩萨,叫做双面千手救苦救难降妖除魔菩萨,与别处大不相同。只因她怜悯世人太苦,不得已便化着了双面千手。一个月当中,半月以玉面示人,半月以铁面见众,身有千臂千手,一心就要救世上一切苦,抹平人间一切不平事。

    近些年来,更是不晓得从哪里云游来了一个住持,法相庄严,却又心如磐石、铁面无私,一双修长妙手,既能扶老牵幼,也可治病救人,必要时更能惩奸除恶,简直就是这双面千手观音的人间化身。

    三名男子本是附近乡镇的地痞无赖,向来不敬鬼神,不拜祖先,对这些传闻只是置之一笑。所以,今日见这妙龄少妇进山拜神,便约了偷偷跟了来。见这一段山道比较平旷,觉着适合办事,便语出猥亵,说小娘子莫不是拜神求子,我等谨奉菩萨之命,前来相助,定教你得尝所愿云云。

    此时,三人听了岩上的观音宫的枪响,不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瞬间百回千转,归终还是敌不过心中的畏惧,脚步不自觉地往山下挪动,刚才动手的那男子一个不小心绊上地上乱石,尖叫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

    受此惊吓,当他终于手忙脚乱地爬起后,便发一声喊,扭过头,踉踉跄跄地往峡谷外奔去,另两名男子也啊呀的一声,跌跌撞撞地跟着往外跑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峡谷拐弯处。

    “有种就别跑呀!”卢婷一直踮脚长身,密切地关注着山下,见这情形,小嘴不由撅起,“欺软怕硬的怂货!”她的轻蔑之色溢于言表,目光移向那两个女人,见她俩久久仰望着这个方向,看那模样大有惊喜之色。好一会儿,她们才重新将散落在地的供桌供品摆好,重新开始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的仪式,孜孜不倦地向这个方向行来。

    好容易拜上岩来,来到观音宫门前,就见那颤颤巍巍的老妪约莫六十岁,手里端着一个小小的供桌,供桌上燃着香烛;那少妇手上挎了一个竹篮子,背上背了条形小布袋。

    两人见庵门虚掩,气喘吁吁地迈步上前,推开庵门,进了庵堂。

    许久之后,两人才退身出来,轻轻将庵门合上,一前一后地下山去。

    看着她们离去,卢婷在树桠上换了一个位置,肯定地道,“这么诚心来朝拜,观音菩萨一定会给她送个大胖小子的。”说着,她嘟起嘴唇,眨了眨眼睛,“谢大哥,你特地为她们开了庵门,光凭这爬上爬下的辛苦,菩萨也会送一个大胖儿子给你的。”

    “……!”谢宇钲一直背靠着树干,枕着手闭目养神,听了这话,眼帘微微开启,但马上就又阖上了。

    见谢宇钲不搭理自己,卢婷便转向矮一级树桠上的虎子:“虎子,想不想观音菩萨送个大胖儿子给你呀?”

    “大胖儿子?”虎子马上就接口道,“我要他干嘛,那么小,不是屎就是尿,我才受不了呢,一准儿将他扔出去!”

    “你?你敢?”卢婷闻言一怔,她没想到虎子会这样说,一时间只觉得面子被驳,十分不服气,便吼道,“你要敢扔了,观音菩萨铁定天天咒你肚子痛,看痛不死你!”说着,她折了一根树枝,居高临下,像钓鱼那样去拍击下面枝桠上的虎子。

    虎子一边闪避,一边分辨,说既然婷丫头不喜欢,为了义气,所以从今往后,只要观音菩萨送了小娃娃来,他一定会接下来,让他住在家里,然后自己走出去玩!

    “死虎子,笨虎子,还敢犟嘴!”卢婷狠话说过,忽然设身处地想了一想,她终于恍然惊觉,要是自己摊上一个胖娃娃,平日里不是屎就是尿的,动不动还哭给你看,那岂不是要烦死人?她甚至觉得,自己十有八九,也会将这个娃娃赶出去。

    ……

    三人做了树上君子。

    其间风吹云散,鸟语花香。

    树上三人望眼欲穿,始终不见俏飞燕等人回来。

    时间转眼到了正午,卢婷和虎子先后喊起饿来。谢宇钲正等得心焦,便带着他俩下了树,到厨房胡乱弄了点斋饭,三人吃了,重新爬到大楠木树上乘凉。

    坐不多久,两个顽童就昏昏欲睡。

    谢宇钲便让他们下树,到庵房里去睡。可两人心里害怕,却犟嘴说要在这里陪着谢大哥,等俏飞燕等人回来。

    谢宇钲无奈,在树上树下打量一下,发现几束葛藤儿缠绕着树身,顽强向上生长。

    他取出乌兹小刀,削取了几根葛藤儿,选了一处枝叶特别浓密的大树桠,用葛藤儿因地制宜地编织一个吊楼,卢婷和虎子见了,不由得兴趣盎然,困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兴致勃勃地凑近来帮忙。

    吊楼很快编好,三人从特意留出的门钻了进去,背倚粗大的树干坐着,闲着无事,卢婷和虎子两人,便缠着谢宇钲,要看他的手表。谢宇钲趁机教他们认表上的时间。

    这时,日影在天、清风徐来,放眼烟嶂千叠、流云满天,让人不知不觉心旷神怡,陶醉其中。

    不久两个孩子困意上来,先后睡去。

    谢宇钲却目光炯炯,逡巡着陡峭的山势和狭长的峡谷,视线里只见山色绿意氲氤自顾自地浓,岩下浅溪堆银泛白,晶莹剔透地清,山景分外宜人,但熟悉的身影却迟迟不归。

    眼见日影西斜,暮色渐浓,山下长溪弯道上,冉冉现出一行人来。最先进入视线的,是一顶竹兜敞椅和其上的男子,紧接着是两名轿夫,最后是一名女尼。

    当两名轿夫扛着竹兜躺椅,一晃一晃跨过峡中浅浅的溪流时,后面那个女尼的身形,就完全出现在视野里。这是一个身形矫健的女尼,只见她步履轻捷,紧紧跟随。不时还抬头和竹兜躺椅上的男子交谈几句。

    山下一行人愈行愈近,身形面貌也渐渐清晰。谢宇钲迅速认出竹兜躺椅中坐着的是朱得水,旁边随行的女尼,估计就是这观音宫的住持——静宜师太了,至于那两名轿夫,则应是静宜师太在附近雇来的山民。

    眼见朱得水一行人转入岩下,从山径上拾级而上,很快就回到观音宫门口,静宜师太约莫三十七八年纪,穿着一身浅灰色的缁衣,头戴一顶浅灰色的僧尼帽儿,取银元打发了两名轿夫自去。

    谢宇钲这时已爬下树来,站到门口侍立。

    据卢婷说,这静宜师太医术极其高明,在他昏迷不醒的几天里,静宜师太带着俏飞燕攀岩登砦,采摘草药,给他医治。是以,谢宇钲一见这静宜师太,就觉得说不出的亲切。

    轻唤了他一声,挨着谢宇钲开如电,伸手拽住一根树枝,越过她,来到大树桠上靠着坐下,闭目养了一会儿神,忽地说道:“”

    许久之后,两人才退身出来,轻轻将庵门合上,一前一后地下山去。

    看着她们离去,卢婷在树桠上换了一个位置,肯定地道,“这么诚心来朝拜,观音菩萨一定会给她送个大胖小子的。”说着,她嘟起嘴唇,眨了眨眼睛,“谢大哥,你特地为她们开了庵门,光凭这爬上爬下的辛苦,菩萨也会送一个大胖儿子给你的。”

    “……!”谢宇钲一直背靠着树干,枕着手闭目养神,听了这话,眼帘微微开启,但马上就又阖上了。

    见谢宇钲不搭理自己,卢婷便转向矮一级树桠上的虎子:“虎子,想不想观音菩萨送个大胖儿子给你呀?”

    “大胖儿子?”虎子马上就接口道,“我要他干嘛,那么小,不是屎就是尿,我才受不了呢,一准儿将他扔出去!”

    “你?你敢?”卢婷闻言一怔,她没想到虎子会这样说,一时间只觉得面子被驳,十分不服气,便吼道,“你要敢扔了,观音菩萨铁定天天咒你肚子痛,看痛不死你!”说着,她折了一根树枝,居高临下,像钓鱼那样去拍击下面枝桠上的虎子。

    虎子一边闪避,一边分辨,说既然婷丫头不喜欢,为了义气,所以从今往后,只要观音菩萨送了小娃娃来,他一定会接下来,让他住在家里,然后自己走出去玩!

    “死虎子,笨虎子,还敢犟嘴!”卢婷狠话说过,忽然设身处地想了一想,她终于恍然惊觉,要是自己摊上一个胖娃娃,平日里不是屎就是尿的,动不动还哭给你看,那岂不是要烦死人?她甚至觉得,自己十有八九,也会将这个娃娃赶出去。

    ……

    三人做了树上君子。

    其间风吹云散,鸟语花香。

    树上三人望眼欲穿,始终不见俏飞燕等人回来。

    时间转眼到了正午,卢婷和虎子先后喊起饿来。谢宇钲正等得心焦,便带着他俩下了树,到厨房胡乱弄了点斋饭,三人吃了,重新爬到大楠木树上乘凉。

    坐不多久,两个顽童就昏昏欲睡。

    谢宇钲便让他们下树,到庵房里去睡。可两人心里害怕,却犟嘴说要在这里陪着谢大哥,等俏飞燕等人回来。

    谢宇钲无奈,在树上树下打量一下,发现几束葛藤儿缠绕着树身,顽强向上生长。

    他取出乌兹小刀,削取了几根葛藤儿,选了一处枝叶特别浓密的大树桠,用葛藤儿因地制宜地编织一个吊楼,卢婷和虎子见了,不由得兴趣盎然,困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兴致勃勃地凑近来帮忙。

    吊楼很快编好,三人从特意留出得门钻了进去,背倚粗大的树干坐着,闲着无事,卢婷和虎子两人,便缠着谢宇钲,要看他的手表。谢宇钲趁机教他们认表上的时间。

    这时,日影在天、清风徐来,放眼烟嶂千叠、流云满天,让人不知不觉心旷神怡,陶醉其中。

    不久两个孩子困意上来,先后睡去。

    谢宇钲却目光炯炯,逡巡着陡峭的山势和狭长的峡谷,视线里只见山色绿意氲氤自顾自地浓,岩下浅溪堆银泛白,晶莹剔透地清,山景分外宜人,但熟悉的身影却迟迟不归。


  

  

http://www.turetop.com/127_127785/388190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turetop.com
365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turetop.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